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摄影家 >> 李浙东

倾注一瞬为永恒

——解读李浙东

 

  当我走在镇海鼓楼干净的石阶上,久违的静谧氛围通过一道简陋的小门弥漫开来。我拜访了大名鼎鼎的李浙东老师,准备为读者送上一份全新的解读报告,把他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我的手上,有这样一份介绍简历:
李浙东,1954年生,宁波镇海人。1980年起从事业余摄影创作,已在文化部《群星奖》、《全国艺术影展》、《中国国际影展》等各类艺术摄影比赛中获奖二百多次;其中多幅作品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比利时、日本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举办的国际摄影比赛中入选和获奖;曾荣获第十五届《富士杯》全国摄影十杰;2002年应邀赴日本举办个人影展。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摄影艺术学会副主席、宁波市文联委员、宁波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一连串光彩夺目的荣誉和名衔加在李浙东的身上,让他有了一种神秘感。当我经人指点,踏入他的办公室后,却惊异于其的窄小简陋。房间墙角立着个三脚架,靠墙两张办公桌拼在一起,堆满了摄影类的书刊杂志报纸等。李老师伏首于一大堆的照片和画册中,入神地看着。他那朴实的衣着和率性诚恳的谈吐,很难让人看出他的特别之处。这位务实的摄影家,在袅袅茶香中敞开了心扉,娓娓地讲述起自己的摄影经历:

  
(一) 艺术道路第一步

  现在摄影已成为李浙东生命和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他之所以喜欢上了用镜头语言讲述生活,完全有赖于一部借来的“海鸥相机”。

  1973年,李浙东从浙江生产建设兵团回城,即将告别的战友相互依依难舍,说要是有个相机把兵团的生活生产等场景记录下来就好了。他就向母亲单位的同事借了一部老式的“海鸥203”,用镜头对准自己生活过的地方,对准朝夕相处的战友,对准让自己流汗流泪的棉花田。这是他第一次拿相机拍照,当他按下快门时,是不假思索的。等照片洗出来后,才觉得昔日情景再现,感觉非常奇妙。 从此,相机的“诱惑”开始萦绕心头,他的生命中已经加入了摄影这个元素,再也不能分割了。想不到当时心血来潮之举,却使李浙东与摄影结下不解之缘。

  回镇海后,李浙东暂时还没有工作,为了过把“摄影瘾”,他省下零花钱向镇海照相馆租相机,一天的租金是8角。买了胶卷后,就流连在甬江边、招宝山上和海塘旁,拍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由于不懂艺术,20多年前拍摄的大量写实照片,如甬江捕鱼、爆米花、雪天的露街菜场等,现在看来是那样的“初级”,却是李浙东走上摄影之路的第一步。

  
(二) 为了梦想辛苦多

  1976年,李浙东在镇海建港工地做临时工时,工友胡师傅家中有一些当时已停刊的《大众摄影》杂志。见李浙东这么喜欢摄影,胡师傅把书借给了他。

  捧着十几本50年代的《大众摄影》,李浙东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字眼间的专业知识,他对摄影的认识有了新的看法:创作不是随随便便地按快门,而是有一定艺术规律可循:如把握瞬间、运用光线、选择构图、突出主题等许许多多。这些知识的掌握促使他对摄影的看法有了转变。明白摄影艺术是一个创作的过程,需要“提炼”和“塑造”。

  后来李浙东招工进了镇海丝织厂当电工,结识了同厂女工—现在的妻子小刘,小刘理解和支持他的爱好。1981年结婚后,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部相机“海鸥4B”。为了省钱,他发挥自己的“小聪明”,用铁管、木板制作了一台照片放大机;又七拼八凑“生产”出一台“李浙东”牌闪光灯。有了摄影装备做坚强后盾,他的摄影热情陡然高涨。

  为了尽快掌握冲洗照片的基本功,他就把单位分配给他居住的一间“母子楼”,用作冲洗照片的暗房。房子不足9平方米,只能容下一床一桌和一个煤气灶,其它地方则堆满了色盛着显影药水的瓶瓶罐罐。

