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商帮书画家摄影家收藏家楷模英烈其他名人
首页 >> 镇海英烈 >> 抗日战争时期 >> 正文

李敏:浙东的刘胡兰
http://www.zhxww.net 2005-8-18 10:26:01 点击:[] 镇海英烈传

 

李敏(1924—1944年),女,原名李雅琴,镇海县小港乡青峙李溢村人。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鄞奉县樟水区委书记、鄞江区委书记等职,1944年2月被国民党顽军刺杀于樟村大街。人们赞誉她为“浙东的刘胡兰”。

 

“李敏,你的牺牲,像闪电一样,闪击着每个人的心。反动派把你刺了二十几下,你鲜红的血从创口喷出,淹没破碎的衬衫,婉蜒流向湿汪汪的地上。反动派在每刀上寄托着贪婪的希望——要你口供和投降。你宁死不屈,用你最后的一口气,喊出:‘中华民族解放!’然后,镇静地、悲壮地闭上了眼。”

    这是1944年2月21日李敏烈士被国民党顽军杀害后,于同年4月20日《新浙东报》上发表的一首悼念李敏烈士的诗。现在60年过去了,它仍然震撼着浙东人民的心。

    新中国成立后,李敏烈士被国家民政部称为浙东刘胡兰式的英雄。在她的殉难处——宁波市鄞州区章水镇振兴中路大街上矗立起李敏的全身塑像。当年顽军绑她的那根木柱已被作为历史文物陈列在鄞州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里。它见证着烈士为革命事业忠心耿耿,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同志们的安全,维护党的事业壮烈场景。

1944年初春的浙东鄞西山区,天寒地冻,由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反共高潮,使整个四明山区笼罩在连天战火之中。

    2月21日午饭后,龙观后隆村李婆婆家里坐着几个女人,有的在纳鞋底,有的在补衬衣,只有一个姑娘模样的人手上没有“生活”。她20刚出头,一头齐耳秀发,清秀而白哲的脸上有着一双大而黑的眼睛,闪烁着热情、机警的光芒。她的嘴角,微微地向上挑起,好像她老是在微笑着。这时候,她闪烁着黑亮的眸子,两手比划着,正向这些刚从锅底灶下走出来的山村妇女宣传革命道理,她一会儿打比方,一会儿举例子。那些女人听得津津有味,不时频频点头,发出会心的微笑。

    突然,同村的一个妇女“踏踏踏”地奔了进来,屋内的人“刷”的一声站了起来,而她却倚在门框上,双手像挥鸡似的挥着,口却喘得说不出话。这时候,一阵阵鸡鸣狗吠声,越传越近,那位妇女才从口中吐出模糊不清的几个字:“顽军来了。”话音才落,五六个穿便衣的顽军已冲了进来,枪口对准她的胸脯,大声吃喝。房东老婆婆踮着小脚“驾驾驾”地从里屋跑出来,护着那个作宣传而这时手上也拿着鞋底的姑娘说:“老总,这是我的女儿。”那些凶神恶煞的顽军哪里听她的,“托”的一枪托砸在老婆婆腰上,转身驱赶那些女人。而那个姑娘不管敌人的轰赶,拨开挡在身前的枪口冲过去扶起老婆婆,严厉地训斥顽军:“住手!向老百姓发什么威?有劲使出来打日本佬去吧。”顽军不管老婆婆怎么说,还是把这个姑娘和其余的女人都抓走了,一起押到崔夹岙。

    这个姑娘是谁?她就是年仅21岁,当时任中共鄞奉县鄞江区区委书记李敏同志。

    敌人见抓到了李敏,如获至宝,满以为鄞江区的三五支队活动情况,完全可从这个文弱姑娘身上得到,这可是升官发财的好机会!于是立即把李敏押到顽军队部,先把她带到一问装设考究的客厅。李敏一进门口,抬头就见上方一块金字横匾,上写“书礼传家”四个大字,匾下一虎脚的红漆茶桌,桌边一左一右放着两把红木靠椅。屋内一穿长衫的中年男子听到脚步声,即转过身来,原来正是抓她的顽军营长。这时候,那个营长满脸堆起笑来,点头哈腰地说:“请!请!”一边把李敏往靠椅上让。李敏目不斜视,笔直地走过去坐到椅上。顽军营长自我解嘲似地笑了一笑,坐在另一把椅上,奸笑着对李敏说:

    “李小姐,像你这样聪明漂亮的小姐,应该到宁波、上海那样的大城市去读书、工作,如果有意的话,我们可以送你去。”

