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指尖上的雾霾”——镇海公共场所禁烟情况调查
2018-9-12 10:17:45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近日,杭州市通过了新的控烟条例,将杭州行政区域内的所有公共场所全部列入控烟范围。目前,我国至少已有20个城市相继出台了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地方性法规,覆盖了全国11%的人口。此外,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都已实现了室内公共场所的全面禁烟。

相较于各地禁烟举措的升级,一定有不少市民想了解镇海区的禁烟情况现在如何?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镇海中医院自助挂号机旁的禁烟标志。(徐婕 摄)

禁烟总体情况良好

就宁波大市来说,禁烟工作其实一直在不断推进。去年7月1日,《宁波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就把在法律法规规定的“禁烟公共场所内吸烟”列入不文明行为,且明确了相应罚则,使宁波成为了国内第十九个有专门控烟立法的城市。镇海区也一直根据《宁波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开展禁烟工作,使公共场所的吸烟现象也有所减少。

今年2月1日,《宁波市禁止吸烟执法工作实施细则(暂行)》实施,区卫生监督所截至目前累计出动执法人员170人次,共检查医院5家,候车室和售票厅3家,影剧院、音乐厅、游艺厅、歌舞厅40家,商场5家,宾馆8家,浴室4家,张贴禁烟标志80余份,对场所吸烟行为不予劝导的5家经营单位立案查处,共实施行政处罚6起,共计处罚金额3000元。

自觉戒烟的市民也越来越多,在镇海中医医院的戒烟门诊,就有多名已有数十年烟龄的烟民前来就诊,打算戒烟。老烟民李鑫龙说,“外面能吸烟的地方越来越少,在家也总被家人教育,现在为了身体健康,打算把烟戒了。”

镇海禁烟的总体情况是好的,但还有些地方相较于其他早已全面禁烟的城市仍有一定差距。

据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朱慧频介绍,区卫生监督所在日常监管中着重对辖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警语和标志设置情况、开展控烟培训和宣传情况、配备专(兼)职人员对吸烟者进行劝阻情况及场所内不得摆放烟灰缸或设置自动售烟机的执行情况等开展检查。同时强化错时执法,采取全时段高压态势,形成合力集中对辖区4个街道的KTV、游艺厅、电影院等文化娱乐场所进行突击检查。

《宁波市禁止吸烟执法工作实施细则(暂行)》明确了特殊禁烟场所的执法管理部门,重点明确了有十个地方是法律法规规定的禁烟场所和四个明确执法管理部门的禁烟场所。禁烟场所个人吸烟,最高可罚五百元。该实施细则也被称为宁波最严“禁烟令”。

就卫生监督所控烟执法工作的总体情况来说,我区医院、商场、电影院禁烟工作相对较好,场所张贴禁烟标志,大多配有禁烟劝导员,现场未见烟具。但KTV、歌舞厅这类娱乐场所还是吸烟的重灾区,存在包厢内禁烟标志缺失,有茶几上摆放烟灰缸等问题。

朱慧频说,执法人员会对在室内吸烟的人员予以劝阻、制止或者请其离开该场所。但在具体执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执法人员现场取证困难,基本以经营单位处罚为主,个人处罚难度大。“我所是按照《宁波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执法,但是其中还有明确执法管理部门的禁烟场所不受我们管辖,比如网吧、轨道交通等地,市民可能不了解,也向我们投诉,但我们无权管理,这也是禁烟难题。”

公共电梯内的禁烟标志。(徐婕 摄)

吸烟现象减少但仍普遍

公共场所禁烟情况到底如何?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9月10日14时许,记者来到镇海中医医院,发现门诊大楼和住院部大楼的自助挂号机、楼梯口、电梯间都贴着醒目的“禁止吸烟”标志和海报。

门诊大厅和CT候诊室里人头攒动,在记者观察的10分钟时间里没有发现吸烟者。一名清洁阿姨告诉记者:“医院里实行禁烟有好多年了,医生、护士看到有人吸烟,都会加以制止。偶尔有人吸烟,也会躲到卫生间里去吸。”

随后,记者将调查的场景切换到了轨道交通清水浦站,记者在电梯口观察了十多分钟,没有发现吸烟者乘坐电梯。之后又来到地铁站的卫生间,这里一般是烟民吸烟的聚集处,观察了十多分钟,也未发现吸烟人员。询问了经常在清水浦乘地铁上下班的吴女士,她说地铁站的控烟效果较好,基本看不见抽烟的人,“地铁站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不会有人在众目睽睽下吸烟的,即便忍不住也会在地铁站外面吸完再进来。”

