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睿涵|家乡的雪
2020-12-30 09:09  来源:镇灵通 浏览量: 389

家乡的雪

镇海区实验小学六年级 廖睿涵 

我喜欢雪,尤其是家乡的雪。

世上本只有两种雪——南方的湿雪,北方的干雪。这两种雪不分哪儿的雪,统统都是一个样的。但在我的印象中,却不是这样的——它们是截然不同的。

金华的雪又冷又硬,很适合堆雪人;杭州的雪,幽静美丽,总是与“断桥”搭在一块儿;台州的雪,渲染着欢声笑语……但这都不及宁波的雪。

我喜欢宁波的雪,发自内心的喜欢。因为她富有魔力,是丰富的,并不单薄。

上次下雪,是2017年(或许吧,我记不清了)。据说在2008年浙江下了一场大雪,可我没那个福气,晚生了一年。那天,我正在同学家玩。当时妈妈并不知情,带着妹妹怒气冲冲地就来找我了。巧的是,她们一来,雪就下了起来。好像是她们把雪招来似的。如我前面说的一般,雪是有魔力的。正在气头上的人,一见到这宁波的雪,便一下子消了气。那洁白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好似仙女莅临人间。她们轻轻地落下,送给大地一片安宁。

雪,那宁波的雪,脱去了矫饰的伪装。小孩一见到她,玩心大发。他们朝着雪扑了过去,将整个身子埋进不厚的雪里。少年一见到她,迫不及待地冲出家门,不再腼腆矜持,将心融进了雪中。大人也难以抵御她的诱惑。大人们纷纷收起手机,凝视天空,望着雪花一片一片飘下。

与宁波的雪共舞的,不只有人,还有高傲美丽的梅花。

梅花,多么孤傲的花。她从不屑与跟百花争春,与绿萌争夏,甚至不跟百果争秋。只有冬天,自会有雪,才能得到梅花的芳心。而在宁波,下着属于宁波的雪的宁波,更是梅的家园。在屋角,在墙头,都能见到几枝或成片的梅花开着。红梅是雪之魂,在白雪的衬托下,格外妖娆美丽;腊梅是雪之友,为雪添加了生机;白梅是雪之子,晶莹剔透,芳香迷人;“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我喜欢雪,尤其是宁波的雪。

特邀点评:袁晓君

宁波的雪并不多见,正因为不多见,所以才让人印象深刻。小作者用优美的文笔为我们画了一幅家乡雪景图,通篇读来竟有一丝大家风范,完全脱掉了小学生的作文腔,对比、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的熟练运用,以及古诗词的引用,让文章增色很多。

编辑:王丹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