    “好!现在可以走了吗?”李敏边说边站了起来。

“别……别别,”顽军营长双手连摇,“我还有话呢,只要李小姐能说出三五支队活动的情况,我们马上就可以放你。”

    “别做梦了。”李敏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臭婆娘!”顽军营长的笑脸一下子成了驴脸,拉得老长老长,“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她点辣的吃吃。”随着顽军营长的吼叫声,进来两个顽军,一个骨瘦如柴,一个矮胖如猪。那个“柴”样的家伙一枪托砸在李敏的腰上,李敏一摇晃,强自撑住了。那两个顽军上来,一人捉住一条胳膊,拖着她直朝刑房走去。一进去,就把李敏放到老虎凳上,塞一块砖头,吼一声“说不说”,李敏咬紧牙关不吭一声。胖猪又加了一块砖头,李敏头一侧就昏死过去了。“哗”一桶冷水兜头泼下,她悠悠醒来。正好看见崔石匠的老婆也被押进

来,李敏唯恐她经不起毒刑,忍着巨痛对她说:“大妈……我们情愿牺牲自己,也不要讲害人的话,牙齿咬咬,许多人性命就保住了……“啪啪啪”,一阵耳光劈头盖脸而来。紧接着敌营长狂吠:“臭婆娘,死到临头还妖言惑众,加刑。”随之,辣椒水、竹签子,毒刑换了一样又一样。李敏强忍疼痛,咬紧牙关,始终没说一个字。

    敌人软硬兼施,一无所获,就下毒手了。

    傍晚,天色阴沉,寒风刺骨。残暴的顽军将李敏剥去外衣,只剩一件衬衣和一条短裤,朝着樟村押去,只见卵石路上一步一滩血印。但李敏咬着牙坚持着,一步,一步,终于坚持到了樟村。敌人把她绑在十字路口还未造好的店屋木柱子上,旁边站着一群紧握刺刀杀气腾腾的刽子手。为了威吓群众,顽军还强迫群众观看。顽军头目满以为以死相逼,不怕李敏不招,妄想以此获得三五支队的活动情况,因此又恶狠狠地逼问:“嘿,你到底说不说?全区有多少共产党员,多少武装?现在说出来还来得及。再不说,就叫你吃刺刀!”

    “要杀就杀,要刺就刺,要我说出来办不到!杀了我一个,会有千千万万个站起来!”李敏斩钉截铁地回答,一边扬了扬头,让北风梳理一下她的零乱的头发。

    顽军头目气得暴跳如雷,狂叫“刺!刺!”刺一刀,问一声“说不说”,1刀、2刀、3刀……殷红的鲜血洒满大地。群众见此惨状,有的义愤填膺,有的掩面哭泣。

    “乡亲们不要哭!这班只打内战不抗日的强盗快完蛋了!”

    “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华民族解放……”李敏竭力高呼。

    顽军头目惊恐万状,一面恫吓群众,狂叫:“不许哭,谁哭谁就是共产党。”一面连连挥手,向愣着的士兵示意。刽子手心慌手颤,呆若木鸡。顽军头目一把夺过刺刀,向李敏的心胸刺去……

    李敏的英雄形象,使国民党为之惊愕,在一份被我搜获到的国民党军官的信上写着“俘获女共匪”,“面目清秀”,“至死不悟,不解受毒何以如此之深”等语。

    李敏被害后,国民党顽军出了告示,规定5天内不准任何人收尸埋葬。可第二天晚上,群众就把几位烈士遗体偷运出来,葬在樟村的史家山。五六天后,李敏生前战友赶走了顽浙保二团,回樟村把李敏等烈士的遗体重新梳整,重新安葬。同志们发现李敏身上有27个刀孔。

    新中国成立后,人们纷纷传颂烈士英勇事迹。1951年7月,党和人民政府在樟村兴建了革命烈士公墓,李敏的遗骨安葬在这里,供后人瞻仰、学习。


 



作者: 编辑:林惠珠

打印   关闭此页   去论坛看看
东方博客 | 梦幻都市论坛 | 【今日镇海数字报

大革命时期
   王金有  胡焦琴  陈存世
土地革命时期
   陈寿昌  康友铨  张人亚
抗日战争时期
   王文荣  郑建华  谢  勃  汪  波  李  平 
   林  勃  李长来  徐长海  李  敏  华一鸣
解放战争时期
   蒋子瑛  张仲英  黄  磊  盛杏英 冯和兰
   杜生甫  沈秉钧  罗德生 钟泉周  周翊康
   宣伯年  张困斋 林茂成  华  健  朱  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