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卫国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镇海区摄影家协会理事。

  本人1954年2月出生在当时叫镇海县郭巨区上阳公社。参加工作后1974年开始玩黑白,1984年从外地调回家乡镇海工作,来时带回了一架天津产的 “东方135”相机和一套苏州产的“红梅”牌黑白放大机,在城关镇的街头巷尾周边山村田间玩起了摄影,胶卷是“上海牌”和“乐凯”,买来定影粉和显影粉、放大纸,用脸盆或其它盒子做工具,能冲洗放大出漂亮的黑白照片来觉得很自豪。

  转瞬间到了1997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参加了镇海摄影协会,通过自己的努力,第二年加入宁波市级会员,第三年加入省级会员,第四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从此乘上这条“船”后,就义无反顾,一发不可收,每到节假日或休息就背起相机,摄取镇海的角角落落,花草虫蝶,越拍对身边的一草一木越有着浓厚的情感。

  曾经为了摄取一个心中构思好的镇海晚霞景色,一次次爬高楼、攀悬梯、寻找最佳角度,有时却天有不测风云——老天不帮忙了、要下雨了、起雾了、天灰蒙蒙的又只好作摆,等到好天气再次出现,季节一过晚霞的最佳位置又偏移了,无可奈何只好等到来年的这个时节了。一次在涨槛溪涌江边拍闪电之夜,刚架起三角架,倾盆雷暴雨劈头而下,我急忙收起相机放进摄影包内,还没来得及收起三角架,满身己变成“落汤鸡”,跑到农家的屋檐下躲了一个小时雨,摄影包就样从水里捞起来的,雨小些时被主人家看到“有位拍照相的全身湿透了”,把我叫进去后,主动拿来衣服让我换上。

  一次我想在招宝山的观音阁内拍些片子,寺内的管理员不准拍,这时刚好从内殿出来一位三人扶着的九十多岁高龄的女主持,我迎上去向她说明了意图后同意我在寺内的各个角落拍摄,并说;“建寺到现在只有一个人拍过,你是第二位”,并要求我对佛对尊敬,我很感激她对我的信任。

  有时玩摄影并不轻松,想拍后海塘的春、夏、秋、冬,几次踩着自行车,几次扑空,没好的云彩,没好的清淅度,但蚊子叮咬、毒蛇出没、脚底划破、风雪袭扰、手脚冻僵,回到家筋疲力尽是常事,但摄影爱好者永不退缩,一次次义无反顾。

  人家说“玩摄影是在烧钱”,这话一点也不假,尽管我对摄影倾注了很多的财力和精力,收回成本甚微,摄影也给我带来了很多荣誉和快乐,还上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领奖。摄影在愉悦的过程中能增强人的体质,考验一个人的意志,陶冶人的情操。

  一次在外地参加影赛时碰见一位大师级的摄影人说过:“学摄影,先要学做人”。当时我理解不深,但随着自己对摄影深层次的感悟和理解,这位摄影者说得很对也很实在,一个人的行为、修养、道德和素质本能的反映在他的作品里。

  摄影——使我亲近自然,把最美好的影像留给人们。



镇海人民观大桥
 
招宝山兴建大桥
 
招宝山大桥之晨
 
明媚的公园
镇海口夜景
 
古炮台之霞
 
公园雪柳
 
公园内的雪
镇北公路之夜
 
元宵
 
2000年古楼闹元宵
 
无题
招宝山口
 
霞照港区
 
石化之晨
 
建行之夜
红旗漂扬涌江口
 
红联
 
荷与龟
 
大红灯笼高高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