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银行在甬发现“新热土” 抢抓机遇谋突破正当时
2020-11-20 9:20:07 来源:中国宁波网 点击:

境外银行在甬发现“新热土” 抢抓机遇谋突破正当时

蓬勃发展的宁波金融业,外资银行应有一席之位。(陈结生摄)

为什么选在宁波?蔡明忠笑了,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本月初,富邦华一银行宁波分行开业。这是该行在大陆设立的第27家网点,也是浙江省内的第一家分支机构,正式运营后将进一步完善富邦华一银行在长三角都市圈的布局,实现对台资企业密集区域的全覆盖。

“台商选择宁波,是缘分;富邦选择宁波,是机遇。”富邦集团董事长蔡明忠说,宁波是浙江省台商投资最为集中的地区,也是浙江的工业、贸易中心,是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更是民营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跟随台商发展脚步布局,舍“甬”其谁?

其实,境外银行在宁波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1993年。当年,宁波国际银行作为浙江省第一家境外银行在宁波设立,印尼金光集团曾持有该行51%的股权;2012年重组改制为城商行,更名为宁波通商银行。之后,随着2006年国家向境外银行全面开放人民币零售业务,一时间,境外银行纷纷抢滩登陆。截至目前,宁波已经拥有兆丰、恒生、汇丰、东亚、渣打及富邦华一六家境外银行。

就像当年争相来甬,抢占宁波开发开放机遇一样,如今,面对经济新常态、国际大变局,境外银行应开辟新业务,创新产品供给,与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宁波一起,开启新征程。

境外银行在甬发现“新热土”

三季度成绩单刚出炉,勇当“模范生”的宁波逆势而上。

前三季度,宁波实现GDP8762.3亿元,同比增长1.9%。作为连续两年跻身“GDP万亿俱乐部”的新成员,宁波在2020年继续“稳住身价”。外贸出口占比则继续提高。前三季度,宁波全市完成外贸进出口总额7109.7亿元,同比增长4.3%,比上半年提高4.9个百分点。其中出口4645.1亿元,增长4.5%,占全国比重由上半年的3.62%提高到3.65%。

亮丽的数据,源于宁波开放型经济的不俗实力。背后,金融市场的助力不容小觑。“宁波发展潜力巨大,随着浙江自贸区宁波片区揭牌,‘246’万千亿产业集群、‘225’外贸双万亿行动等重大项目深入推进,宁波对外开放步伐加大。对境外金融机构而言,市场前景十分诱人。”市银保监局相关负责人指出。

同样的逻辑,富邦华一银行董事长马立新也反复提及。“富邦华一银行将充分把握宁波得天独厚的区位和政策优势,积极主动参与宁波建设,逐步扩大在长三角地区的业务辐射范围,并发挥集团资源优势,以优质的金融服务促进区域实体经济繁荣,推动银行转型和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马立新表示,近年来大陆金融业对外开放步伐明显加快,为台资银行带来新的发展契机和空间。宁波分行是富邦华一在浙江省内的第一家分支机构,也是对长三角经济区布局的重要战略。

在新发展格局下,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逻辑没有发生改变,发展的远景路径清晰,这是境外银行持续深耕中国市场的重要基础。除了富邦华一,兆丰、恒生、东亚等境外银行在甬分行也在积极推行在地化经营策略,加大对宁波实体经济支持;以科技赋能,推动银行数字化和智慧化转型,以更加敏捷、智慧和开放的服务扎根宁波、服务宁波。同时积极履行社会责任,致力成为宁波经济社会前进的“正向力量”。

期待的“鲶鱼效应”没有来

然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虽然入驻宁波市场多年,但境外银行在甬的存在感一直不强。据人行宁波市中心支行提供的数据,目前宁波的境外银行数量在全国计划单列市中排名末位;2019年,我市境外银行本外币存款余额和贷款余额仅占全市银行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的0.3%和0.2%。

“宁波的境外银行,除去新设立的,其他五家的总资产规模、总贷款规模,在全市的金融占比很小。”市银保监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东亚,渣打,整体贷款规模非常小;兆丰、恒生大约10亿元左右,最大的汇丰,也才21亿元贷款规模,“别说与国有大行不能相提并论,就连城商行,也不能望其项背”。

遥想当年,中国加入WTO,国内金融市场一片“狼来了”的声音,认为境外银行进入,必将颠覆中国的银行业。谁知道,多年发展下来,境外银行几乎无声无息,泥牛入海。不要说是“狼”,连“鲶鱼”都不是。

“本来我们期待境外银行进入,能在产品创新、管理理念、经营方式、科技应用、人才培养等方面,为中资银行起到示范作用,但这么多年运转下来,似乎成效不大。”业内人士坦言。

“狼变成了羊”,症结何在?

“做外贸,都是先发货再付款。账期短的3个月,一般的也要180天。疫情期间,海外买方付款周期延长,我们的资金压力很大。”今年6月,宁波大顺毛皮有限公司企业财务负责人赵南萍忙着到处找贷款。

但境外银行的资金成本高、风控要求也严,像大顺毛皮这样的中小企业很难从其获得抵押贷款,而且由于信用原因,也无法像大企业那样获得信用贷款。与此同时,在甬境外银行受限于自身规模,也不大愿意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去调查中小企业的财务和信用状况。

一边是“嗷嗷待哺”的企业,一边是“爱莫能助”的银行,这条“线”怎么也牵不起来。

束手无策之际,宁波为中小微外贸企业量身打造的“甬贸贷”,给公司下了场“及时雨”。“甬贸贷”合作银行牵线中信保宁波分公司,为企业在“甬贸贷”平台申请无抵押、无担保、低利率的融资贷款,短短两天就为企业发放了611万元贷款。

