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商帮书画家摄影家收藏家楷模英烈其他名人
首页 >> 镇海英烈 >> 解放战争时期 >> 正文

华健:血洒渣滓洞
http://www.zhxww.net 2005-8-26 11:32:39 点击:[] 镇海英烈传



 

华健,原名华风夏,党名康永明,镇海县团桥前雁岩村人。1918年生,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生活书店重庆分店支部书记、重庆下城区委、新市区委书记,是党的“七大”代表。“七大”后回到四川,先后任中共成都工委委员、川康特委委员兼川北工委(地委)书记。1949年1月,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囚禁于重庆渣滓洞,誓死不屈。10月28日遭国民党反动派枪杀。



1949年10月,我人民解放军逼近重庆,国民党反动派在溃逃前夕疯狂地进行大屠杀。28日上午8时,华健以及从渣滓洞、白公馆狱中被提出的另外9人,被害于大坪。临刑时,英雄们挺着胸膛,拒绝下跪。随着“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起,敌人的机枪子弹连续不断地射向他们的身上,忠诚的共产党员华健等,渐渐地倒入了血泊中。

投入抗日救亡运动

1918年1月22日,华健出生于上海。父亲华炳甫在沪一家小杂粮铺当店员,华健8岁那年,父亲因杂粮店倒闭而失业。为了能使华健上学读书,除父亲替其他粮店打临工外,母亲也帮人家洗衣服挣点钱,一家人克勤克俭过着贫困的生活。1932年华健考入上海育才中学,他懂得 家庭的困难,学习认真、刻苦。两年后,父亲又病,家里弟妹多,负担重,再也交不起学费,他便辍学在家,边自学边帮父母做些零活,以减轻家里负担。
  1937年5月,华健考进上海生活书店(这是由邹韬奋等创办的进步书店)当练习生。他勤业勤学,在进步同仁的帮助下,逐步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那时他每天回家 总是手不释卷,还经常带回进步书刊给弟妹看,向弟妹们讲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列宁生平的故事。夏天晚上,在小天井里教弟妹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国际歌》等抗日革命歌曲。此前,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三省之后,步步向南进逼,蚕食中国,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全国各地到处掀起抗日怒潮。华健十分关心国家前途,积极投入了抗日救亡运动。一次在参加营救“七君子"的示威游行中,他走在队伍前列,遭巡捕、特务殴打,被打得鼻青眼肿,仍坚持散发传单。回家后,他指着脸上、背脊上的累累伤痕,气愤地告诉一家人:“这就是国民党特务和帝国主义巡捕,在一个中国青年身上行施的残暴无耻的手段。”


七.七芦沟桥事变,中国进入全面抗战。八.一三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其时父亲病重,一家人在沪再难维持生活,只得变卖家具等东西之后回到故乡镇海团桥。

回乡不久,接书店通知,要华健去重庆筹建生活书店分店。他和同事李济安从上海出发,经武汉到重庆。经过繁忙的筹建工作,翌年1月,重庆分店在武库街(现为民生路)21号正式开业。李任经理,华健为会汁。他们团结一心,竭诚为读者服务,不论是门市还是批发邮购,总是千方百计尽快地把进步书刊送到读者手里。为了对付国民党反动成军警宪特的检查、破坏,还得随时分析形势,研究对策。这个书店宣传发行马列主义和中共抗日主张等书刊,以激励各界人民抗日救国的战斗士气,实际上起到了我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出版发行机关的作用。

到延安出席党的“七大”

华健在重庆,经中共地下党员杨修范(重庆“职业界救国会”、“职业青年互助会”负责人)的帮助,参加了“重庆职业青年互助会”的救亡活动。他还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地下党领导的读书会、时事讨论会、教唱救亡歌曲和撰写墙报,节假日到重庆街头或下乡进行抗日救国的宣传。

1938年5月,华健经杨述、杨修范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正式党员。接着,在杨述(地下党重庆市工委委员)主持下,成立了由华健、李济安、张国钧三人组成的中共生活书店重庆分店支部,华健被选为支部书记。

