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艺人|潘垒:解锁残缺美,修物也“修心”
2021-09-01 09:39  来源:镇灵通 作者: 苏莹莹 浏览量: 356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智慧与文明的结晶,它既是历史发展的见证,又是珍贵的、具有重要价值的文化资源。传承了千百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每一件都蕴藏着一串故事,等待有心人去细细聆听;一件件保留着传承人温度的作品,在人们的脑海中晕染出一幅文明流淌、逶迤婉转的画面。“守艺人”专栏,通过讲述非遗传承人的故事,带大家近距离感受非遗背后的地方历史文化、风土人情,体验非遗的魅力。

◈ ◈ ◈ ◈ ◈ ◈

记者  杨淑芸  苏莹莹  朱蓓蕾 王余晨寅 方琦 (文/摄)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破碎,往往是时光与我们耳鬓厮磨后,共同留下的痕迹。

小时候,家里的东西破了都是拿去给街上的“巧匠”们修补。在物质充裕的今天,人们似乎少了份昔日的“恋物”,鲜少有人愿意费力修缮一个损坏的物什。

然而在镇海,80后漆艺专业博士潘垒却对残缺的物什情有独钟。他通过“髹漆金缮”技艺,让破碎的器物“重获新生”。

髹漆,指把漆涂在器物上,是漆艺的统称;金缮,是漆艺的一个分支,是指以天然大漆为粘合剂,对破损陶瓷、金银器、家具等器物进行粘接和补缺,并在接缝上敷以金粉或贴上金箔装饰的一种工艺技法。

“让残破不堪的陶瓷器再次拥有完整形态并被赋予新的美感,正是‘髹漆金缮’技艺的神奇之处。”潘垒介绍,经过金缮修复的器物,其表面会留下一条条金色线条,线条的粗细变化、轻重缓急,缺块的形态、色彩,都决定着器物是否能被赋予新生,也最考验缮物师的功力和审美。

金缮的过程没办法一蹴而就,从前期的清理、拼接、补缺,到后期的补漆、装饰、罩光,每道工序都需极致的细心。而且天然大漆对温度、湿度有特殊要求,因此,修复一件瓷器,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大件物品的修复有时长达数年。

“每个器物从被制作出来,到被人使用,难免磕磕碰碰,就好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里总会遇到坎坷。髹漆金缮则代表一种态度:坦然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在无常的世界中恪守心中那份对美的向往。”潘垒说,修物的过程其实也是“修心”。

入行金缮修复,潘垒属于“半路出家”。大学时期的一次漆画选修课,他与漆艺结下不解之缘。“漆艺是中国最古老的传统工艺之一,距今已有8000多年的历史,却在日韩发展兴盛。”潘垒说。

为此,2006年本科毕业后,潘垒赴韩国求学,深入研究漆艺相关知识,并将研究重心放在“金缮”技艺上。2017年2月,他从韩国东方文化大学院毕业,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漆艺专业博士之一。

学成后,潘垒选择回国发展。而宁波作为我国漆艺的发源地之一,是潘垒创业的优选。

2018年,潘垒在宁波市大学科技园成立宁波博通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探索将传统漆艺与现代技术、现代设计理念相结合,通过开发漆艺相关文创产品,让传统漆艺融入现代人的日常生活。

色彩绚丽的漆珠手串、古朴雅致的漆彩茶罐、兼具美观性实用性的漆筷……公司展厅内陈列着各类漆器作品,置身其中,仿佛穿越回古代。

“找到漆艺的产业化承载点,也是传承非遗的一种方式。”作为“髹漆金缮”技艺镇海区级非遗传承人,潘垒还通过在镇海新材料小镇、各高校开设金缮修复公开课,举办金缮技艺研修班等方式,向更多人推广金缮技艺、大漆文化。

目前,潘垒已举办金缮技艺研修班二十余期,共有一百余人取得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认可的职业技能证书,并且结业的学员中已有人通过金缮修复开启了全新事业。

近年来,随着文物题材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了不起的匠人》等在网络走红,古器物修复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关注。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有幸见证漆艺大国的再度崛起。

◈ ◈ ◈ ◈ ◈ ◈

一项技艺,需要一代代守艺人心手相传

优秀传统,期待更多普通人弘扬传承

镇灵通发出诚挚邀约

如果你身边有老底子、老手艺

欢迎发送相关线索及联系方式到邮箱

3190671901@qq.com

微信号:xiaozhenzhen17

编辑:苏莹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