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商帮书画家摄影家收藏家楷模英烈其他名人
首页 >> 镇海英烈 >> 解放战争时期 >> 正文

蒋子瑛:他在烈火中永生
http://www.zhxww.net 2005-8-26 15:16:32 点击:[] 镇海英烈传

 

 

蒋子瑛(1922—1945),祖籍温岭县,慈溪县庄桥镇(今宁波市红北区)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慈溪县庄桥支部书记、中共慈镇县慈东区委书记兼区常备队指导员、县特派员。1945年10月,在洋墅大袁陈村遭敌包围,顽强抗击中被敌纵火烧死。

 



 

蒋子瑛出生贫苦,苦难的童年,使他从小养成了艰苦朴素、勤劳好学的习惯。1936年夏,蒋子瑛在庄桥集成小学毕业。此时,家里已无力供他继续升学,经邻居介绍,去上海闸北一家中药店当学徒。学徒生活中,他身受压迫和剥削,对腐朽的旧社会深感不满。1937813日,日军侵入上海后,蒋子瑛回到家乡庄桥镇。他参加了当地的抗日宣传队,投入抗日救亡活动。

在抗日救亡活动中,他接触到共产党人,受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启迪。1938年冬,蒋子瑛由金如山、邵立之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2月,中共庄桥支部建立,年仅18虚岁的蒋子瑛担任了党支部书记。在上级党的领导下,他和庄鸥、邵立之、屠祖全、杨照诚等密切配合,大胆泼辣地领导了庄桥的抗日救亡运动。他们还以进步的失学失业青年为骨干,组成“庄桥战时青年服务团”(简称“战服团”)。开展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编办墙报、上街演说、教唱抗日歌曲、演出抗日戏剧等,大大激发了庄桥人民抗日救亡的热情。

在工作实践中,蒋子瑛觉得宣传群众,先要提高自 己。他努力钻研革命理论,除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外,总是孜孜不倦地看书学习到深夜。当时上海的《译报》、《大众哲学》、《论持久战》、《列宁主义问题》、《西行漫记》等书刊,已成为他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母亲见他吃饭、睡觉都手不离书,笑着说他给书“迷住”了。由于刻苦学习,他虽只高小毕业,但接受新思想很快,写文章、谈问题通俗简练。

党支部为了在青年骨干中进行马列主义思想教育,决定以读书会的形式,组织开展人生观、宇宙观问题的讨论。为了讨论好这个问题,蒋子瑛事前啃了《论辩证法》 《辩证唯物主义入门》等哲学书籍,常常搞到深夜。家里人叫他休息,他说:“如果不好好准备,讨论起来就不能以理服人,不能把更多的进步青年争取过来。”读书会的举办,为以后发展党组织打下了思想基础。

庄桥地区,地处平原,土地肥沃,素有粮仓之称。1939年秋,镇上李涌丰等几个米店奸商,勾结国民党庄桥警察所,将大批粮食偷运出海资敌,造成镇上粮荒日益严重,人心惶惶。为了保护人民利益,党组织决定:抓住米案,发动群众,开展反对奸商贪官运粮资敌的合法斗争。

918日晚,党支部根据群众报来的情况,组织力量在李溪渡坝边扣住了几只偷运大米的船只,约计大米600石。有了人证、物证,蒋子瑛连夜找到邵慕云(共产党员、副镇长)等人,周密地商讨了斗争的要求和策略。第二天上午,由镇政府出面召开紧急镇务会议,下午召开镇民大会,公审米案。为了争取时间,除布置党员、积极分子分头发动群众外,还叫各保保长鸣锣通知保民,准时到会。

下午1点,到薛将军庙来开会的各阶层群众多达五六千人,里里外外水泄不通。按照会前计划由支部委员杨照诚以战服团团长的合法身份,揭露官商勾结,运米资敌,坑害人民,大发国难财的汉奸行为,并提出把扣下的米没收济贫的主张。台下人声鼎沸,热烈拥护。国民党慈溪县政府派来的代表褚保鑫表态说:“此案重大,要汇报县长定夺。”台下一片叫骂声:“瘟官,不能作主,你来干 什么?”“不表态,不准回去!”褚带来的10个武装士兵杀气腾腾,上了刺刀。双方严阵相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为了免遭不测,蒋子瑛同意让褚离开会场,继续考虑。

然后,蒋子瑛一面派杨照诚等为代表,向当局请愿,一面继续拦截偷运的大米,并通过“战服团”在壁报上揭露国民党庄桥警察所长朱启桢勾结奸商,用过期护照,放行大米走私的真相,使群众进一步看清事实。一时间群众议论纷纷,要求惩办贪官的斗争持续近1月之久,终于取得了胜利。当局慑于群众强大的舆论压力,被迫将朱启桢记大过,调离庄桥;走私米商罚了款,拦下的米全部以平价卖给群众。粮荒暂时缓和,蒋子瑛又通过庄桥党支部发动党员和进步人士支持选上的镇长钟一棠(爱国名医),成立了平粜委员会,向外筹募部分资金,使庄桥粮食千粜维持数年之久。

