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养老院:重返“校园”的阿伯阿姆
2021-10-11 14:39  来源:镇灵通 作者: 虞碧霞 白桦 浏览量: 14

记者 虞碧霞 白桦

“姆妈,阿爸的尿片还够伐啦?我又买了些,新的快递已经寄出了。”“还有的还有的,新的快递还没有收到,估计要过几天。”……重阳节将至,镇海区金生怡养院的吴嘉芬老人接到了女儿的电话。

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过去,很多老人一听到“养老院”这个词,就会特别抗拒,觉得这是个度日如年、相当凄惨的地方,既要离开自己熟悉的家庭环境,又不能时时享受天伦之乐。如今,随着大家生活条件的改善,以及机构养老、社区养老、居家养老、互助养老等各种养老模式的出现,这种老旧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越来越多的老人自愿甚至主动选择住进养老院。

记者见到吴嘉芬老人的时候,她刚陪着朋友参观完自己的住所和周边设施。“我朋友也想住进来,她已经做了登记,我先陪她来看看环境。”吴嘉芬老人乐呵呵地介绍道,那热情的模样就像接待来家里的客人。

走进吴嘉芬老人的房间,里面的环境完全出乎记者的意料,干净明亮又温馨。细节之处的布置则呈现出老人对生活的用心:阳台上绿意盎然,墙上挂着国画和日历,衣柜把手上垂着喜庆的中国结,写字台旁的小茶几和展示板上分别放置着手工花卉和童趣摆件,甚至桌面台历上还站着米奇玩偶和老人自己制作的串珠小企鹅!

“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啊!”今年84岁的吴嘉芬老人看起来精神状态特别好,脸上洋溢着笑容,“我退休后一直在社区做志愿工作,80岁的时候才住到这里。”养老院里住着的老人情况各不相同,有知识分子也有大字不识的,有身体比较硬朗的,也有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的。

“我们这里根据身体情况,分成不同护理级别,我属于三级护理(自理),住在自理区。”吴嘉芬老人说自己和丈夫原本住在同一间,“两年前老头子晕倒过一次,后来身体不太好,就住到了特级护理区。”正说着,老人的女儿就来了电话。

吴嘉芬老人只有一个女儿,如今生活在上海。“我外孙女也在上海读书。他们来得勤,每个月都会来看我们。”老人直言,自己其实并不想太过麻烦子女,“他们平时工作忙,生活压力也大,我身体现在还行,遇到问题基本上都能自己解决。”

问及是否习惯养老院的生活、是否想家,吴嘉芬老人笑道,自己挺喜欢养老院的生活,周围都是同龄人,有话聊,院里活动也多,“我现在都不怎么回家里看,只有孩子回来的时候去一下。”

“要是在家请护工,我还要担心人好不好,住在这里,他们经常培训学习,我也不用东想西想地担心这些问题。”吴嘉芬老人说,“现在不是提倡医养结合嘛!我们这里还有医务室,有专门的医务人员,还有医院的医生会定期过来呢!”谈起养老院的生活,老人相当满意。

眼看着午饭时间到了,腿脚不便的老人由工作人员将饭菜送至楼上的统一就餐区域,其余自理区老人纷纷提着碗筷篮子乘电梯下楼去食堂就餐,据说这是为打包吃不完的饭菜所准备的。电梯间里,大家热络地寒暄着,犹如熟悉的街坊邻居。

三菜一汤,有荤有素。老人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好不热闹。“养老院里统一管理,很多事情都不用自己操心。”在养老院里,像吴嘉芬老人一样,享受晚年生活的人挺多。

“他们的孩子还有再下一代都大了,自己闲下来了身体又还不错,早点住进来享享清福。”在这里,老人们有了更多的精力去做喜欢的事情。平日里,老人们会一起上课、阅读、玩棋牌、跳舞、做手工、练字……精神世界丰富开阔,丝毫不输青春年华的校园学子。

吴嘉芬老人在养老院里结识了不少新朋友,比如这对老夫妻,妻子82岁,丈夫89岁,他们冲着镜头的笑脸是不是有着不亚于年轻人的精气神儿呢?

除了种类多样的活动,养老院里的作息时间安排得也相当规律,还有规范的请假外出制度。“真的是跟重回校园了一样。”吴嘉芬老人乐呵道。

作为老党员,吴嘉芬老人的床头整齐地摆放着最新的学习材料。“我们这里也有党支部,也会进行集中学习。”老人拿出自己写的宣讲稿,“你看,我们党史学习宣传员还会一层楼一层楼地去宣讲,这篇稿子里我整理了不少小故事呢!”

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新一代老年人正用更积极的面貌对待自己的老年生活,过出不一样的“夕阳红”!

编辑:虞碧霞 一审:虞碧霞

二审:王丹丹 三审:方才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