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商帮书画家摄影家收藏家楷模英烈其他名人
首页 >> 镇海英烈 >> 解放战争时期 >> 正文

盛杏英:慈湖岸畔巾帼魂
http://www.zhxww.net 2005-8-26 15:32:22 点击:[] 镇海英烈传

盛杏英(1923—1947)女,化名柳英,镇海骆驼桥堰头盛家人。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暑期,在镇北、慈北一带做民运工作,1947年5月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8月枪杀于慈城大宝山。

 

宁波市慈城镇慈湖岸畔,有一座烈士陵园。这里苍松翠柏丛中长眠着8位革命烈士,其中有一位女烈士,就是盛杏英。她的墓碑上只刻着她的名字,没有铭志。当地的一些老人,只知道她是一位年青的革命同志,1947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于慈城西门外大宝山下。就义时,怒视敌人,毫无惧色,昂然走向刑场,表现出英雄气概。

盛杏英的父亲盛阿位长期失业,家境贫困。在她童年时,母、父相继去世,遗下兄、妹和她3人,生活更加困难。1938年秋,中共地下党员、西经堂启敏小学教师吕名锵,以慈东战时服务队名义,常来骆驼桥一带进行抗日宣传。盛杏英在吕的帮助下,开始阅读进步书籍,并积极参加了抗日救亡活动。

1939年10月和次年4月,在我地下党的授意下,盛杏英两次参加了国民党慈溪县国民兵团举办的妇女训练班。她性情爽直,爱憎分明,抗日热情很高。在妇训班里和中共地下党员孙翠英、沈一飞等学员志同道合,经常抨击国民党反动派制造分裂、破坏抗日的行径,并抵制国民党县党部为扩大顽固势力,在学员中发展国民党员的活动。妇训班结束后,她被派回骆驼桥任妇联队长。她便利用这一合法身份,更加大胆、积极地组训妇女,开展抗日救国活动。

1941年4月19日,日军在镇海第二次登陆,慈镇地区和宁波相继沧陷。为开展敌后抗日武装斗争,我慈东地下党组织,遵照上级指示,通过统战关系,筹组了慈东抗日游击队,对外称庄桥区战时工作大队。吕名锵、柳芑瞵等地下党员,在这支部队里分别担任了大队副、中队长、参谋等职。盛杏英抗日报国心切,毅然参加了这支游击队,并介绍堂妹盛杏芬一道参加。在部队里,她工作积极,大胆泼辣,和孙翠英等几位女队员一起,向驻地群众宣传抗日救亡,给贫苦人民医病送药,教战士唱抗日歌曲,做战地服务工作,受到群众和部队干部、战士的赞扬。

1942年春,盛杏英由组织调配到我军“五支四大”总办事处,先后在下属的龙头场、洞桥虞家分办事处工作。这时她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认真地征收税金,收集情报,联络通讯,完成党交给的各项任务。那时候,人员少,一个人往往要兼做多种工作,组织上要她兼任分办会计,她克服文化水平不高,更无会计知识等困难,良心向内行学习,很快学会业务。是年8月,她参加了由三北总办事处举办的民运工作训练班,训练结束,被编入民运工作队,活动在海甸戎家一带。晚上深入群众,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白天在税卡流动站,检查来往船只,进出物资,按政策规定,征收税金,为我党政军部门筹集抗日经费而努力。

10月,日本侵略军对我三北(镇海、慈溪、余姚县的北部)地区进行大“扫荡”,伪军姚华康部紧密配合,四出骚扰,扣捕我方工作人员。11月,盛杏英在工作时不幸被扣,拘禁在姚部驻地溜浦镇。4个月非人的牢房生活,身上生满了白虱,头皮被咬成疙瘩,头发大量脱落,她经受着敌人的种种折磨,始终严守党的秘密,没有暴露党员身份。后经组织营救出来,回到办事处,战友们相见,无不悲喜交集,一面替她做好清洁护理工作,一面都称赞她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的革命意志。

斗争的实践,使盛杏英变得勇敢而机智。当时在三北地区敌、伪、顽、我多角斗争的环境很复杂。1943年4月,日伪军又一次在三北进行大规模的“清乡”。为开展反“清乡”斗争的需要,组织上决定把一批搞民运工作的女干部转移到海边去。盛杏英带着佟志松等人走到东山头,不意又碰上当时国民党挺进五纵队张俊升部,她们被阻拦、盘问。在这紧急关头,她从容不迫,严肃认真地对张部哨兵说:“我们是三五支队,是特地来通报你们重要情况的:前面有东洋人(指日军)。”张部对她们前来通报敌情,十分感激,并派一个副官招待她们。盛杏英意识到在张部不宜久留,便夸大声势说:“我们的大部队在那边等着,我们要马上走。”就这样,大大方方地通过了张部驻地,安全到达目的地。1944年,她在慈北做民运工作期间,因负担着小妹的生活费用,经济十分困难,后来组织上把她安排在东安小学任教,有点薪谷收入,以补助生活。同时,以教师为掩护,向伪军中警团做策反工作。她常去我军驻地传送情报,接受任务。时间长了,被国民党观海卫区署所发觉1945年夏,被迫离开学校。经组织同意,去四明山根据地参加整风学习,后又转入鲁迅学院。

