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厚德镇海 >> 2019年度文明之星 >> 正文
6月之星:励杰明家庭
2019-7-1 14:28:28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清明时节,天朗气清。正值扫墓高峰期,36岁的励杰明今天一大早就在镇海大同第六公墓里忙开了。

职业守墓人这份特殊的职业注定寂寞而又辛劳。365天,除了日复一日的巡山、劳作,他们还要接待来来往往的逝者家属,不断提高服务档次、拓宽服务职能。

励杰明已有9年守墓经历的他,出身守墓人世家。他的爷爷励小苗、父亲励先高都将自己的青春年华投注在了这份事业中。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杰明和同事一起搅拌水泥。

苦作苦争还被人看轻

励杰明的爷爷励小苗已于1981年过世。励小苗当年的老搭档陈招桃老伯告诉记者,守墓人有一个特别苦的大活儿:抬石板。他们两两一组,小心翼翼抬着重逾两三百公斤的石块,走两步滑一步。不少老职工年轻时都压伤了肩膀,留下旧疾。

“最怕天热接尸。” 陈招桃说,遇到客死他乡又想葬归故里的情况,守墓人就要到宁波轮船码头接,再走水路把尸体带回墓园安葬。路上就要走好几天,死尸渗水、出味。上了运尸船,身上沾染气味怎么洗都不散,老道的人一闻就知道他们的行业。

那时候,守墓人是被人看轻、躲避的职业。“说起来我们是国家事业单位,但找对象时一个个成了老大难。”陈招桃说,别说城里人,连生活很苦的农村姑娘都看不上他们。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小苗的医疗证。

沉默孤独的守墓生涯

1978年至2018年,励先高整整守了40年墓园。最早的时候,励先高和父亲一样,挑袋土、背砖头、运石头、上墓碑、扛大石板,全靠一身好劳力。励先高的一双手筋痕凸出,他说最重的一次,他和同事咬牙抬起了一块近500公斤的大盖板,几乎累瘫。

时间到了1992年,镇海一带墓园里依然多为土葬坟。慢慢地,大同公墓先后开了果艺场、办起塑料厂。励先高和同事做完墓园里的活,还有伺候开辟的梨子树、葡萄架、桔子树等。 励先高说,他先后做过农民、当过工人,最终还是一名孤独守墓人。

“以前一年忙两季,清明、冬至。一年年就那么过去了。”励先高说,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再苦的活、再长的日子,一眨眼就过去了。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杰明帮助父亲清理菜园杂草。

旧传统与新风貌交织

时间流转,很快,励杰明接了父亲的班。

2010年,27岁的励杰明进了民政局工作。2014年调到神钟山墓园,2015年再到大同六墓园,一直守到现在。

全年最为繁忙的工作时间段是清明节。他们这些值班的男劳力——守墓人,还要在墓园里值夜。励杰明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墓园值夜的情景,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害怕。特别是刚过子时,天色一片漆黑。

有人打着幽暗的灯光过来,一闪一闪的灯光投射在无边的黑夜中,脚步声惊起树上栖息的鸟儿。等人走近了一看——是前来祭扫的死者家属,励杰明提着的心又放到肚子里。

慢慢地,他也就习惯了。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杰明打扫墓园卫生。

尽管时代与现代接轨,励杰明这一代的新守墓人(行业叫工勤人员)要做的活儿还是很多:山里施工、防火、搅拌水泥、挑施工材料、绿化、进穴、维修坏掉墓碑、更换石碑等。从工种来说,既像建房子的建筑工人,又像辛勤照顾花草的森林园丁。

(责编:乌晓聪)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6月之星:励杰明家庭
镇海新闻网 2019-7-1 14:28:28

清明时节,天朗气清。正值扫墓高峰期,36岁的励杰明今天一大早就在镇海大同第六公墓里忙开了。

职业守墓人这份特殊的职业注定寂寞而又辛劳。365天,除了日复一日的巡山、劳作,他们还要接待来来往往的逝者家属,不断提高服务档次、拓宽服务职能。

励杰明已有9年守墓经历的他,出身守墓人世家。他的爷爷励小苗、父亲励先高都将自己的青春年华投注在了这份事业中。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杰明和同事一起搅拌水泥。

苦作苦争还被人看轻

励杰明的爷爷励小苗已于1981年过世。励小苗当年的老搭档陈招桃老伯告诉记者,守墓人有一个特别苦的大活儿:抬石板。他们两两一组,小心翼翼抬着重逾两三百公斤的石块,走两步滑一步。不少老职工年轻时都压伤了肩膀,留下旧疾。

“最怕天热接尸。” 陈招桃说,遇到客死他乡又想葬归故里的情况,守墓人就要到宁波轮船码头接,再走水路把尸体带回墓园安葬。路上就要走好几天,死尸渗水、出味。上了运尸船,身上沾染气味怎么洗都不散,老道的人一闻就知道他们的行业。

那时候,守墓人是被人看轻、躲避的职业。“说起来我们是国家事业单位,但找对象时一个个成了老大难。”陈招桃说,别说城里人,连生活很苦的农村姑娘都看不上他们。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小苗的医疗证。

沉默孤独的守墓生涯

1978年至2018年,励先高整整守了40年墓园。最早的时候,励先高和父亲一样,挑袋土、背砖头、运石头、上墓碑、扛大石板,全靠一身好劳力。励先高的一双手筋痕凸出,他说最重的一次,他和同事咬牙抬起了一块近500公斤的大盖板,几乎累瘫。

时间到了1992年,镇海一带墓园里依然多为土葬坟。慢慢地,大同公墓先后开了果艺场、办起塑料厂。励先高和同事做完墓园里的活,还有伺候开辟的梨子树、葡萄架、桔子树等。 励先高说,他先后做过农民、当过工人,最终还是一名孤独守墓人。

“以前一年忙两季,清明、冬至。一年年就那么过去了。”励先高说,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再苦的活、再长的日子,一眨眼就过去了。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杰明帮助父亲清理菜园杂草。

旧传统与新风貌交织

时间流转,很快,励杰明接了父亲的班。

2010年,27岁的励杰明进了民政局工作。2014年调到神钟山墓园,2015年再到大同六墓园,一直守到现在。

全年最为繁忙的工作时间段是清明节。他们这些值班的男劳力——守墓人,还要在墓园里值夜。励杰明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墓园值夜的情景,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害怕。特别是刚过子时,天色一片漆黑。

有人打着幽暗的灯光过来,一闪一闪的灯光投射在无边的黑夜中,脚步声惊起树上栖息的鸟儿。等人走近了一看——是前来祭扫的死者家属,励杰明提着的心又放到肚子里。

慢慢地,他也就习惯了。

镇海一家三代守墓百年,最美青春献给墓园

励杰明打扫墓园卫生。

尽管时代与现代接轨,励杰明这一代的新守墓人(行业叫工勤人员)要做的活儿还是很多:山里施工、防火、搅拌水泥、挑施工材料、绿化、进穴、维修坏掉墓碑、更换石碑等。从工种来说,既像建房子的建筑工人,又像辛勤照顾花草的森林园丁。

广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