锥“芯”之痛 为时未晚
——镇海籍院士倪光南解析国产芯片难得机遇
2018-4-26 8:45:22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图为倪光南院士在北京银谷大厦与记者座谈交流。

4月16日晚间,美国商务部发布对中兴通讯的出口禁令:未来7年,美国公司将被禁止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互联网信息行业长期缺“芯”少“魂”的现实,被中兴禁售令这一事件触发,引发举国讨论。一时间,隔岸观火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这些比“芯片之痛”更令人痛心疾首。

我们需要理性的声音,二十余年如一日,为中国核心技术鼓与呼的镇海籍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进入我们的视野。记者连夜飞赴北京,与倪院士交谈,将他对国产芯片、操作系统研发等分析讨论,分两篇文章以飨读者,愿倪院士的心血能启发更多的思考。

“中国芯片并非一无是处。”4月24日一早,年近八旬的倪光南院士如约来到位于北京北四环西路的银谷大厦,精神矍铄、言语铿锵。这位中国IT界不知疲倦的耕耘者、见证中国计算机从无到有的科学家坚信,依靠政府主导、市场合力的发展路径,“国产替代”终将到来。

“中国芯”受限于制造

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动辄几十亿根晶体管,设计、制造难度极大。倪光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设计环节中国企业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很小,但制造能力却落后十年。“集成电路制造投资都是千亿元级别,周期十年以上,需要资金、技术、人才高度集聚。”

“中国企业生产的28纳米制程芯片,已能覆盖大部分家用消费领域。”对于芯片行业现状,倪光南呼吁客观看待,“高性能计算机领域领先世界、手机芯片基本相当,桌面级电脑的CPU差三五年,FPGA(现场可编辑门阵列)等领域差距较大。”

事实上,“中国芯”近年来亮点颇多:华为发布了全球首款10纳米制程的AI芯片;装备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荣获世界超算三连冠;中科院研发的龙芯CPU随北斗卫星一起飞上太空;蓝牙音箱、机顶盒等家用产品也大量运用国产芯片。

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位列16个科技重大专项首位。而目前,CPU、DSP、FPGA、存储器四种最核心的芯片,中国都在大力攻关并初见成效。

可以这么说,目前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仅有的两个芯片全领域挑战者,只是“中国芯”对比美国,商业竞争力薄弱。“芯片种类众多,不可能所有都做到世界第一,中国芯片并非一无是处。”倪光南如是说。

举国之力实现“自主可控”

“买芯片比自己研发便宜,所以不重视不去研发,这是短视的。”中兴通讯在芯片供应上被“卡住脖子”,倪光南也是一声叹息。30年前,倪光南担任联想集团总工程师时就提出自造芯片,此后他一直呼喊芯片和系统“自主可控”。

倪光南说,网信产品除了使用寿命、质量等传统工业品的要求外,还面临黑客、木马、后门等威胁。“要能够抵御攻击、防范信息泄露,不能被人监控了还感觉不到。”他认为,必须通过自主创新避免信息安全被“卡住脖子”。

“企业自身很难熬过十多年的成长期,集成电路不可能像普通制造业那样从局部突破,而且核心技术根本不卖(不可能引进消化再创新)。”倪光南主张,政府有责任整合分散的资源,“捏紧拳头”发力核心技术。顶层设计也在佐证倪光南的观点。2014年,国家级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用以支持芯片产业链中的设计、封测和晶圆制造等关键环节,截至2017年,“大基金”已投资超过700亿元。

坚持自主创新的初心

作为镇海籍的院士,倪光南也对记者专门谈及了宁波、镇海应有的作为。他说:“宁波、镇海经济基础好,应加快传统产业自主创新,运用信息技术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两化融合。同时,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包括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

不谋而合!4月20日,宁波通过《市“科技创新2025”重大专项实施方案》,力争用5年时间攻克200个左右重大关键核心技术,其中就包含智能器件、先进半导体芯片及应用软件领域。

“如果核心元器件严重依赖外国,供应链的‘命门’掌握在别人手里,那就好比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采访中,倪光南多次引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阐述他为中国核心技术鼓与呼的初心。这份初心尽管在过去的三十年间招致无数误解,但在今天看来无比正确。

“国产芯片大部分已实现‘不可用’到‘可用’,但还不到‘好用’。外国的封锁反而倒逼着我们下定决心加大投入和开发力度。”倪光南认为“中兴事件”可能坏事变好事,国产芯片奋起直追为时未晚,“发挥‘两弹一星’和航天精神,北斗导航那么难都可以做成,芯片自给也一定可以。”倪光南说。

(记者陈巍  蒋晗炘  发自北京)