9月底,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及大多数地方党政干部奉命北撤,盛杏英等由组织决定,暂时分散隐蔽。她到上海住在伯父家,先后在烟厂、茶厂做临时工。人在工厂心向党,日夜盼望党组织派人来联系。她的伯父母觉得有必要把年纪已经不小的侄女出嫁成家,为她找了一个在南洋经商、颇有资财的华侨。可是她坚决不愿意,她坚信马列主义的真理,决心跟着党继续从事革命工作。

她常常感到自己文化水平低,不能适应革命工作的需要。在这段时间,她通过鲁迅学院同学金瑛的介绍,认识了在《新民晚报》工作的金近。在金的帮助下,她借阅了《西行漫记》、《铁流》等许多进步书籍,并写了不少习作。为摆脱伯父母对她进出活动的阻挠,后来她离开伯父家,同原在三北搞民运工作的张波(女)住在一个亭子间里。不久,她们和从三北撤到上海的郑侠虎、宓文海等同志联系上了,并参加了由郑负责秘密组织的“回流”学习会。她们在那里除了学习进步书刊外,还讨论时事形势,得到了鼓舞,更加坚定了革命意志。她在工厂里有意识地团结了不少小姐妹,鼓励她们参加社会进步活动。她常在青年中歌唱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充满希望和憧憬的歌声,激励着青年们前进。

1947年春,三北慈镇地区重建革命武装,暂时隐蔽在上海的郑侠虎、宓文海等先后回来参加斗争。在将要离开上海时,曾告诉过张波等人,今后三北局面有好转,一定会写信来,并要转告在上海的有关同志,希望大家回来打游击,重建革命根据地。5月,上海《联合晚报》等进步报刊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查封,社内一些有志青年无不义愤填膺,纷纷提出要奔赴革命根据地。其中有认识张波、盛杏英的,就同她俩讲了上述要求。当时盛杏英得悉三北重建革命武装,非常高兴,正是归心如箭。她对张波说:“我们再也不能留在上海了,为革命,只有带他们一起去三北。你在三北面目红,带他们去不便,还是由我先带他们去。”她也估计到此时回三北,是有很大风险的。但她又坚定地说:“万一被敌人抓住,我准备牺牲。”由于行动匆促,在还没有与三北地下党组织联系好的情况下,她就带着肖容等五六个青年从上海来三北。到了宁波,她把同来的青年安顿在旅馆里,对他说:“你们先在这里暂住几天,我先去三北联系。如果3天后还不来接你们,可能我已出事,你们应速回上海,以免意外。”

7月10日(农历五月二十二日)盛杏英从宁波出发,经镇海县的龙头场(现属慈溪市),乘航船到洞桥虞家,不料正碰上国民党慈溪刑警队北区行动组长虞云龙。这个以捕杀共产党人为专门职业的家伙,原来就认识盛杏英。待盛走过后,马上到驻地附近道士宫的伪保警队告密,敌人当即派出三名警察持枪追赶,盛杏英在淹浦福田庵附近不幸被捕,第二天被解送到国民党慈溪县警察局。盛杏英被捕的消息传开之后,洞桥虞家一带群众都气愤不平,暗暗责骂国民党反动派不该捕杀为国为民、积极抗日的三五支队、共产党人。农民顾桂棠指名怒斥虞云龙,结果也被拘押,敲榨去 120万元伪币了事。

盛杏英在被关押期间,敌人企图诱使她屈服,国民党慈溪县长曾许她当“秘书”,她严词斥责反动派的无耻引诱。敌人又用种种酷刑,也都丝毫未能动摇她对党的忠诚,始终没有吐露同行者的住处和党的其他秘密。同年8月8日,敌人终于下毒手把她枪杀在慈城大宝山刑场。盛杏英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生命,时年仅24岁。



作者:吕明干 编辑:林惠珠

打印   关闭此页   去论坛看看
东方博客 | 梦幻都市论坛 | 【今日镇海数字报

大革命时期
   王金有  胡焦琴  陈存世
土地革命时期
   陈寿昌  康友铨  张人亚
抗日战争时期
   王文荣  郑建华  谢  勃  汪  波  李  平 
   林  勃  李长来  徐长海  李  敏  华一鸣
解放战争时期
   蒋子瑛  张仲英  黄  磊  盛杏英 冯和兰
   杜生甫  沈秉钧  罗德生 钟泉周  周翊康
   宣伯年  张困斋 林茂成  华  健  朱  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