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垒:80后博士磨砺七彩人生
2019-1-23 10:43:32 来源:宁波日报 点击:

潘垒在创作中。

漆艺是中国最为古老的传统工艺之一,至今已有8000多年的历史。但和许多老手艺一样,漆器制造随着变革而被大多数人遗忘,同时也被小部分人铭记并传承着。80后漆艺专业博士潘垒就是这小部分人中的坚守者。

潘垒的工作室坐落于镇海中官路双创大街上。展厅内陈列着他的漆器作品,热烈的红金斑手镯、沉静的大漆紫砂胎三足香炉和绚烂的流彩漆茶罐等。如果有陌生人好奇地进来参观,潘垒就会热情地向来人介绍漆艺。

老家在山东潍坊的潘垒,大学就读于山东大学平面设计专业,该专业设置有漆画课程。由此接触到漆艺的潘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件漆器,小如手镯、香筒,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完成,大件物品制作有时长达数年。“每个步骤都需要靠手工完成,每一件作品都独一无二。”潘垒说,借由大漆的“慢”,似乎从中找到生活的真谛。

漆艺是中国传统文化,却在日韩发展兴盛。2006年本科毕业后,潘垒赴韩国求学。为了做好毕业展,他曾通宵达旦投身其中,花了一年多时间才完成10件漆器。2017年2月,潘垒在韩国东方文化大学院毕业,成为大陆第二位漆艺专业博士。随后,他选择了回国当老师,传授漆艺,立志做符合当代人审美的漆器。

传道授业的同时,潘垒每天都要腾出几小时,沉浸在漆艺形态、图示、材料与工艺制作中。他还精通漆艺中的金缮修复,“物品同人生一样,难免有磕磕碰碰之时。得益于天然大漆的融合性,漆艺的各种技法均可为金缮修复服务。”潘垒说,要修复一件瓷器,工期至少一个月。从前期的清理、拼接、补缺,到后期的补漆、装饰、罩光,每道工序都需异常细心。

在金缮修复中,要求最高的是紫砂壶修复。修补后的紫砂壶因热胀冷缩,容易再度开裂,导致无法使用。在长期的修复探索中,潘垒团队改良传统金缮工艺,突破工艺流程、材料使用等方面瓶颈,成功破解这一难题。

潘垒告诉笔者,电视节目《我在故宫修文物》里展现的是如何修复国家文物,其团队则是修复市民手中的珍品。有着残缺美的金缮工艺,赋予了器物新的生命。一次,有位客人看了金缮作品后,竟然回家摔了心爱的茶壶来找他修补。

去年,潘垒带着自主研发的金缮修复技艺前来宁波创业。“宁波河姆渡出土的漆碗,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最早的漆器之一。但目前宁波漆艺产业发展难以比肩自身悠久的漆艺文化。”潘垒坦言,这是他前来宁波创业的重要原因。

2018年下半年,潘垒入选宁波市首批“泛3315计划”。“这让我有了更多动力,填补宁波相关产业空白。”前两天,以他为核心的“宁波非遗新文创产品开发”项目,顺利通过了镇海高层次人才创业项目。

“漆艺文创产品开发潜力巨大,国际知名品牌江诗丹顿也成了合作伙伴之一。”潘垒说,创新和坚持,是对传统经典最好的守护。

(记者 王珏 通讯员 张超梁)

(责编:杨东)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潘垒:80后博士磨砺七彩人生
镇海新闻网 2019-1-23 10:43:32

潘垒在创作中。

漆艺是中国最为古老的传统工艺之一,至今已有8000多年的历史。但和许多老手艺一样,漆器制造随着变革而被大多数人遗忘,同时也被小部分人铭记并传承着。80后漆艺专业博士潘垒就是这小部分人中的坚守者。

潘垒的工作室坐落于镇海中官路双创大街上。展厅内陈列着他的漆器作品,热烈的红金斑手镯、沉静的大漆紫砂胎三足香炉和绚烂的流彩漆茶罐等。如果有陌生人好奇地进来参观,潘垒就会热情地向来人介绍漆艺。

老家在山东潍坊的潘垒,大学就读于山东大学平面设计专业,该专业设置有漆画课程。由此接触到漆艺的潘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件漆器,小如手镯、香筒,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完成,大件物品制作有时长达数年。“每个步骤都需要靠手工完成,每一件作品都独一无二。”潘垒说,借由大漆的“慢”,似乎从中找到生活的真谛。

漆艺是中国传统文化,却在日韩发展兴盛。2006年本科毕业后,潘垒赴韩国求学。为了做好毕业展,他曾通宵达旦投身其中,花了一年多时间才完成10件漆器。2017年2月,潘垒在韩国东方文化大学院毕业,成为大陆第二位漆艺专业博士。随后,他选择了回国当老师,传授漆艺,立志做符合当代人审美的漆器。

传道授业的同时,潘垒每天都要腾出几小时,沉浸在漆艺形态、图示、材料与工艺制作中。他还精通漆艺中的金缮修复,“物品同人生一样,难免有磕磕碰碰之时。得益于天然大漆的融合性,漆艺的各种技法均可为金缮修复服务。”潘垒说,要修复一件瓷器,工期至少一个月。从前期的清理、拼接、补缺,到后期的补漆、装饰、罩光,每道工序都需异常细心。

在金缮修复中,要求最高的是紫砂壶修复。修补后的紫砂壶因热胀冷缩,容易再度开裂,导致无法使用。在长期的修复探索中,潘垒团队改良传统金缮工艺,突破工艺流程、材料使用等方面瓶颈,成功破解这一难题。

潘垒告诉笔者,电视节目《我在故宫修文物》里展现的是如何修复国家文物,其团队则是修复市民手中的珍品。有着残缺美的金缮工艺,赋予了器物新的生命。一次,有位客人看了金缮作品后,竟然回家摔了心爱的茶壶来找他修补。

去年,潘垒带着自主研发的金缮修复技艺前来宁波创业。“宁波河姆渡出土的漆碗,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最早的漆器之一。但目前宁波漆艺产业发展难以比肩自身悠久的漆艺文化。”潘垒坦言,这是他前来宁波创业的重要原因。

2018年下半年,潘垒入选宁波市首批“泛3315计划”。“这让我有了更多动力,填补宁波相关产业空白。”前两天,以他为核心的“宁波非遗新文创产品开发”项目,顺利通过了镇海高层次人才创业项目。

“漆艺文创产品开发潜力巨大,国际知名品牌江诗丹顿也成了合作伙伴之一。”潘垒说,创新和坚持,是对传统经典最好的守护。

(记者 王珏 通讯员 张超梁)

广告

相关新闻
·阮光军的“双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