记者又随机观察了几家网吧,网吧吸烟的现象要比医院和地铁站严重得多。明令“网吧作为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可不少网吧里照样烟雾缭绕。对于网吧吸烟现象,有关执法部门说明了实际情况,“我们不可能整天盯着网吧是否有人吸烟,网吧经营者为了生意也不会将吸烟上网者驱逐赶走。法不责众,一个人抽了大家都跟着抽了,最后的结果也就是‘禁烟令’下照抽不误。”

家住骆驼街道景城花苑的张婆婆告诉记者,每天上下楼都会闻到电梯间里刺鼻的烟味,让人头疼。电梯间明令禁止吸烟,也有警示标志但是效果却不明显,很多住户发现了也当没看到,更没人管,管不好。

之后,记者又走访了镇海多家服务场所、公共电梯间,邮政、电信以及金融证券机构营业厅,发现公开吸烟的人没有,但垃圾桶里还是可以看到残余的烟头。而一些中小型的餐馆、写字楼、商场,没有明令禁烟的地方,吸烟现象很普遍。

在一家写字楼上班的王女士称,他们公司有许多男同事会利用空余时间去楼道里吸烟,经常使整个楼道烟雾缭绕,“投诉说教了好几次,贴了警示标志后稍微好一点,但偶尔还是会遇到。”

执法人员在公共场所张贴禁烟标志。(区卫监所提供)

医生建议:戒烟要趁早

吸烟的害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作为一名吸烟者,要想让他戒掉,当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此,镇海区中医医院从今年开始开设了戒烟门诊,专门为想要戒烟的人群提供科学的帮助。

李鑫是戒烟门诊的主治医生。据他介绍,戒烟门诊会根据患者的烟草依赖程度进行评估,再对症下药,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由于西药价格昂贵且副作用大,不适合患有心血管疾病或者其他病症的烟民,中草药戒烟是他推荐的方法。内服药剂或汤药,外以敷贴刺激穴位,以此来缓解患者刚开始戒烟时所产生的不适感。

不过目前来戒烟门诊就诊的患者并不多,大家普遍认为戒烟还不需要医生,其实这种认知是错误的。生活中,有很多人天天都在吸烟,想要他们戒烟,那真是非常难的一件事。即使是因为要生儿育女或者其他紧急情况,戒烟一阵子,但过了不久之后,还是会忍不住复吸。很多人知道吸烟的危害,但也当耳边风,只有真正危及自身身体健康时才会想到戒烟。这种人群如若想要彻底戒烟,可能还是需要专业的方法。

最近网上流传:戒烟反而会导致身体失衡。这个说法,是真的吗?李鑫予以否定,“尝试戒烟的人离开香烟后,会产生不同程度的‘戒断反应’,比如精神不振、萎靡无力、全身软弱,甚至打哈欠流眼泪。但其实这一系列的症状是你身体正在排除毒素时所发出的好的信号。”李鑫说,戒烟是打破旧的平衡,建立新的、健康的平衡。旧的平衡下的机体各系统表现的是不正常的平衡,在新的平衡建立的过程中出现的所有改变最后的结果都是正向的。

不是所有人都能靠意志力戒烟,也有很多的人将目光转向了替烟产品,比如电子烟。李鑫对这类产品的评价是“不提倡”,“无论是老式电子烟还是新式电子烟,其主要还是尼古丁替代物,对人体仍有危害。并且电子烟没有真正改变抽烟的坏习惯,复吸的可能性极大。”

李鑫建议,中重度尼古丁依赖的老烟民最好在医生帮助指导下戒烟,才能提高戒烟的成功率。“不管是吸烟没瘾者,还是尼古丁中重度依赖者,任何时候想戒烟都不晚,而且越早戒越好。”

“控烟”行动必须两手抓

我区一直致力于开展控烟普法宣传工作,广泛宣传控烟条例,增强经营单位的禁烟意识,提高公众禁烟的自觉性,逐步减少了公共场所吸烟行为。特别是在“世界无烟日”期间,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在医院、商场等人员密集公共场所开展控烟宣传,并统一制作了“禁烟劝导员”胸牌,免费向公共场所经营单位发放,要求禁烟劝导员佩戴胸牌上岗,履行职责,共同营造无烟环境。控烟行动有力地规范和净化了辖区内公共场所卫生环境,也强化了经营者和市民的卫生意识和文明意识。

