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之博弈 任重道远
——倪光南院士解析操作系统竞争
2018-4-27 8:33:51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在喧嚣的争论中,有一个问题不能被遮盖。除了“蛟龙号”“复兴号”这样的高端制造,事关网络安全和IT产业软实力的操作系统也应该是“国之重器”。相比芯片行业全领域的进击,我国对IT行业之魂——操作系统的求索更加任重道远。

2002年底,《计算机世界》发表过一篇充满忧患的文章。按语中说,软件产业的发展是“老”问题,微软是张“熟”面孔,但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它们正重新成为业界和公众关注、争议的焦点。倪光南院士的忧国之心足鉴,中国软件产业确实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如果想在操作系统方面依赖‘国际分工’,依赖与外国公司的合作而放弃发展自主操作系统,就等于放弃软件产业的利润、自主权和信息安全。”

一转眼16年过去,痛还在那里。

2013年12月20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国工程院一份建议上的批示》指出:“计算机操作系统等信息化核心技术和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和设备上受制于人的问题必须及早解决。”

中国要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

“Wintel生态”的垄断

北京红旗软件有限公司,是一家基于Linux开源平台开发服务器系统、桌面系统、嵌入式系统的企业。宁波有部分金融自助终端设备采用了他们开发的定制版操作系统。

着眼于金融终端这个细分领域,既是企业的智慧也是无奈。事实上,PC端的红旗Linux系统最早始于1999年,跟微软Windows系统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相差无几。但现在,国内PC端操作系统,微软占据97%以上份额。红旗Linux系统仅能维持不亏损。

红旗软件的副总经理乐兵告诉记者,微软与芯片厂商Intel建立了一套“Wintel生态系统”,微软能在Intel每一颗芯片研发之际就提前适配优化。“我们只能在Intel芯片发布后再适配。”乐兵认为,底层介入让微软、Intel各自的软硬件实力都得到发挥,“国内厂商之间还没有建立这样的联系。”

进入中国市场后,微软通过近二十年时间培养了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并积累了大量应用软件——这也就增加了用户迁移的成本。而国内各类基于Linux的操作系统因为与硬件适配程度差、可用软件少等原因,让用户“爱不起来”。

而受众“量”的优势也使得微软始终能处于引领地位。“微软可以对用户说‘follow me’,我们只能follow用户。”乐兵说。

砸不起钱,抢不来人才

除了生态系统难以打破,缺少人才也是红旗软件等国内操作系统研发机构的困扰。“我们这里的开发者多数不是计算机、软件科班出身,基本上都是爱好者。”乐兵说道。

“硕士毕业生在微软研究院当研究员一年收入20万元,博士毕业30万元,所以人才基本都去了外国公司做研究员。”乐兵表示,红旗软件是国内系统研发机构中为数不多能盈利的,但也砸不起钱抢人才。正是由于人才缺乏,企业对系统的开发难以不断地迎合用户需求的变化。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曾从事苹果芯片系统开发的业内人士邹先生。他表示,芯片、系统的开发者更在乎研发的项目是不是有前途,“国内桌面端、服务器端系统,突破的机会不大。”

乐兵也在微软供职5年,他也意识到平台发展对于从业者的影响。“同样的云系统,我们这里只有20台服务器,微软有五千台五万台,这种感觉确实不一样。”

建立基础软件研发“国家队”

尽管面临种种困难,红旗软件还是坚持国产基础软件(操作系统、数据库、办公软件等的统称)的研发。“基础软件必须要走自主自强的道路,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不二途径。”乐兵认为,基础软件做不好,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就无从谈起。

奔走呼吁基础软件“国产替代”近30年的倪光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产基础软件整体处于“可用”阶段,他还透露,航天科工集团目前有28000台电脑应用了国产架构(国产系统+国产CPU),总体效果还是不错的。

倪光南一直在推动建立基础软件研发的“国家队”。“国内有七八家研发操作系统的企业,政府应该主导融合,开发出完善的‘国产替代’并探索良好的商业模式使其应用,突破Wintel垄断。”

“先在政府部门和党政机关中率先使用,即使只有10%的市场也是好几千万用户,抵得上一个小国家的用户数。”倪光南认为,应该坚持推广使用“国产替代”,在使用中迈向“好用”,“最怕不用,用起来习惯会慢慢改变。”

当前,微软已经宣布2020年将停止对Window7系统的技术支持,希望用户尽快转到Window10系统。但“Win10政府版”至今仍未按国家网信办发布的《网络产品和服务安全审查办法》通过网络安全审查,这种情况下“国产替代”将是必须完成的任务。“目前正是国产操作系统替代微软Windows系统的重要契机。”倪光南如是说。

(记者陈巍  蒋晗昕 发自北京)

