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马童·时评 >> 评论 >> 正文
“刷脸取纸”是一种羞耻教育
    北京天坛公园公厕免费手纸频繁被拿,还有老人拿袋装走引发热议。为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近日,天坛分别在北门、南门、西门三座公厕共安装6台“人脸识别厕纸机”。工作人员介绍,站立在特定的识别区,通过屏幕识别人脸,随后机器下部会自动出纸,出纸长度约60厘米。试点结束后,将根据反馈情况决定推广与否。(3月19日《都市快报》)

旅游星级厕所的其中一项标准是“实用免费”。或许,正是因为钻了这条人性化建设服务标准的空子,“免费手纸”被远远超出正常使用需求地拽走,甚至偷偷“打包”带走,便成了痛心却又无奈的一道“丑陋风景”。事实上,早在2013年10月,北京青年报就曾报道,天坛公厕大量卫生纸被游客拿走私用,“最快的时候,3分钟一卷卫生纸就没了!”

北京是首都,首善之地的旅游星级厕所内,其每天大量消耗的“免费手纸”,居然有一半多都是被游客拿走或浪费,那其他地方的管理困境也就可想而知了。不过,一直以来,对于究竟是谁爱贪便宜,造成了这种浪费,坊间似乎颇有争议:有的说是外地游客文明素质不高,有的则称多为本地居民顺手牵羊。这一回,记者暗访到的情况,可能真的会让皇城根下的市民感到汗颜:有些人就是一天几趟地“为纸而来”,将纸塞满衣兜后捎带回家。换言之,若是游客,哪有这么充裕的“取纸时间”?

比起一个地方的旅游整体收益,像“免费手纸”这样的跑冒漏滴,也许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所以,北京天坛公园尽管多年对“顺手牵纸”束手无策,可为了体现一条“免费标准”,也只能睁眼闭眼地任人贪取。可我总觉得,公众文明自律程度的提高,的确无法一蹴而就地尽善尽美,但如此看着也心疼的极大浪费,却怎么也不该听之任之地让其继续存在。假如“人”的自觉有待时日,那在“管”的方面应思对策。

“互联网+”的时代,共享思维已然逐步深入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因此,旅游星级厕所中的“免费手纸”,何妨也改改它的提供方式,让其成为一种自律自醒意识下的“共享手纸”。联想到共享单车的“扫码就走”,我认为,除了刚刚试行的“刷脸取纸”,“免费手纸”同样也可“扫码获取”。这样一来,每次取走的手纸,能够做到预先控制;假如有人连续“扫纸”,还能实施一定时间内的“总量限制”;至于有个别如厕者不懂手机扫码,或者“刷脸”设备偶有故障,公厕管理员省下的“换纸时间”,大概也足以应对这类“特殊服务”了。

“免费手纸”改成“共享手纸”,这不应看作是对公共投入的“克扣”。两年之前,国家旅游局已出台新的旅游厕所等级评定标准,旅游星级厕所不再一味要求“高大上”,取消四星级、五星级以及奢华厕所,取而代之环保、实用的厕所,评定等级也改为1A至3A三个等级。确保旅游星级厕所的整洁美观、节俭实用,用“共享手纸”取代浪费多多的原有免费模式,值得考虑和多作尝试。

“刷脸取纸”是一种羞耻教育。“免费手纸”的尴尬,不仅需要用“共享手纸”的新招来制约贪心,通过这些举措,同时也是在用“共管意识”来鄙视贪念。当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稍显麻烦的“共享手纸”,是为了解决浪费使用和无纸可用的更大麻烦,那些缺乏公德者也会越来越羞于当众而贪。

新闻链接:

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17-03/19/content_2484569.htm

司马童
 坚持评论写作二十年
 中国新闻奖网络评论获奖者
 光明网十大资深评论员
  评论是沉淀思想的最重要催化途
径与形式,也许很多时候,我们的评
论都逃不脱人微言轻的归宿,但请一
定要坚信:每一次的独立发声,都代
表了一种推动进步的可贵力量。
<<详细简介>>
微信扫一扫
中国·镇海 版权所有 2014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