但在实际执法中,控烟行动也遇到了一些难题,控烟宣传多、处罚少是个问题。禁烟令难落实,一方面是因为监管困难,证据难以掌握,还有一方面原因不容忽视,那便是处罚太轻,起不到震慑作用。对于在公共场所吸烟行为,一般是劝阻、呼吁、批评教育、罚款,最厉害的处理方式也不过是以危害消防安全的名义拘留几日,这种处理方式很难有震慑力。

朱慧频说,卫生监督所无力覆盖所有区域和行业,部分网吧、中小餐馆、宾馆仍旧是监管难点。现实执法也并不是那么简单,只能从重点场所开始步步为营推进,基本是在文明城市巡查中进行监督执法。

控烟监督者自己也多是烟民,很多镇海本地市民反应,禁烟的地方还是有人熟视无睹。一些限烟、减烟、控烟、禁烟场所无人监管、形同虚设,控烟举措成了“稻草人”。公众对吸烟、二手烟危害也认识不足,不懂得自觉戒烟。而目前的控烟也存在法规缺、虚、软的问题,地方控烟立法推进难度增加。

这次杭州修订的条例就值得宁波市借鉴。将杭州市的禁烟条例和宁波市对比,就能很清楚发现宁波市没有特别详细的禁烟场所划分,相比杭州也少了很多细节点。特别是餐厅、办公室这类人数较多的室内场所,并没有被列入到禁烟条例之中,这也是许多市民的疑惑点,这种吸烟的重灾区却不能禁烟导致了很多问题。相较于杭州禁烟的条例,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的宁波还需慢慢探索与修订。

有关专业人士建议,“控烟”行动必须两手抓、两手硬,既要在医院、宾馆、公交车、地铁、出租车等地方强力落实“禁烟令”,也要想方设法让现有烟民主动戒烟,采取有效举措,控制新烟民的增加。宁波市的“禁烟令”也要紧随北上广这些禁烟工作做得较好的城市,双管齐下才能真正杜绝“指尖上的雾霾”。

(实习生徐婕  记者陈饰)

(编辑:杨东)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镇海公共场所禁烟情况调查:消灭“指尖上的雾霾”
镇海新闻网 2018-9-12 10:17:45

近日,杭州市通过了新的控烟条例,将杭州行政区域内的所有公共场所全部列入控烟范围。目前,我国至少已有20个城市相继出台了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地方性法规,覆盖了全国11%的人口。此外,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都已实现了室内公共场所的全面禁烟。

相较于各地禁烟举措的升级,一定有不少市民想了解镇海区的禁烟情况现在如何?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镇海中医院自助挂号机旁的禁烟标志。(徐婕 摄)

禁烟总体情况良好

就宁波大市来说,禁烟工作其实一直在不断推进。去年7月1日,《宁波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就把在法律法规规定的“禁烟公共场所内吸烟”列入不文明行为,且明确了相应罚则,使宁波成为了国内第十九个有专门控烟立法的城市。镇海区也一直根据《宁波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开展禁烟工作,使公共场所的吸烟现象也有所减少。

今年2月1日,《宁波市禁止吸烟执法工作实施细则(暂行)》实施,区卫生监督所截至目前累计出动执法人员170人次,共检查医院5家,候车室和售票厅3家,影剧院、音乐厅、游艺厅、歌舞厅40家,商场5家,宾馆8家,浴室4家,张贴禁烟标志80余份,对场所吸烟行为不予劝导的5家经营单位立案查处,共实施行政处罚6起,共计处罚金额3000元。

自觉戒烟的市民也越来越多,在镇海中医医院的戒烟门诊,就有多名已有数十年烟龄的烟民前来就诊,打算戒烟。老烟民李鑫龙说,“外面能吸烟的地方越来越少,在家也总被家人教育,现在为了身体健康,打算把烟戒了。”

镇海禁烟的总体情况是好的,但还有些地方相较于其他早已全面禁烟的城市仍有一定差距。

据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朱慧频介绍,区卫生监督所在日常监管中着重对辖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警语和标志设置情况、开展控烟培训和宣传情况、配备专(兼)职人员对吸烟者进行劝阻情况及场所内不得摆放烟灰缸或设置自动售烟机的执行情况等开展检查。同时强化错时执法,采取全时段高压态势,形成合力集中对辖区4个街道的KTV、游艺厅、电影院等文化娱乐场所进行突击检查。

