杜澍霖|小精灵陪我过暑假
2021-08-29 15:41  来源:镇灵通 浏览量: 99

小精灵陪我过暑假

镇海实验小学五年级  杜澍霖  指导老师  沈晓宇

今年陪我一起过暑假的,除了妹妹,还有两位特殊的家庭成员,两只总喜欢喋喋不休的小精灵——虎皮鹦鹉。它们是我六一儿童节的礼物,已经在我家住了三个多月了。

虎皮鹦鹉是群居动物,单养一只不容易活,因此我得到的是一对:一只蓝的,一只白的,蓝的是小囡,白的是小歪。我给它们分别取名蓝星和白风。别看白风是小伙,可它的胆儿特别小,连我开个笼门,它都要躲到角落里去,恨不得从我的视线里消失。蓝星就不同了,如果你想摸摸它,它一定会使劲地啄你一下。

我现在很后悔,不该给白鹦鹉取名白风。因为没过几周,这只看上去胆小的鹦鹉,居然趁机飞走了,像风一样消失了。

那天,外婆在给鹦鹉换水,刚转身,就听见扑啦啦一声,她回头一看,发现鸟笼里只剩一只了。白风趁着笼门打开、无人看管就钻了出来。更不巧的是,那天阳台的纱窗居然没有关上,那只看上去胆怯的白风就这样大胆地钻出笼门,头也不回地远走高飞了,开始一场它独自一人的旅行,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想它,不知道它过得好不好。但从那以后,我们给鹦鹉换水时都会将笼门堵得严严实实,再也不敢马虎了。

白风“逃逸”后,蓝星在笼子里拼命地钻来钻去,它估计很想知道,白风到底是怎么钻出去的?有一次,我看见它抓着树枝、头朝下、脚朝上地倒立着,好像要从笼子底下挤出身去,但最后仍是没有成功。那天晚上,蓝星一定很困惑、很迷茫、很孤独、很伤心。

不过,第二天外公就从花鸟市场带回来一只绿色的虎皮鹦鹉,我们给他取名叫“绿心”。但是,蓝星好像十分排斥绿心,经常和绿心吵架。也不怪蓝星,它可能是想念白风;或许是觉得自己来得早,想向绿心表示它才是这里的“大佬”。每天,我都可以听到蓝星和绿心叽叽喳喳的争吵声,不是你啄我身子,就是我啄你爪子。当然,它俩也有消停的时候。那个时候,它俩依偎在一起,像极了一对厮守了几十年的老夫妻。

绿心也从笼子里飞出来过,而且还是两次。这两次都是我在逗它们的时候,机智的绿心呲溜一下就钻出来了。第一次,它被外公抓了回来;第二次,我急中生智,拿起被子一扑,罩住了它,所幸没把它闷死。

上周,我还试着引导它们站到我的手上来。我先是撤走了它们的食盆,等两三个小时候后,我将一勺鸟粮放在手心里,把手伸进笼子里。一开始,蓝星很警觉地看着我的手,估计在琢磨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过了一会,见我没有动静,就一步一步向我的手移过来,然后飞快地啄了颗小米,马上撤到一边。小米下肚后,它又观察了一会,确定我不会伤害它,它才又走过来,放心地吃了起来。绿心则始终警觉地站在一边,看着蓝星的举动,即便蓝星跳进我的手心大快朵颐,它都不为所动,估计是对我用被子罩住它心有余悸。直到第二次喂时,也许是因为饥饿所迫,也许是看蓝星吃得那么香,它也终于来到我的手边,试探地吃起来,边吃还边抬头看看我。

鸟儿在我手上吃东西时,我的手心痒痒的,感觉倒也不错。不过,我坚持了几天就不想这样做了。因为调皮的蓝星吃着吃着,就来啄一下我的手指,可能是想看看手指能不能吃吧,但它把我手指啄得生疼。有时候,它还用爪子在我的手掌上刨啊刨,难道它想刨出点宝贝来?

这个假期,疫情再次肆虐,在取消了外出的行程之后,小小的鹦鹉让长长的假期不再变得那么枯燥,它们带给我的乐趣无穷无尽。只是,什么时候我才能教会它们说话呢?

特邀点评:儿童文学作家 袁晓君

驾驭文字能力很强,行文风格雅致大气。宅在家里的暑假也能多姿多彩。小作者用细腻又不乏幽默的文字向大家介绍了他的两个小精灵,不,应该是三个!小朋友天生与动物心有灵犀,看,小作者把鹦鹉们的动作、神态,甚至心理活动描写得活灵活现!让人读了之后有身临其境之感。

编辑:王丹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