  每每晚上,他把妻子“请”出房间,自己关在屋里冲洗照片,一干就是四、五个小时。天热时妻子在楼下被蚊虫追咬,他在房间被滚滚热浪侵袭,一边还“偶尔”担心一下妻子。有时药水味浓,憋坏了,熬不过,就到房间外透口气。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花了很大的苦功,扎扎实实锤炼了技术,进步特别快。

  后来丝织厂工会主席发现他有摄影专长,就经常叫他拍些劳动竞赛和工会文体活动的照片。这些照片不仅在厂宣传窗展示,有的还在报上发表,李浙东因此也在厂内小有名气了。后来他担任了厂工会专职副主席,也与其摄影特长有关。

  当时文化馆的摄影干事姚忠甫老师,觉得李浙东是个人才,就对他进行重点指导和帮助。如安排他参加各类摄影技术培训,提供艺术资料和信息。李浙东每次有了成绩,他都会及时报道鼓励。一老一小,相差二十年的忘年交之情,历久而醇厚。至今,李浙东谈起姚老师,一脸的尊崇。 这时的李浙东已经叩开了艺术殿堂的大门,他开始读懂了《大卫》的阳刚之美和《蒙娜丽莎》的永恒微笑;他的心中留住了一位位摄影艺术巨匠的名字:安塞尔.亚当斯、亨利.布列松……

  
(三) 一朝成名挑大梁

  李浙东的刻苦努力和艺术悟性为他带来了成功的机遇,1985年,他拍摄了一幅名为《静谧的夏夜》作品,得到了普遍的好评。这张成名作表现的是一对青年夫妻,在深夜于灯下苦读的情景。因为切合时代主题,弘扬了青年人奋发向上的精神,加上拍摄手法朴实自然,镜头捕捉细腻传神,当年获得浙江省青年影展一等奖、全国《家庭》摄影比赛一等奖,是当时宁波作者在摄影比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李浙东还作为获奖代表上台发言。 从此,李浙东名声大振,市级新闻单位和镇海文化部门都来抢人才。也许是为了圆当艺术家的梦想,最后他选择了调入镇海文化馆,并谢绝了当副馆长的安排,于86年3月担任了摄影干事。此时,他由一名业余摄影爱好者成为一名专业摄影工作者。

  在文化馆里,他除了搞好自身创作外,更多的精力用来辅导、培养业余摄影人才。在他的倡办下,成立了镇海摄影学会,任首届会长,发展了十几个会员。当时镇海的业余摄影创作水平有待提高,所谓“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到来”。为了希望镇海多出摄影艺术人才,多出有震撼力的作品,他在培训课上,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多年来的经验、技巧、心得都传授给学生。有人上门请教,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予中肯的指导。还经常到企业拉赞助,举办摄影比赛,组织外出采风创作活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浙东的辛勤耕耘,终于有了丰硕的收获。镇海摄影创作群体逐步形成,在宁波各县(区)中,水平处于领先地位,在省内也有一定影响。大凡当时的全国级和省级比赛,总能看到镇海作者拿奖。《浙江文化月刊》和《宁波日报》曾以《李浙东和他的摄影群体》为题做过专题报道。如今,他的许多学生已经成为市、区的摄影创作骨干,有的还成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李浙东的工作业绩亦得到了肯定,他被评为区级优秀党员和区级优秀科技人员。

  1989年,李浙东被任命为文化馆馆长。他服从了组织上的安排,开始了从摄影干事到文化行政管理干部的转变,又成了一名业余摄影爱好者。

  
(四)命运女神在微笑

  李浙东担任文化馆馆长期间,就象专注摄影艺术那样努力做好肩负的文化组织和管理工作。在馆舍设施滞后、经费短缺的情况下,带领全馆同志,既要组织举办每年20次以上的文化艺术活动,又要从事拉赞助、办产业等创收行为。对于当馆长的体会,李浙东说只有两个字“太累”。而他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十三年,把青春岁月中的大好年华都贡献了。

