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厚德镇海 >> 2016年度文明之星 >> 正文
闲不下来的“老娘舅”
——小记庄市街道勤勇村流动人口专管员付乐金
2016-9-27 16:27:41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图为付乐金在工作中。

付乐金中等身材,皮肤黝黑,今年虽已60岁,但精气神十足。庄市街道勤勇村村民一提老付都来了劲:“老付人可好了,他可热心了。”“人很稳重,本职工作做得可到位了。”他被新勤勇人亲切地称为“老娘舅”,是外来务工人员的贴心人。

付乐金来自江西乐平,2004年2月到宁波务工,2007年7月经区委组织部推荐,进入勤勇村村委会工作,任新勤勇人党支部副书记、流动人口专管员。

协助抓犯罪嫌疑人

“喂,老付,你刚帮忙办理暂住证的那个人还在吗?”

“在啊,怎么了?”

“我是问你现在可不可以找到他?”

“当然可以,我现在打算把暂住证给他送过去。”

“那好,我现在就过去,你在那等我一会。”

老付等了一会,民警就到了。老付把民警带到这户人家门口,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民警立即冲进去实施了抓捕。后来派出所民警告诉老付,这个人姓王,是网上被通缉的犯罪嫌疑人。

这件事虽然发生在2013年,但老付还是记忆犹新:“前一天晚上我登记时,王某非常配合,而且长得眉清目秀,没想到是犯罪嫌疑人。”

矛盾纠纷的调解者

同心自然村拥有在册人员1930名,儿童160人,出租房191间,这其中有85%是外来人口。全村每个人的脸,哪间房子没人住,付乐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日常工作中,他除了帮助外来务工人员办理暂住证,还要调解各种纠纷。

湖南人许某在勤勇村一家小作坊工作了9年,老板邬某从未与其签劳动合同, 只有口头协议。2011年7月的一天,邬某告知许某:“以后我们家不需要人了,你另外找份工作吧。”

后来,许某从老乡口中得知,像他这种情况,可获得一大笔赔偿。气难平的许某召集十多名老乡赶到邬某家,提出必须赔偿他工资补偿、失业补偿等各种经济赔偿20万元。

付乐金得知此事,立即展开调査,并提议双方协商解决。几次登门协商后,双方达成共识:邬某一次性付给许某现金5000元作为补偿,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逃”家务的男人

多年来,陪伴老付最多的工作“伙伴”便是那辆电动车,走哪儿都离不开它。他跟记者简单计算了一下:日常工作中,他要帮助外来务工人员办理暂住证、帮忙介绍工作、调解各种纠纷等,时常在街道、村里和外来务工人员住宿地之间来来回回地跑,电动车平均每天骑行路程达40多公里。他说:“我用的是大电瓶,骑得少的人两三天充一次电就够了,我得天天充,一回到单位或家里就先把电充上。”

“那你每天晚上都出来工作,白天也在村委会上班,家人没有意见吗?”记者好奇地问,老付说,他晚上常趁着老婆做家务时,打一声招呼就“逃”走了。(见习记者武亚东)

(责编:杨东)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9月之星:付乐金
镇海新闻网 2016-9-27 16:27:41

图为付乐金在工作中。

付乐金中等身材,皮肤黝黑,今年虽已60岁,但精气神十足。庄市街道勤勇村村民一提老付都来了劲:“老付人可好了,他可热心了。”“人很稳重,本职工作做得可到位了。”他被新勤勇人亲切地称为“老娘舅”,是外来务工人员的贴心人。

付乐金来自江西乐平,2004年2月到宁波务工,2007年7月经区委组织部推荐,进入勤勇村村委会工作,任新勤勇人党支部副书记、流动人口专管员。

协助抓犯罪嫌疑人

“喂,老付,你刚帮忙办理暂住证的那个人还在吗?”

“在啊,怎么了?”

“我是问你现在可不可以找到他?”

“当然可以,我现在打算把暂住证给他送过去。”

“那好,我现在就过去,你在那等我一会。”

老付等了一会,民警就到了。老付把民警带到这户人家门口,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民警立即冲进去实施了抓捕。后来派出所民警告诉老付,这个人姓王,是网上被通缉的犯罪嫌疑人。

这件事虽然发生在2013年,但老付还是记忆犹新:“前一天晚上我登记时,王某非常配合,而且长得眉清目秀,没想到是犯罪嫌疑人。”

矛盾纠纷的调解者

同心自然村拥有在册人员1930名,儿童160人,出租房191间,这其中有85%是外来人口。全村每个人的脸,哪间房子没人住,付乐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日常工作中,他除了帮助外来务工人员办理暂住证,还要调解各种纠纷。

湖南人许某在勤勇村一家小作坊工作了9年,老板邬某从未与其签劳动合同, 只有口头协议。2011年7月的一天,邬某告知许某:“以后我们家不需要人了,你另外找份工作吧。”

后来,许某从老乡口中得知,像他这种情况,可获得一大笔赔偿。气难平的许某召集十多名老乡赶到邬某家,提出必须赔偿他工资补偿、失业补偿等各种经济赔偿20万元。

付乐金得知此事,立即展开调査,并提议双方协商解决。几次登门协商后,双方达成共识:邬某一次性付给许某现金5000元作为补偿,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逃”家务的男人

多年来,陪伴老付最多的工作“伙伴”便是那辆电动车,走哪儿都离不开它。他跟记者简单计算了一下:日常工作中,他要帮助外来务工人员办理暂住证、帮忙介绍工作、调解各种纠纷等,时常在街道、村里和外来务工人员住宿地之间来来回回地跑,电动车平均每天骑行路程达40多公里。他说:“我用的是大电瓶,骑得少的人两三天充一次电就够了,我得天天充,一回到单位或家里就先把电充上。”

“那你每天晚上都出来工作,白天也在村委会上班,家人没有意见吗?”记者好奇地问,老付说,他晚上常趁着老婆做家务时,打一声招呼就“逃”走了。(见习记者武亚东)

广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