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生新闻 >> 正文 >>本网微博
八个月时被拐,又经历母亲离开和辍学,常年跟着流浪歌手父亲辗转各地……如今,因父亲去世,他只能待在救助站——
十五岁男孩昊昊的故事
http://www.zhxww.net 2017-3-20 6:59:35 点击:[] 镇海新闻网

图为昊昊。

今天我们要讲述一个15岁男孩子的故事。15岁,你能想到的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父母的疼爱还有青春洋溢的少年气息。可是,昊昊不一样,他的经历要比大多数的孩子曲折、艰难得多——8个月的时候被拐,又经历母亲离开和辍学,常年跟着流浪歌手父亲辗转全国各地……如今,因为父亲去世,他只能待在救助站。

昊昊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天赋,弹得一手好吉他。父亲去世后,吉他是他唯一从家里带出来的物件。昊昊摸着琴弦,弹了最喜欢的《致爱丽丝》,低沉的音乐伴着冷冷的雨水,缓缓诉说着他的故事……

流浪歌手父亲去世

昊昊的父亲宫某是3月6日去世的。那天早上,在招宝山街道某小区一出租房内,昊昊像往常一样去卧室喊父亲起床。“老爸起床了!”喊了几声,屋里没有回应。于是他推开房门,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他愣住了:房间里充满了酒味,父亲全身僵硬躺在床上,怎么也叫不醒,身上还有呕吐物和血迹……他联系了房东,房东马上报了警。

招宝山派出所接警后了解到,死者宫某48岁,黑龙江齐齐哈尔人,父母双亡,且离异多年。经初步调查,宫某系酒精中毒或呕吐物窒息死亡。

常年漂泊各地

父亲是昊昊唯一的亲人。父亲是一名流浪歌手,有一定的音乐天赋,带着儿子去过全国各地。“山东、内蒙古、乌鲁木齐、北京、上海、浙江……”昊昊可以说出一串他和父亲待过的地方。不稳定的生活,让他看起来干瘦、苍白,营养不良。

办案民警陈宇飞说,父子俩在镇海待的时间并不长,在港城花园出租房也就生活了一个多月。昊昊的父亲去世前,曾在镇海一家琴行工作。

昊昊的父亲宫某是个流浪艺人,很早就从老家出来流浪,认识了王某后在金华人民医院生下了昊昊。因为家庭原因,昊昊并没有经过正规的教育,读完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一直在家跟着父亲学弹琴、打鼓。记者和昊昊交流中发现,昊昊的思维很跳跃,网络用语很多,记忆也很碎片化,跟其他15岁的孩子明显不一样。“看起来很老道,其实还是个孩子,心智不成熟。”陈宇飞说。

母亲在昊昊很小的时候离开了,这么多年父子俩相依为命,饱一顿饥一顿,昊昊对早饭都没概念,以前还得过严重的胃病。不过平常父子俩相处得也是其乐融融。“你菜做咸了啊”“大蒜还有没有”“这牙膏没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这电视怎么打不开啊”……日常生活中父亲和自己的对话,昊昊都记在心里。父亲去世的那一晚,昊昊睡前刚帮他弄过房间的电视机。

八个月时被拐

招宝山派出所民警在办案过程中发现,昊昊在八个月时有被拐的经历。那是2003年7月,昊昊一家人在衢州讨生活。父亲卖唱,母亲智力低能,在一家金饰店门口,父亲累得睡着了,昊昊一个人在路边爬,就被人顺手抱走了。

柯城刑侦大队接警后立马开始寻找。当年的办案警官余成忠向记者讲起这件案子,即便过去十多年,印象依然深刻。“当时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们找了很多个地方,悬赏登报各种途径都用了。队里的民警先后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去过省内的龙游县、淳安县、金华市、杭州萧山区等地寻找,都没找到。后来,根据群众反映在宁波余姚市找到了昊昊。”

“寻找工作持续了一个多月,带走昊昊的人也是卖艺的,一男一女,两个都未成年。”余警官从人贩子手里抱过昊昊的时候,昊昊在他身上撒了泡尿。孩子被找到后,好心的余警官帮昊昊父亲介绍了工作,还给他找了住的地方,一家人在衢州又待了一年。之后,昊昊父亲带着一家人又去别的地方流浪了。

余警官和昊昊父亲一样的年纪,两人在后来的十多年间一直有联系。他告诉记者:“昊昊父亲没有过家庭的温暖,所以也不知道怎么爱昊昊,怎么给他一个家,他连自己也照顾不好。他的梦想就是弹吉他、搞音乐。”余警官回忆,当年给昊昊一家找了住的地方,很多人还送了很多被子,等他再次去他家的时候,里面已经“惨不忍睹”了,被子上全是孩子的屎尿。当时,余警官和昊昊的母亲有过几面之缘,昊昊的母亲有点低能,很难沟通,但看得出她很爱孩子。