通过这场斗争,稳定了粮价,稳定了人心,狠狠打击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贪官污吏和卖国贼“米蛀虫”的助敌行径,扩大了党在群众中的政治影响。但也引起了反动派的注意。

 





1941419日,日本侵略军在镇海登陆,宁波、庄桥相继沧陷,环境骤趋恶化。庄桥一带先后撤走了一批身份暴露自勺干部。在此危难时刻,蒋子瑛既要保护留在当地的一批党员、骨干和新调来的干部,不使自己的同志在混乱中遭到汉奸、特务的滥捕残害,又要保护群众不受或少受日军、土匪的蹂躏,工作更加艰苦复杂。这时候党内出现了一股动摇情绪,少数人否认坚持庄桥斗争的可能性,害怕敌人的白色恐怖,主张逃跑。当时蒋子瑛十分 坚定,他和屠祖全一起,坚持反对这种逃跑主义,对一些 有动摇情绪的人分别进行教育帮助,指出面临的斗争虽然艰苦,但胜利一定是我们的。他还代表党组织向他们提出"任何时间不得出卖组织,出卖同志"的严厉警告。同时,根据上级指示和新的斗争形势,改变了工作方法,将庄桥一带党组织转入地下,采取单线联系。

在艰苦的斗争环境中,蒋子瑛始终保持着积极、乐观的精神。每当碰到困难,遇到风险的时候,他总是鼓舞大家说:革命免不了风险,免不了牺牲;现在我们受些苦,正是为了消灭剥削制度,换取人类幸福。当共产党员沈一飞等在慈北被敌人残杀后,蒋子瑛以极端悲愤的心情告诉大:"敌人用酷刑摧残她,她坚贞不屈。她活得有意义,死得很光荣I"他总是这样,以烈士们的英勇事迹进行革命气节教育,激励大家更加坚强地战斗和生活。上级党关心蒋子瑛的安全,通过统战关系,把他安排到新大生碾米厂做会计,继续进行革命活动。

5月,蒋子瑛遵照中共宁属特派员的指示,筹建抗日武装,以开展敌后游击战争。鉴于不久前党在镇北、慈北筹建武装失败的教训,特派员工文祥明确提出,这次筹建抗日武装,应采取灰色隐蔽的方式。蒋子瑛和党员周凤章等几个骨干商议后,认为最好找一个理想的掩护人。后来商定,与原国民党慈溪县政府政工指导室干事胡家冀继续搞好统战关系,共同组织慈东游击队。他们找胡家冀,做了工作,请他当大队长。以后又把这支游击队定名为慈溪县庄桥区战时工作大队(即慈东游击队)。蒋子瑛又按特派员通知,陆续把一些党员输送到游击队,并分别担了副官、参谋、中队长、政训员(负责党的工作)等职,取得了这支部队的实际领导权。在短短的时间内,慈东游击队成为比较有纪律、有战斗力、被群众赞誉为抗日保家乡的好部队。游击队在费家市战斗中,擒获敲榨勒索、残害人民的小股土匪10余人,就地镇压匪首王孝玉;在河头杨王田舍陈,击溃国民党镇海县警察大队第三中队姚华康部的偷袭。

后来,慈溪国民兵团杨峰部队窜入慈东,妄图并吞慈东游击队。为保存这支新生的武装力量,9月初,在王文祥的领导下,蒋子瑛与部队骨干一起,把武器集中装入棺材,用伪装运柩出丧的办法,从水路运往镇海江南。40余名游击队员,按各自原来的职业形象化妆,徒手分散赴镇海大楔王贺乡贺家祠堂,同共产党员工博平领导的江南独立中队合并。后独立中队又加入我在三北的主力部队,成为“五支四大”的新四中队,投入浙东抗日武装斗争的洪流。

此新闻共有2页  第1页  第2页  

作者:吕明干 编辑:林惠珠

打印   关闭此页   去论坛看看
东方博客 | 梦幻都市论坛 | 【今日镇海数字报

大革命时期
   王金有  胡焦琴  陈存世
土地革命时期
   陈寿昌  康友铨  张人亚
抗日战争时期
   王文荣  郑建华  谢  勃  汪  波  李  平 
   林  勃  李长来  徐长海  李  敏  华一鸣
解放战争时期
   蒋子瑛  张仲英  黄  磊  盛杏英 冯和兰
   杜生甫  沈秉钧  罗德生 钟泉周  周翊康
   宣伯年  张困斋 林茂成  华  健  朱  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