  为了不放弃自己对摄影艺术的追求,在做好行政管理工作的同时,李浙东把绝大多数的业余时间奉献给钟爱的摄影艺术。他自费购置了近5万元的摄影器材,几乎每年的国庆、五一、春节他都是在摄影的“第一现场”度过。
他认为古人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说,而艺术创作更需要领悟祖国河山之气韵,体验民俗风情之精华,他一次次去亲近高原、沙漠、雪山、海岛等地。神奇大自然变幻莫测、美不胜收的光影世界,给予他更多的灵性和精神享受,同时也给他带来许多磨难和苦楚:

   在海拔四千多米的西藏,饱受“高原反应”之苦,差点因发烧而危及生命;在摄氏零下30度的东北长白山,耳朵被严寒的气温冻伤;更使他心有余悸的是他在新疆创作时,车辆因山区道路被泥石流冲垮而无法通行,他们只好冒着有狼群出没的危险,在黑暗的山路中步行了七个半小时才脱离困境……

   李浙东用智慧和灵感炼就“第三只眼”,去发现、塑造他心中的美。著名摄影家吴品禾评价李浙东的作品“即崇尚形式之美,更追求蕴涵的丰富,挥洒南北摄影不同流派之所长,兼收并蓄,融纪实与沙龙画意于一体,每一幅作品都倾注对大自然的眷恋之情和对生活的挚爱。”

   他用勤奋和毅力博得了命运女神的垂青,于是就有了获文化部群星奖银奖的《小村丽人》;有了获国际摄影艺术展金奖的《渔港节日》;《山乡春夜》荣幸地和亚当斯的《日出》等一批国际级大师的作品一起,被收入《中外摄影佳作赏析》一书中;2001年,李浙东凭借12幅优秀作品累积的高分,获得第十五届《富士杯》“全国摄影十杰”称号;2002年春,经文化部批准,应邀赴日本成功举办《中国摄影家李浙东摄影艺术展》的活动。当他带着中外文化交流的使命,目睹展览厅内悬挂的五星红旗,回顾追光觅影的求艺历程时,情不自禁流下了成功和喜悦的热泪。

  
(五)俱往矣,艺术无止境

  2002年,组织上为了让李浙东有更多的时间从事艺术创作,将他调到文管会工作。工作的压力减轻了,他有了更多的时间静下心来梳理多少有点浮躁的心态,明白了应该坚持和放弃什么……

  回顾多年的创作历程,李浙东庆幸自己找到了一种最好的表达和宣泄的语言。赢得奖项不应是终极目的,摄影之快乐在于探寻美丽的过程中,自身的心灵在净化,情操得以陶冶。

  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最让他深感留恋的还是哪个皖南的小山村。整整九年里,每一年的春季,他总会在那个心中的“世外桃源”里住上几天。朦朦轻雾漂浮在山顶和桃花、油菜花之间,淳朴的山民和他碰杯喝着米酒,此时带给他的是一种奇妙无比的体验。三年前,他又“恋”上了松花江畔的冰雪。每年冬天,他会乘坐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北上创作。李浙东说给予他创作激情的,是冰雪的洁白无暇,刚毅坚韧……

   临近采访的尾声, 李浙东递给记者一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李浙东摄影集〉〉,在后记中,他这样写道:“每月领工资的时候,我会留出支付摄影的费用;每当假期来临,我会又一次整理行装。20多年来,摄影已经成为我生命和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不敢想象,离开摄影将会怎样……作为一名业余摄影“发烧友”,我的作品离艺术的殿堂似乎还很遥远,但我深感欣慰的是,我用摄影倾注了对美好事物的全部感情,每一次按动快门,我不求奢望,仅仅为了一份心愿:留住心中的美丽,让更多的人分享我创作的快乐。”

  摄影家是用光线抒情的诗人,李浙东在摄影艺术的王国里,用自己的心灵作为取景框,天地万物为背景。无限灵机一显,锁定的,是令人感动的瞬间,是艺术的经典表现,是感染每个人的精神家园。 为了他心中的艺术之梦,他会一直努力……

特约记者/陈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