十多年来的帮助

这次昊昊的父亲去世,也震惊了余成忠警官。一得到消息,他便连夜从衢州赶了过来。记者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救助站看望昊昊。父亲去世后,因为找不到监护人,昊昊被安顿在救助站。

余警官说,这十多年来他和昊昊父亲一直有联系。昊昊父亲每到一个地方、换一个手机号,总会跟他联系。去世前几天两人还通了电话聊了孩子的情况,宫某说现在生活挺好的,还说想去衢州看望余警官。

“上一次抱着昊昊的时候还是襁褓之中,再次看到昊昊,他已经这么大了。”余警官很感慨。原本昊昊是“黑户”,余成忠一直给宫某做思想工作,好说歹说,昊昊的户口终于办下来了。这些年来,余警官一直劝宫某,不要让孩子走他的老路,要接受正规的教育。“我猜这次他来宁波也是跟孩子学音乐有关,他自己就是在宁波学的音乐。”余警官说。

“这两天我也一直在跟昊昊沟通,他因为教育的缺失,对死亡没什么概念,他对我说,‘你看我厉害吗,没流过眼泪’,我希望他的感情能够宣泄出来。”余警官表示,现在就是要帮助昊昊找家人,找到他的姑姑或母亲,来处理他父亲的后事还有抚养昊昊。

还是想读书

昊昊在救助站已经住了好几天,除了衢州的余警官,招宝山派出所的陈宇飞警官也一直在关心着他。因为联系不上昊昊的家人,陈警官心里也是焦急万分。“孩子还未成年,一定要帮他找到监护人,希望各方都能帮帮他。”陈警官说,“我跟这个孩子也聊了,可能他父亲一直给他灌输乐观的态度,昊昊也挺乐观的,觉得未来怎么都能生活下来。”

 “昊昊,你吉他学了几年?”记者问。“三年。”“难学吗?”“一点不难学。”说起吉他,昊昊总有说不完的话。他说,每天花好几个小时练琴,说手里花了一千元的吉他,说和爸爸在各地流浪唱歌……

采访中,昊昊一度表达自己想读书的愿望,他说不读书就找不到工作,也希望能够认识新的小伙伴,有人一起玩。他也说起了小时候和母亲相处的事情,说母亲对他很严厉,让他要规规矩矩吃饭,让他好好待在家里。

“不知道昊昊还要在救助站住多久,希望大家帮帮这个孩子吧。”陈宇飞神色凝重地说。(记者顾圆圆  郑凯侠  通讯员王贤凯  林炳潮)



编辑:钟继岳



打印   关闭此页   去论坛看看
>>相关新闻
让我们帮帮他 倾听十五岁男孩昊昊的故事
镇海新闻网 2017-3-20 6:59:35

图为昊昊。

今天我们要讲述一个15岁男孩子的故事。15岁,你能想到的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父母的疼爱还有青春洋溢的少年气息。可是,昊昊不一样,他的经历要比大多数的孩子曲折、艰难得多——8个月的时候被拐,又经历母亲离开和辍学,常年跟着流浪歌手父亲辗转全国各地……如今,因为父亲去世,他只能待在救助站。

昊昊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天赋,弹得一手好吉他。父亲去世后,吉他是他唯一从家里带出来的物件。昊昊摸着琴弦,弹了最喜欢的《致爱丽丝》,低沉的音乐伴着冷冷的雨水,缓缓诉说着他的故事……

流浪歌手父亲去世

昊昊的父亲宫某是3月6日去世的。那天早上,在招宝山街道某小区一出租房内,昊昊像往常一样去卧室喊父亲起床。“老爸起床了!”喊了几声,屋里没有回应。于是他推开房门,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他愣住了:房间里充满了酒味,父亲全身僵硬躺在床上,怎么也叫不醒,身上还有呕吐物和血迹……他联系了房东,房东马上报了警。

招宝山派出所接警后了解到,死者宫某48岁,黑龙江齐齐哈尔人,父母双亡,且离异多年。经初步调查,宫某系酒精中毒或呕吐物窒息死亡。

常年漂泊各地

父亲是昊昊唯一的亲人。父亲是一名流浪歌手,有一定的音乐天赋,带着儿子去过全国各地。“山东、内蒙古、乌鲁木齐、北京、上海、浙江……”昊昊可以说出一串他和父亲待过的地方。不稳定的生活,让他看起来干瘦、苍白,营养不良。

办案民警陈宇飞说,父子俩在镇海待的时间并不长,在港城花园出租房也就生活了一个多月。昊昊的父亲去世前,曾在镇海一家琴行工作。

昊昊的父亲宫某是个流浪艺人,很早就从老家出来流浪,认识了王某后在金华人民医院生下了昊昊。因为家庭原因,昊昊并没有经过正规的教育,读完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一直在家跟着父亲学弹琴、打鼓。记者和昊昊交流中发现,昊昊的思维很跳跃,网络用语很多,记忆也很碎片化,跟其他15岁的孩子明显不一样。“看起来很老道,其实还是个孩子,心智不成熟。”陈宇飞说。