《宁波市禁止吸烟执法工作实施细则(暂行)》明确了特殊禁烟场所的执法管理部门,重点明确了有十个地方是法律法规规定的禁烟场所和四个明确执法管理部门的禁烟场所。禁烟场所个人吸烟,最高可罚五百元。该实施细则也被称为宁波最严“禁烟令”。

就卫生监督所控烟执法工作的总体情况来说,我区医院、商场、电影院禁烟工作相对较好,场所张贴禁烟标志,大多配有禁烟劝导员,现场未见烟具。但KTV、歌舞厅这类娱乐场所还是吸烟的重灾区,存在包厢内禁烟标志缺失,有茶几上摆放烟灰缸等问题。

朱慧频说,执法人员会对在室内吸烟的人员予以劝阻、制止或者请其离开该场所。但在具体执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执法人员现场取证困难,基本以经营单位处罚为主,个人处罚难度大。“我所是按照《宁波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执法,但是其中还有明确执法管理部门的禁烟场所不受我们管辖,比如网吧、轨道交通等地,市民可能不了解,也向我们投诉,但我们无权管理,这也是禁烟难题。”

公共电梯内的禁烟标志。(徐婕 摄)

吸烟现象减少但仍普遍

公共场所禁烟情况到底如何?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9月10日14时许,记者来到镇海中医医院,发现门诊大楼和住院部大楼的自助挂号机、楼梯口、电梯间都贴着醒目的“禁止吸烟”标志和海报。

门诊大厅和CT候诊室里人头攒动,在记者观察的10分钟时间里没有发现吸烟者。一名清洁阿姨告诉记者:“医院里实行禁烟有好多年了,医生、护士看到有人吸烟,都会加以制止。偶尔有人吸烟,也会躲到卫生间里去吸。”

随后,记者将调查的场景切换到了轨道交通清水浦站,记者在电梯口观察了十多分钟,没有发现吸烟者乘坐电梯。之后又来到地铁站的卫生间,这里一般是烟民吸烟的聚集处,观察了十多分钟,也未发现吸烟人员。询问了经常在清水浦乘地铁上下班的吴女士,她说地铁站的控烟效果较好,基本看不见抽烟的人,“地铁站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不会有人在众目睽睽下吸烟的,即便忍不住也会在地铁站外面吸完再进来。”

记者又随机观察了几家网吧,网吧吸烟的现象要比医院和地铁站严重得多。明令“网吧作为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可不少网吧里照样烟雾缭绕。对于网吧吸烟现象,有关执法部门说明了实际情况,“我们不可能整天盯着网吧是否有人吸烟,网吧经营者为了生意也不会将吸烟上网者驱逐赶走。法不责众,一个人抽了大家都跟着抽了,最后的结果也就是‘禁烟令’下照抽不误。”

家住骆驼街道景城花苑的张婆婆告诉记者,每天上下楼都会闻到电梯间里刺鼻的烟味,让人头疼。电梯间明令禁止吸烟,也有警示标志但是效果却不明显,很多住户发现了也当没看到,更没人管,管不好。

之后,记者又走访了镇海多家服务场所、公共电梯间,邮政、电信以及金融证券机构营业厅,发现公开吸烟的人没有,但垃圾桶里还是可以看到残余的烟头。而一些中小型的餐馆、写字楼、商场,没有明令禁烟的地方,吸烟现象很普遍。

在一家写字楼上班的王女士称,他们公司有许多男同事会利用空余时间去楼道里吸烟,经常使整个楼道烟雾缭绕,“投诉说教了好几次,贴了警示标志后稍微好一点,但偶尔还是会遇到。”

执法人员在公共场所张贴禁烟标志。(区卫监所提供)

医生建议:戒烟要趁早

吸烟的害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作为一名吸烟者,要想让他戒掉,当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此,镇海区中医医院从今年开始开设了戒烟门诊,专门为想要戒烟的人群提供科学的帮助。

李鑫是戒烟门诊的主治医生。据他介绍,戒烟门诊会根据患者的烟草依赖程度进行评估,再对症下药,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由于西药价格昂贵且副作用大,不适合患有心血管疾病或者其他病症的烟民,中草药戒烟是他推荐的方法。内服药剂或汤药,外以敷贴刺激穴位,以此来缓解患者刚开始戒烟时所产生的不适感。