(编辑:杨东)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倪光南院士解析操作系统竞争
镇海新闻网 2018-4-27 8:33:51

在喧嚣的争论中,有一个问题不能被遮盖。除了“蛟龙号”“复兴号”这样的高端制造,事关网络安全和IT产业软实力的操作系统也应该是“国之重器”。相比芯片行业全领域的进击,我国对IT行业之魂——操作系统的求索更加任重道远。

2002年底,《计算机世界》发表过一篇充满忧患的文章。按语中说,软件产业的发展是“老”问题,微软是张“熟”面孔,但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它们正重新成为业界和公众关注、争议的焦点。倪光南院士的忧国之心足鉴,中国软件产业确实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如果想在操作系统方面依赖‘国际分工’,依赖与外国公司的合作而放弃发展自主操作系统,就等于放弃软件产业的利润、自主权和信息安全。”

一转眼16年过去,痛还在那里。

2013年12月20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国工程院一份建议上的批示》指出:“计算机操作系统等信息化核心技术和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和设备上受制于人的问题必须及早解决。”

中国要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

“Wintel生态”的垄断

北京红旗软件有限公司,是一家基于Linux开源平台开发服务器系统、桌面系统、嵌入式系统的企业。宁波有部分金融自助终端设备采用了他们开发的定制版操作系统。

着眼于金融终端这个细分领域,既是企业的智慧也是无奈。事实上,PC端的红旗Linux系统最早始于1999年,跟微软Windows系统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相差无几。但现在,国内PC端操作系统,微软占据97%以上份额。红旗Linux系统仅能维持不亏损。

红旗软件的副总经理乐兵告诉记者,微软与芯片厂商Intel建立了一套“Wintel生态系统”,微软能在Intel每一颗芯片研发之际就提前适配优化。“我们只能在Intel芯片发布后再适配。”乐兵认为,底层介入让微软、Intel各自的软硬件实力都得到发挥,“国内厂商之间还没有建立这样的联系。”

进入中国市场后,微软通过近二十年时间培养了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并积累了大量应用软件——这也就增加了用户迁移的成本。而国内各类基于Linux的操作系统因为与硬件适配程度差、可用软件少等原因,让用户“爱不起来”。

而受众“量”的优势也使得微软始终能处于引领地位。“微软可以对用户说‘follow me’,我们只能follow用户。”乐兵说。

砸不起钱,抢不来人才

除了生态系统难以打破,缺少人才也是红旗软件等国内操作系统研发机构的困扰。“我们这里的开发者多数不是计算机、软件科班出身,基本上都是爱好者。”乐兵说道。

“硕士毕业生在微软研究院当研究员一年收入20万元,博士毕业30万元,所以人才基本都去了外国公司做研究员。”乐兵表示,红旗软件是国内系统研发机构中为数不多能盈利的,但也砸不起钱抢人才。正是由于人才缺乏,企业对系统的开发难以不断地迎合用户需求的变化。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曾从事苹果芯片系统开发的业内人士邹先生。他表示,芯片、系统的开发者更在乎研发的项目是不是有前途,“国内桌面端、服务器端系统,突破的机会不大。”

乐兵也在微软供职5年,他也意识到平台发展对于从业者的影响。“同样的云系统,我们这里只有20台服务器,微软有五千台五万台,这种感觉确实不一样。”

建立基础软件研发“国家队”

尽管面临种种困难,红旗软件还是坚持国产基础软件(操作系统、数据库、办公软件等的统称)的研发。“基础软件必须要走自主自强的道路,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不二途径。”乐兵认为,基础软件做不好,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就无从谈起。

奔走呼吁基础软件“国产替代”近30年的倪光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产基础软件整体处于“可用”阶段,他还透露,航天科工集团目前有28000台电脑应用了国产架构(国产系统+国产CPU),总体效果还是不错的。

倪光南一直在推动建立基础软件研发的“国家队”。“国内有七八家研发操作系统的企业,政府应该主导融合,开发出完善的‘国产替代’并探索良好的商业模式使其应用,突破Wintel垄断。”

“先在政府部门和党政机关中率先使用,即使只有10%的市场也是好几千万用户,抵得上一个小国家的用户数。”倪光南认为,应该坚持推广使用“国产替代”,在使用中迈向“好用”,“最怕不用,用起来习惯会慢慢改变。”

当前,微软已经宣布2020年将停止对Window7系统的技术支持,希望用户尽快转到Window10系统。但“Win10政府版”至今仍未按国家网信办发布的《网络产品和服务安全审查办法》通过网络安全审查,这种情况下“国产替代”将是必须完成的任务。“目前正是国产操作系统替代微软Windows系统的重要契机。”倪光南如是说。

(记者陈巍  蒋晗昕 发自北京)

广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