母亲在昊昊很小的时候离开了,这么多年父子俩相依为命,饱一顿饥一顿,昊昊对早饭都没概念,以前还得过严重的胃病。不过平常父子俩相处得也是其乐融融。“你菜做咸了啊”“大蒜还有没有”“这牙膏没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这电视怎么打不开啊”……日常生活中父亲和自己的对话,昊昊都记在心里。父亲去世的那一晚,昊昊睡前刚帮他弄过房间的电视机。

八个月时被拐

招宝山派出所民警在办案过程中发现,昊昊在八个月时有被拐的经历。那是2003年7月,昊昊一家人在衢州讨生活。父亲卖唱,母亲智力低能,在一家金饰店门口,父亲累得睡着了,昊昊一个人在路边爬,就被人顺手抱走了。

柯城刑侦大队接警后立马开始寻找。当年的办案警官余成忠向记者讲起这件案子,即便过去十多年,印象依然深刻。“当时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们找了很多个地方,悬赏登报各种途径都用了。队里的民警先后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去过省内的龙游县、淳安县、金华市、杭州萧山区等地寻找,都没找到。后来,根据群众反映在宁波余姚市找到了昊昊。”

“寻找工作持续了一个多月,带走昊昊的人也是卖艺的,一男一女,两个都未成年。”余警官从人贩子手里抱过昊昊的时候,昊昊在他身上撒了泡尿。孩子被找到后,好心的余警官帮昊昊父亲介绍了工作,还给他找了住的地方,一家人在衢州又待了一年。之后,昊昊父亲带着一家人又去别的地方流浪了。

余警官和昊昊父亲一样的年纪,两人在后来的十多年间一直有联系。他告诉记者:“昊昊父亲没有过家庭的温暖,所以也不知道怎么爱昊昊,怎么给他一个家,他连自己也照顾不好。他的梦想就是弹吉他、搞音乐。”余警官回忆,当年给昊昊一家找了住的地方,很多人还送了很多被子,等他再次去他家的时候,里面已经“惨不忍睹”了,被子上全是孩子的屎尿。当时,余警官和昊昊的母亲有过几面之缘,昊昊的母亲有点低能,很难沟通,但看得出她很爱孩子。

十多年来的帮助

这次昊昊的父亲去世,也震惊了余成忠警官。一得到消息,他便连夜从衢州赶了过来。记者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救助站看望昊昊。父亲去世后,因为找不到监护人,昊昊被安顿在救助站。

余警官说,这十多年来他和昊昊父亲一直有联系。昊昊父亲每到一个地方、换一个手机号,总会跟他联系。去世前几天两人还通了电话聊了孩子的情况,宫某说现在生活挺好的,还说想去衢州看望余警官。

“上一次抱着昊昊的时候还是襁褓之中,再次看到昊昊,他已经这么大了。”余警官很感慨。原本昊昊是“黑户”,余成忠一直给宫某做思想工作,好说歹说,昊昊的户口终于办下来了。这些年来,余警官一直劝宫某,不要让孩子走他的老路,要接受正规的教育。“我猜这次他来宁波也是跟孩子学音乐有关,他自己就是在宁波学的音乐。”余警官说。

“这两天我也一直在跟昊昊沟通,他因为教育的缺失,对死亡没什么概念,他对我说,‘你看我厉害吗,没流过眼泪’,我希望他的感情能够宣泄出来。”余警官表示,现在就是要帮助昊昊找家人,找到他的姑姑或母亲,来处理他父亲的后事还有抚养昊昊。

还是想读书

昊昊在救助站已经住了好几天,除了衢州的余警官,招宝山派出所的陈宇飞警官也一直在关心着他。因为联系不上昊昊的家人,陈警官心里也是焦急万分。“孩子还未成年,一定要帮他找到监护人,希望各方都能帮帮他。”陈警官说,“我跟这个孩子也聊了,可能他父亲一直给他灌输乐观的态度,昊昊也挺乐观的,觉得未来怎么都能生活下来。”

 “昊昊,你吉他学了几年?”记者问。“三年。”“难学吗?”“一点不难学。”说起吉他,昊昊总有说不完的话。他说,每天花好几个小时练琴,说手里花了一千元的吉他,说和爸爸在各地流浪唱歌……

采访中,昊昊一度表达自己想读书的愿望,他说不读书就找不到工作,也希望能够认识新的小伙伴,有人一起玩。他也说起了小时候和母亲相处的事情,说母亲对他很严厉,让他要规规矩矩吃饭,让他好好待在家里。

“不知道昊昊还要在救助站住多久,希望大家帮帮这个孩子吧。”陈宇飞神色凝重地说。(记者顾圆圆  郑凯侠  通讯员王贤凯  林炳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