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商帮书画家摄影家收藏家楷模英烈其他名人
首页 >> 镇海英烈 >> 土地革命时期 >> 正文

康友铨:生命不息 战斗不止
http://www.zhxww.net 2006-11-22 11:06:31 点击:[] 镇海英烈传

    康友铨(1907~1932),乳名桂棠,又名康以闻,化名王贵堂,柴桥紫石乡河头村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共青团宁波市委宣传委员、支部指导委员会委员。1927年10月在柴桥整顿农协会时被捕,1932年9月牺牲于国民党南京中央军人监狱。

    在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殉难烈士档案中,有浙江省镇海县籍烈士康友川(铨)的名字和他殉难于国民党南京中央军人监狱的简略记载,还有一张遗照。原来,1927年11月,康友铨任共青团宁波市委宣传委员期间,由于团市委交通处被破坏而遭国民党反动派逮捕。他坚贞不屈,被逐级递解到南京中央军人监狱,于1932年被折磨而死,牺牲时年仅25岁。

    康友铨,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小时在家乡读私塾,品学兼优,深得老师器重。后来老师应聘去鄞东宝幢镇宝林小学任教,把友铨也带到那个学校去读书。1922年,康友铨小学毕业,考入在宁波的浙江省立第四中学。以后又去上海,进我党领导设立的上海大学学习,并于1927年初在那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时期,省立四中曾是中共党、团活动的重点学校之一,校长、教师多是拥护革命的进步人士和共产党员。友铨在四中学习期间,受到这些进步老师的熏陶,开始萌发了革命思想。为了追求真理,增进知识,他除学好课文之外,每次回家,总是捧着《向导》、《新青年》等革命书刊,孜孜不倦地读。他还用通俗的道理,向家乡人民传播革命思想,常对父亲说:“一人好不算好,大家好才算好,革命就是为创造一个美好的社会。”

    他为人敦厚朴实,热心助人。自己用功读书,也关心他人学习文化,对那些贫困的劳动人民尤为同情。他认为有了文化,才易于接受革命道理和科学知识。有一年寒假,他住在家里,把邻近不识字的学龄孩子组织起来,让在他家帮工的一个女孩和他的妻子也一起参加学习。又以自己节省下来的钱,买来书本、纸笔,分送给这些贫苦孩子。除教他们识字学文化之外,还进行浅近的爱国主义教育。

    他积极主张办学校,以便使更多的失学儿童能够进校读书。提议把当地的福寺庵(即后来的云雩小学)办成学校,把庵里泥塑木雕的菩萨统统搬走。这一主张得到在私塾的一些学生的拥护,大家把菩萨放在箩里,准备抬走。友铨反封建、兴教育、搬菩萨的行为,大大地惊动和触怒了封建势力。他们击鼓敲锣纠集地痞流氓,利用迷信煽动群众,与他为难。这些人仗着封建权势,声言:“如果把菩萨抬走,就立刻捣毁康友铨家的房屋!”可是,发铨并不屈服于这些气焰嚣张的封建势力,他马上带着这一群学生,在群众聚集的庵门口,跳上凳子,大讲办学好处,揭露残酷压迫和剥削农民的封建制度,宣传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和实行减租减息、耕者有其田等政策。他那通俗、生动的讲演,使许多贫苦农民听了都频频点头,连连称赞:“到底是友铨读书多,见识广,讲的是有道理。”“办学校,学文化,都是为大家好,友铨不怕房屋被毁,不怕坐牢、杀头,真硬!”由于封建势力的阻挠,这次去神象、办学校虽未成功,但为后来在那里办学打下了基础。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革命失败,他在上海读书期间参加革命活动被捕,后经亲友营救保释出狱。接着,被组织派到宁波来工作。是年夏天,他和陈存世(中共党员)两人在宁波城内实撰暑期学校(设在星荫小学内)补习,以此为掩护,秘密从事革命活动。