书店有了党的组织,更好地团结同人,加强警惕,维护和发挥了这个革命文化宣传阵地的作用。华健和两位支委晚上都住在书店楼上,以便商讨工作。他们经常通过书店同人自治会的活动,向大家进行党的抗日救国的方针政策和时事形势教育。党支部还以生活书店、新知书店、读书生活社的重庆分店职工为骨干,团结其他书店,如上海杂志公司、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开明书店等重庆分店的职工,以及做好书店经理、老板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共同抗日。在上级党的领导下,华健他们发起组织了“重庆市书业界同人联谊会",推进了抗日救国工作,并 在这些活动中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党的组织,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1938年10月,华健被任命为中共重庆市下城区委委员,负责宣传、组织工作,同时继续领导生活书店党支部。翌年4月任区委书记,后调任新市区委书记。当时国民党已制定了一整套限共、反共的反动政策,不允许中共组织在国统区公开活动,我地下党的工作更加困难。华健不怕艰险,却是更沉着细心地坚持战斗。由于他政治立场坚定,组织纪律性强,工作积极负责,成绩显著,被推选为党的“七大”代表。

1940年2月,华健由上级党的介绍,通过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去延安。4月进中央党校学习,改用党名康永明。他在党校十分认真地学习马列主义、党的方针政策、党的建设的理论。同时还时常下乡深入群众,作调查研究,从而提高了理论水平和政治水平。延安开展“大生产运动”时,他积极参加开荒各地,打窑洞,纺线等生产活动。1942年参加了延安的“整风运动"。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他以大后方代表团川东地区的代表,参加了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大会期间,华健极其认真地聆听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分别所作的重要报告,学习领会报告的精神实质。他牢记大会提出的党的路线: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党领导下,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国人民,建立-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以此指导自己的工作方向,用全力去争取中国光明的前途,反对黑暗的命运。

1946年春,奉党组织的派遣,华健从延安回到四川工作。先任中共成都工委委员,翌年3月任川康特委委员,分管组织工作,后又兼任川北工委(地委)书记。华健之名也是在这段时间改用的。

从延安回到四川的一段时间里,他向党内传达“七大”精神,联系四川实际,进行形势教育、气节教育,以增强革命胜利的信心。为警惕敌人的破坏活动,他遵照党的秘密工作纪律,不带笔记本,不带文件,凭着自己的学习体会和记忆,向单线联系的党员逐个传达“七大”精神。有位老同志回忆说:“当时华健同志亲切、耐心地足足给我讲了两个半天,当我后来得到‘七大’党章,读到毛泽东同志在‘七大’的报告,我非常惊奇他的记忆力,传达得竟是那么详尽、准确。”

战斗在白色恐怖下

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展开大规模的进攻,发动了全面内战。在国民党统 治的四川,同其他白区一样,反动当局除继续镇压争取和平民主的群众运动外,加紧向人民掠夺,物价暴涨,经济萧条,群众怨声载道。华健在成都工委和以后的川康特委的统一领导下,通过学校、工厂、商店的地下党组织,团结广大群众,开展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反对美帝“扶蒋反共”、干涉中国内政的斗争。成都、重庆等城市到处是“反对饥饿,要求买平价米”、“反对内战,要求改善生活待遇”的强烈呼声。

由于《新华日报》、《华西晚报》等一些进步报刊都被反动派查封了,人民听不到党的声音。1947年12月,川康特委发现一份翻印我党从香港出版的《群众》周刊和新华社电讯稿重要文章的油印刊物。华健立即通过关系查到,并与办报同志取得联系,肯定他们在白色恐怖极端严重的情况下,能出这样的刊物,对唤醒群众有很大作用,鼓励他们要把它办好,同时必须十分注意安全。他还亲自送去70万元(法币)和一架全新的油印机。这份地下刊物以选刻的文章或新闻标题作为不固定的刊名,不定期地印发到1948年3月,每期300份,秘密送到四川大学、华西大学等学校及工厂、农村。内容有《目前形势与我们的任务》、《土地法大纲》、《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以及有关解放战争形势的通讯、社论等,对于扩大党的影响,动员人民群众向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起到了重要作用。为了筹划武装斗争,1947年春夏之际,华健按照川康特委的决定,把党在成都的一个联络点“大有字号”(公开的业务是销售煤炭)中胡春甫、刘家立、张家璧三个地下党员的组织关系打通了,并主持建立党小组。原来他们互相之间都不知道是党员,只是各自为战,从此三人配合,统一行动,更好地筹集党的活动经费,支援武装斗争。同时又调配力量,在群众基础较好的仁寿县籍田区举行农民武装暴动,建立人民游击队。以后随着部队的发展壮大,为配合解放大军解放四川作出了贡献。