(编辑:杨东)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奋起直追为时未晚 镇海籍院士倪光南解析国产芯片难得机遇
镇海新闻网 2018-4-26 8:45:22

图为倪光南院士在北京银谷大厦与记者座谈交流。

4月16日晚间,美国商务部发布对中兴通讯的出口禁令:未来7年,美国公司将被禁止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互联网信息行业长期缺“芯”少“魂”的现实,被中兴禁售令这一事件触发,引发举国讨论。一时间,隔岸观火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这些比“芯片之痛”更令人痛心疾首。

我们需要理性的声音,二十余年如一日,为中国核心技术鼓与呼的镇海籍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进入我们的视野。记者连夜飞赴北京,与倪院士交谈,将他对国产芯片、操作系统研发等分析讨论,分两篇文章以飨读者,愿倪院士的心血能启发更多的思考。

“中国芯片并非一无是处。”4月24日一早,年近八旬的倪光南院士如约来到位于北京北四环西路的银谷大厦,精神矍铄、言语铿锵。这位中国IT界不知疲倦的耕耘者、见证中国计算机从无到有的科学家坚信,依靠政府主导、市场合力的发展路径,“国产替代”终将到来。

“中国芯”受限于制造

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动辄几十亿根晶体管,设计、制造难度极大。倪光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设计环节中国企业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很小,但制造能力却落后十年。“集成电路制造投资都是千亿元级别,周期十年以上,需要资金、技术、人才高度集聚。”

“中国企业生产的28纳米制程芯片,已能覆盖大部分家用消费领域。”对于芯片行业现状,倪光南呼吁客观看待,“高性能计算机领域领先世界、手机芯片基本相当,桌面级电脑的CPU差三五年,FPGA(现场可编辑门阵列)等领域差距较大。”

事实上,“中国芯”近年来亮点颇多:华为发布了全球首款10纳米制程的AI芯片;装备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荣获世界超算三连冠;中科院研发的龙芯CPU随北斗卫星一起飞上太空;蓝牙音箱、机顶盒等家用产品也大量运用国产芯片。

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位列16个科技重大专项首位。而目前,CPU、DSP、FPGA、存储器四种最核心的芯片,中国都在大力攻关并初见成效。

可以这么说,目前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仅有的两个芯片全领域挑战者,只是“中国芯”对比美国,商业竞争力薄弱。“芯片种类众多,不可能所有都做到世界第一,中国芯片并非一无是处。”倪光南如是说。

举国之力实现“自主可控”

“买芯片比自己研发便宜,所以不重视不去研发,这是短视的。”中兴通讯在芯片供应上被“卡住脖子”,倪光南也是一声叹息。30年前,倪光南担任联想集团总工程师时就提出自造芯片,此后他一直呼喊芯片和系统“自主可控”。

倪光南说,网信产品除了使用寿命、质量等传统工业品的要求外,还面临黑客、木马、后门等威胁。“要能够抵御攻击、防范信息泄露,不能被人监控了还感觉不到。”他认为,必须通过自主创新避免信息安全被“卡住脖子”。

“企业自身很难熬过十多年的成长期,集成电路不可能像普通制造业那样从局部突破,而且核心技术根本不卖(不可能引进消化再创新)。”倪光南主张,政府有责任整合分散的资源,“捏紧拳头”发力核心技术。顶层设计也在佐证倪光南的观点。2014年,国家级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用以支持芯片产业链中的设计、封测和晶圆制造等关键环节,截至2017年,“大基金”已投资超过700亿元。

坚持自主创新的初心

作为镇海籍的院士,倪光南也对记者专门谈及了宁波、镇海应有的作为。他说:“宁波、镇海经济基础好,应加快传统产业自主创新,运用信息技术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两化融合。同时,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包括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

不谋而合!4月20日,宁波通过《市“科技创新2025”重大专项实施方案》,力争用5年时间攻克200个左右重大关键核心技术,其中就包含智能器件、先进半导体芯片及应用软件领域。

“如果核心元器件严重依赖外国,供应链的‘命门’掌握在别人手里,那就好比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采访中,倪光南多次引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阐述他为中国核心技术鼓与呼的初心。这份初心尽管在过去的三十年间招致无数误解,但在今天看来无比正确。

“国产芯片大部分已实现‘不可用’到‘可用’,但还不到‘好用’。外国的封锁反而倒逼着我们下定决心加大投入和开发力度。”倪光南认为“中兴事件”可能坏事变好事,国产芯片奋起直追为时未晚,“发挥‘两弹一星’和航天精神,北斗导航那么难都可以做成,芯片自给也一定可以。”倪光南说。

(记者陈巍  蒋晗炘  发自北京)

广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