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半个多世纪,光影不老
你在镇海照相馆拍过照吗?
2018-8-10 9:43:03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上世纪九十年代人民商场。

行至招宝山街道城河西路38号,在拐角处可以看到斑驳的墙面以及历经岁月洗礼的“镇海照相馆”的招牌,掩在树荫里,忽明忽暗。不高的台阶通往幽暗的内室,令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国营镇海照相馆是镇海第一家公有性质的照相馆,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应国家“公私合营”的号召,最初由三家私人照相馆改制合并而成,相馆最初选址于南薰桥附近。历经六十多年风风雨雨,馆址多次迁移,“镇海照相馆”这块牌子却一直沿承至今。

走过半个多世纪,光影不老。

上世纪九十年代城河西路。

相机更新

对摄影的热爱从未改变

“脸侧一点,头抬一点,下巴收一点,笑起来,自然点……”熟练地指挥着模特倪娜,不断地尝试最优质的角度,快准狠地按下快门,已经退休的镇海照相馆摄影师刘如丰依然活跃在捕光捉影的第一线。

刘如丰出生于1952年,改革开放前被调到国营镇海照相馆工作,这一做就是40多年。时代在更迭,设备在更新,刘如丰和他的相机刻录了镇海近半个世纪的光影记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开始接触摄影。”刘如丰回忆,那时镇海的普通工人月工资三四十元,而照相馆里使用的海鸥4A型相机需要168元,是真正的“奢侈品”。

“那时候,一般人买不起相机,要用的时候,就来照相馆租相机。”刘如丰说,租一台相机一天7毛钱,差不多要一天的工资,到了节假日,相机供不应求,尤其是每年清明扫墓的时候,照相馆里共有30多台相机,瞬间就被“秒”完。

照相成本那么高,一有免费拍照的机会,市民们自然不能放过。1984年,我国颁发第一代居民身份证,镇海照相馆被指定为镇海地区的主要拍摄点,刘如丰负责为镇海居民拍摄个人证件照,拍摄费用由政府承担。

“这个是135照相机,我就是拿它来拍镇海区第一代身份证的。”刘如丰小心翼翼地拿出照相机,“这个照相机比老式的大块头相机方便多了,1个小时可以拍100个人。”大块头相机方方正正,十分笨重,刘如丰对轻便的新相机爱不释手。

“那个时候啊,几乎每户人家都有我拍的照片。”回忆往事,刘如丰迫不及待地拿出老照片,“全家福、结婚照,还有学校里的大合照,我都拍过。”刘如丰缓缓地翻着相册,泛黄的照片透出老照相馆特有的味道。“对了,这张!”突然,刘如丰从相册中拿出一张照片端详,嘴角露出了一丝温暖的微笑:“这张照片,也有故事呢。”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新闻共有2页  第1页  第2页  

(编辑:金施施)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悄然走过半个多世纪 你有在镇海照相馆拍过照吗
镇海新闻网 2018-8-10 9:43:03

上世纪九十年代人民商场。

行至招宝山街道城河西路38号,在拐角处可以看到斑驳的墙面以及历经岁月洗礼的“镇海照相馆”的招牌,掩在树荫里,忽明忽暗。不高的台阶通往幽暗的内室,令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国营镇海照相馆是镇海第一家公有性质的照相馆,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应国家“公私合营”的号召,最初由三家私人照相馆改制合并而成,相馆最初选址于南薰桥附近。历经六十多年风风雨雨,馆址多次迁移,“镇海照相馆”这块牌子却一直沿承至今。

走过半个多世纪,光影不老。

上世纪九十年代城河西路。

相机更新

对摄影的热爱从未改变

“脸侧一点,头抬一点,下巴收一点,笑起来,自然点……”熟练地指挥着模特倪娜,不断地尝试最优质的角度,快准狠地按下快门,已经退休的镇海照相馆摄影师刘如丰依然活跃在捕光捉影的第一线。

刘如丰出生于1952年,改革开放前被调到国营镇海照相馆工作,这一做就是40多年。时代在更迭,设备在更新,刘如丰和他的相机刻录了镇海近半个世纪的光影记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开始接触摄影。”刘如丰回忆,那时镇海的普通工人月工资三四十元,而照相馆里使用的海鸥4A型相机需要168元,是真正的“奢侈品”。

“那时候,一般人买不起相机,要用的时候,就来照相馆租相机。”刘如丰说,租一台相机一天7毛钱,差不多要一天的工资,到了节假日,相机供不应求,尤其是每年清明扫墓的时候,照相馆里共有30多台相机,瞬间就被“秒”完。

照相成本那么高,一有免费拍照的机会,市民们自然不能放过。1984年,我国颁发第一代居民身份证,镇海照相馆被指定为镇海地区的主要拍摄点,刘如丰负责为镇海居民拍摄个人证件照,拍摄费用由政府承担。

“这个是135照相机,我就是拿它来拍镇海区第一代身份证的。”刘如丰小心翼翼地拿出照相机,“这个照相机比老式的大块头相机方便多了,1个小时可以拍100个人。”大块头相机方方正正,十分笨重,刘如丰对轻便的新相机爱不释手。

“那个时候啊,几乎每户人家都有我拍的照片。”回忆往事,刘如丰迫不及待地拿出老照片,“全家福、结婚照,还有学校里的大合照,我都拍过。”刘如丰缓缓地翻着相册,泛黄的照片透出老照相馆特有的味道。“对了,这张!”突然,刘如丰从相册中拿出一张照片端详,嘴角露出了一丝温暖的微笑:“这张照片,也有故事呢。”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新闻共有2页  第1页  第2页  

广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