1948年3月,华健受川康特委委派,到川北负责组 成中共川北工委,并兼任工委书记。他同副书记王叙五、委员魏文引分工协作,团结奋斗,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艰苦工作,使川北党组织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先后建立了遂 (宁)南(充)、巴中中心县委和三(台)射(洪)、中江工委。 川北地区党员人数从上年的300多人增至千人以上。川北党的工作也由抗丁、抗租、抗捐斗争转入以组织武装工作队、进行武装斗争的新阶段。

誓死不屈

华健为人朴实,谦虚谨慎,刻苦好学,热情诚恳。他忠诚于党的事业,革命意志坚强,工作极端负责,有敏锐的观察和分析问题的能力。

他在川北的一段时间,以失业教师寻找工作为由,化名老陈,住在“同学”王子度(遂宁中心县委书记)家里。经常早出晚归,深入周围县工作,了解敌我情况,三两天回来一次,隐蔽得很谨慎。一次,敌人企图诱捕王子度,被华健识破。那是1948年11月21日上午,敌人以遂宁县政府电话通知,说近来土匪猖獗,为组织冬防,要王去参加会议。玉感到蹊挠,便与华健商量。他们分析近来未闻匪情,何来猖獗。并把该县领导成员袁某工作不稳、胆小怕事、口多怨言,几次约会不到。本已决定调离,因忙而拖着尚未执行的情况联系起来,推想可能是袁某出了问题。华健当机立断,采取措施,做好应变准备。恰好此时,在小学地下党的同志紧急来报,果然是袁某叛变,出卖了中心县委。于是一面派人与敌周旋,一面烧毁文件书籍。因袁只知王一人,不知华健,华健便机警地分头转告有关人员立即转移。经过半天一夜紧张的战斗,粉碎了敌人的阴谋,避免了党的重大损失。与华健共事过的一些同志,都很崇敬和怀念这位地下工作的领导者。

1949年1月13日,华健由川北返回成都,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后被解往重庆渣滓洞。敌人残酷地用“老虎凳”、电烙铁“烧八筒花”等重刑,把他的背部都烧烂了,他英勇坚定,誓死不屈。狠毒的敌人又把他怀孕的妻子抓去见面,企图用妻子儿女感情来摧垮他不屈的斗志。妻子见到亲人伤痕累累,被折磨得衰弱不堪心如刀割。华健却安详地鼓励妻子说:“你的担子重了,要多保重,相信你一定能很好挑起来的,你也要信任我。”妻子懂得他的双关语,强忍痛苦,也以双关语安慰说:“未来的孩子我会好好带的,家里一切都会好的。”他会心地微笑了。他在与亲人生离死别面前,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忠贞不渝、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特务听了他们的对话,气急败坏地把他们押开了。敌人软硬兼施,用尽毒汁,阴谋终未得逞。

华健被囚禁在渣滓洞楼七室期间,怀着对新中国无限向往的深情,与王敏等组织设计小组,帮助难友学习 还拟订了“对新社会的认识”、“在新社会处事做人的态度”等学习提纲,难友们对他很是敬佩。

国民党反动派在溃逃前夕,向被囚禁的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下毒手,进行了大屠杀。这就发生了本文开头悲壮的一幕。当时被迫围观烈士就义的山城群众,无不义愤填膺,有的掩面哭泣,有的喃喃骂道:“他妈的,过去靠杀共产党起家,现在又想杀共产党救命。”“血债!血债!”“要解放了,要解放了!”烈士就义的壮烈情景,进一步激起了山城人民迎接解放的战斗意志。

华健牺牲时年仅31岁,他为共产主义事业,为祖国的富强和人民的幸福,在极其艰险的环境下,默默地战斗了一生。他的英勇业绩和崇高品德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







作者:吕明干 编辑:林惠珠

打印   关闭此页   去论坛看看
东方博客 | 梦幻都市论坛 | 【今日镇海数字报

大革命时期
   王金有  胡焦琴  陈存世
土地革命时期
   陈寿昌  康友铨  张人亚
抗日战争时期
   王文荣  郑建华  谢  勃  汪  波  李  平 
   林  勃  李长来  徐长海  李  敏  华一鸣
解放战争时期
   蒋子瑛  张仲英  黄  磊  盛杏英 冯和兰
   杜生甫  沈秉钧  罗德生 钟泉周  周翊康
   宣伯年  张困斋 林茂成  华  健  朱  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