    9月,省委负责人到宁波传达了中央“八·七”会议精神,批判了陈独秀机会主义错误,吸取了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党的工作重点由城市转向农村,响应全国性的秋收武装暴动。友铨当时为团市委宣传委员、支部指导委员会委员,他奉调到镇海霞浦、柴桥、三山和大矸、新矸等地进行秘密活动。并与霞浦小学教师、地下党员寿君祺、团员韩家骥等接上关系,以教书为掩护,根据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方针,深入农村,宣传发动农民,推翻土豪劣绅篡权的假农会,恢复发展农协会组织,继续进行革命斗争。因大革命失败而受挫的农民运动,在这一带又有新的发展。

    10月,友铨调回宁波工作。为执行省委关于《浙东暴动计划》,组织力量,积极准备。11月中旬,省委交通和组织部主任先后被捕,《暴动计划》及党员名册、各地联络处也被敌人搜去,作为暴动中心的宁波,国民党反动当局立即调集大批军警特务,进行大搜捕。中旬,共青团宁波市委交通处被破坏,康友铨、陈英盛、庄启东等团市委领导人去交通处时,先后被捕。康友铨被捕后,先是关押在宁波湖西监狱,化名为王贵堂。敌人几次审问,他没有泄露党的机密,也没有暴露身份,可以找保释放。他以王贵堂的名字,写信到家里,要家里找个铺保来保他出狱。家里请了一位私塾老师来宁波保他。这位老师到宁波监狱,说是来保康友铨的。敌人说这里没有康友铨。老师说.康友铨就是王贵堂。这样把康友铨暴露了。敌人正要逮捕他,于是立即被押解到杭州陆军监狱,作为重要政治犯,被判为无期徒刑,两脚也被钉上了脚镣。1931年冬,又被转解到苏州江苏军人监狱。

    康友铨的革命意志很坚定,在狱中他始终是那么乐观。他常对人说:“国民党反动派是统治不了长久的。”第一年除夕,有个年轻的难友思念起家来,轻轻地哼起悲切的歌曲《可怜的秋香》。友铨听到后,就像兄长一样,耐心地安慰他,鼓励他,不要向敌人示弱。以后这个难友也坚强起来。在杭州、苏州狱中,友铨一直参加秘密党支部的活动。同志们因他被判定无期徒刑,很多出头露面的工作不让他去做,怕被敌人发觉,会加重他的“罪状”。可是他不顾个人安危,仍然积极工作,坚持斗争,经常给同监房的普通犯人宣传形势,进行阶级教育。对不识字的还教他们识字,对识字的介绍给他们阅读党支部秘密拿进监狱里的有关社会发展史等进步书籍。他还寻找一切机会,到政治犯、军事犯的笼子去讲时事和政治形势。

    他很有理论修养,在上海大学时,读了很多马克思主义著作,在狱中一如既往,坚持学习。秘密拿进来的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书,如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两个策略》、《叛徒考茨基》等著作,他都认真地看了。难友们有疑难的时事、政治和理论问题,常常向他请教,他总能浅显地给你讲解明白。有一位老同志在回忆康友铨烈士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曾在同一个笼子住过,当时我年纪小,看马克思主义理论书有很多地方弄不懂,他经常为我详细地进行解释。他曾告诉过我:‘看书要联系实际,一
面看书,一面要想想我国社会上的实际情况,书里的道理就好懂了。’这几句话,使我一生受益匪浅。”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康友铨在狱中将近五年时间,自始至终积极参加我地下党支部所组织的宣传形势,教育群众和为改善难友待遇等各个斗争。1932年国民党反动当局又把他递解到南京中央军人监狱。终因长期遭受折磨,身体日益虚弱,于是年9月19日(农历8月19日)病故在狱中。家乡人民怀念这位忠于革命、为着劳苦大众的解放而奋斗终身的先烈,在紫石河头村建有衣冠墓。

 



作者:吕明干 编辑:骆驼

打印   关闭此页   去论坛看看
东方博客 | 梦幻都市论坛 | 【今日镇海数字报

大革命时期
   王金有  胡焦琴  陈存世
土地革命时期
   陈寿昌  康友铨  张人亚
抗日战争时期
   王文荣  郑建华  谢  勃  汪  波  李  平 
   林  勃  李长来  徐长海  李  敏  华一鸣
解放战争时期
   蒋子瑛  张仲英  黄  磊  盛杏英 冯和兰
   杜生甫  沈秉钧  罗德生 钟泉周  周翊康
   宣伯年  张困斋 林茂成  华  健  朱  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