不过目前来戒烟门诊就诊的患者并不多,大家普遍认为戒烟还不需要医生,其实这种认知是错误的。生活中,有很多人天天都在吸烟,想要他们戒烟,那真是非常难的一件事。即使是因为要生儿育女或者其他紧急情况,戒烟一阵子,但过了不久之后,还是会忍不住复吸。很多人知道吸烟的危害,但也当耳边风,只有真正危及自身身体健康时才会想到戒烟。这种人群如若想要彻底戒烟,可能还是需要专业的方法。

最近网上流传:戒烟反而会导致身体失衡。这个说法,是真的吗?李鑫予以否定,“尝试戒烟的人离开香烟后,会产生不同程度的‘戒断反应’,比如精神不振、萎靡无力、全身软弱,甚至打哈欠流眼泪。但其实这一系列的症状是你身体正在排除毒素时所发出的好的信号。”李鑫说,戒烟是打破旧的平衡,建立新的、健康的平衡。旧的平衡下的机体各系统表现的是不正常的平衡,在新的平衡建立的过程中出现的所有改变最后的结果都是正向的。

不是所有人都能靠意志力戒烟,也有很多的人将目光转向了替烟产品,比如电子烟。李鑫对这类产品的评价是“不提倡”,“无论是老式电子烟还是新式电子烟,其主要还是尼古丁替代物,对人体仍有危害。并且电子烟没有真正改变抽烟的坏习惯,复吸的可能性极大。”

李鑫建议,中重度尼古丁依赖的老烟民最好在医生帮助指导下戒烟,才能提高戒烟的成功率。“不管是吸烟没瘾者,还是尼古丁中重度依赖者,任何时候想戒烟都不晚,而且越早戒越好。”

“控烟”行动必须两手抓

我区一直致力于开展控烟普法宣传工作,广泛宣传控烟条例,增强经营单位的禁烟意识,提高公众禁烟的自觉性,逐步减少了公共场所吸烟行为。特别是在“世界无烟日”期间,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在医院、商场等人员密集公共场所开展控烟宣传,并统一制作了“禁烟劝导员”胸牌,免费向公共场所经营单位发放,要求禁烟劝导员佩戴胸牌上岗,履行职责,共同营造无烟环境。控烟行动有力地规范和净化了辖区内公共场所卫生环境,也强化了经营者和市民的卫生意识和文明意识。

但在实际执法中,控烟行动也遇到了一些难题,控烟宣传多、处罚少是个问题。禁烟令难落实,一方面是因为监管困难,证据难以掌握,还有一方面原因不容忽视,那便是处罚太轻,起不到震慑作用。对于在公共场所吸烟行为,一般是劝阻、呼吁、批评教育、罚款,最厉害的处理方式也不过是以危害消防安全的名义拘留几日,这种处理方式很难有震慑力。

朱慧频说,卫生监督所无力覆盖所有区域和行业,部分网吧、中小餐馆、宾馆仍旧是监管难点。现实执法也并不是那么简单,只能从重点场所开始步步为营推进,基本是在文明城市巡查中进行监督执法。

控烟监督者自己也多是烟民,很多镇海本地市民反应,禁烟的地方还是有人熟视无睹。一些限烟、减烟、控烟、禁烟场所无人监管、形同虚设,控烟举措成了“稻草人”。公众对吸烟、二手烟危害也认识不足,不懂得自觉戒烟。而目前的控烟也存在法规缺、虚、软的问题,地方控烟立法推进难度增加。

这次杭州修订的条例就值得宁波市借鉴。将杭州市的禁烟条例和宁波市对比,就能很清楚发现宁波市没有特别详细的禁烟场所划分,相比杭州也少了很多细节点。特别是餐厅、办公室这类人数较多的室内场所,并没有被列入到禁烟条例之中,这也是许多市民的疑惑点,这种吸烟的重灾区却不能禁烟导致了很多问题。相较于杭州禁烟的条例,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的宁波还需慢慢探索与修订。

有关专业人士建议,“控烟”行动必须两手抓、两手硬,既要在医院、宾馆、公交车、地铁、出租车等地方强力落实“禁烟令”,也要想方设法让现有烟民主动戒烟,采取有效举措,控制新烟民的增加。宁波市的“禁烟令”也要紧随北上广这些禁烟工作做得较好的城市,双管齐下才能真正杜绝“指尖上的雾霾”。

(实习生徐婕  记者陈饰)

广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