境外银行“束手束脚”之际,宁波的中资银行,却开始大展拳脚,抢占蛋糕。工行宁波市分行依托“环球撮合荟”跨境撮合平台,支持企业全球招商、需求匹配、线上线下洽谈等互联互通的跨境撮合,促进全球产业链合作。浦发银行宁波分行专注并购金融,助力宁波制造“走出去”。2018年,继峰股份大股东宁波继弘投资要约收购德国上市公司GRAMMER84.23%股权正式完成交割,这标志着浦发银行通过并购综合金融服务,助力国内首单汽车零部件行业企业跨境要约收购顺利完成……

一时间,中资银行群雄并起。江湖已经不是那个人人高呼“狼来了”的江湖了。

积极融入方有大作为

当然,境外银行,并不认为他们毫无机会。

一些境外银行尝试结合宁波市场特点,瞄准特定服务群体,通过与金融科技合作打开市场,在错位竞争中站稳脚跟。

富邦华一银行宁波分行的发展规划中,将业务发展重点先锁定为台资企业,并瞄准宁波的优质民营企业和提升宁波城市功能的基础设施重点项目。同时积极发展普惠金融,结合总行的多元化金融产品,运用创新金融科技方法,更好地满足宁波的中小企业微企业以及个人的金融需求。

境外银行觉醒,重整旗鼓再战江湖。从最初侧重服务跨国企业“走进来”,到如今服务宁波企业“走出去”,越来越多境外银行在融入宁波开放型经济的过程中,积极发挥境外母行资源优势,为本土企业境外融资提供便利。

总部位于伦敦的渣打银行深耕印度市场多年,该行宁波分行了解到余姚一家科技公司打算在印度建立分公司,主动对接该行在印度的机构,依托母行资源优势,为该企业量身定制了债前调查,及时帮助企业解决了“走出去”面临的困难。

目前,宁波的境外银行已从经营传统的存贷汇业务向综合金融服务方向转变,如帮助本土企业在取得国际机构较高评级、提供全球现金管理等服务等。

市银保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境外银行充分发挥自身产品服务及内部管理的特色,向本地客户提供差异化、特色化的产品与服务,满足了多元金融需求,有利于增强本地金融市场竞争活力。“随着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和力度不断加大,相信境外银行将在宁波市场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与机遇,与宁波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该负责人说。

(编辑:乌晓聪)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镇灵通”公众号

相关新闻
境外银行在甬发现“新热土” 抢抓机遇谋突破正当时
中国宁波网 2020-11-20 9:20:07

境外银行在甬发现“新热土” 抢抓机遇谋突破正当时

蓬勃发展的宁波金融业,外资银行应有一席之位。(陈结生摄)

为什么选在宁波?蔡明忠笑了,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本月初,富邦华一银行宁波分行开业。这是该行在大陆设立的第27家网点,也是浙江省内的第一家分支机构,正式运营后将进一步完善富邦华一银行在长三角都市圈的布局,实现对台资企业密集区域的全覆盖。

“台商选择宁波,是缘分;富邦选择宁波,是机遇。”富邦集团董事长蔡明忠说,宁波是浙江省台商投资最为集中的地区,也是浙江的工业、贸易中心,是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更是民营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跟随台商发展脚步布局,舍“甬”其谁?

其实,境外银行在宁波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1993年。当年,宁波国际银行作为浙江省第一家境外银行在宁波设立,印尼金光集团曾持有该行51%的股权;2012年重组改制为城商行,更名为宁波通商银行。之后,随着2006年国家向境外银行全面开放人民币零售业务,一时间,境外银行纷纷抢滩登陆。截至目前,宁波已经拥有兆丰、恒生、汇丰、东亚、渣打及富邦华一六家境外银行。

就像当年争相来甬,抢占宁波开发开放机遇一样,如今,面对经济新常态、国际大变局,境外银行应开辟新业务,创新产品供给,与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宁波一起,开启新征程。

境外银行在甬发现“新热土”

三季度成绩单刚出炉,勇当“模范生”的宁波逆势而上。

前三季度,宁波实现GDP8762.3亿元,同比增长1.9%。作为连续两年跻身“GDP万亿俱乐部”的新成员,宁波在2020年继续“稳住身价”。外贸出口占比则继续提高。前三季度,宁波全市完成外贸进出口总额7109.7亿元,同比增长4.3%,比上半年提高4.9个百分点。其中出口4645.1亿元,增长4.5%,占全国比重由上半年的3.62%提高到3.65%。

亮丽的数据,源于宁波开放型经济的不俗实力。背后,金融市场的助力不容小觑。“宁波发展潜力巨大,随着浙江自贸区宁波片区揭牌,‘246’万千亿产业集群、‘225’外贸双万亿行动等重大项目深入推进,宁波对外开放步伐加大。对境外金融机构而言,市场前景十分诱人。”市银保监局相关负责人指出。

同样的逻辑,富邦华一银行董事长马立新也反复提及。“富邦华一银行将充分把握宁波得天独厚的区位和政策优势,积极主动参与宁波建设,逐步扩大在长三角地区的业务辐射范围,并发挥集团资源优势,以优质的金融服务促进区域实体经济繁荣,推动银行转型和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马立新表示,近年来大陆金融业对外开放步伐明显加快,为台资银行带来新的发展契机和空间。宁波分行是富邦华一在浙江省内的第一家分支机构,也是对长三角经济区布局的重要战略。

在新发展格局下,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逻辑没有发生改变,发展的远景路径清晰,这是境外银行持续深耕中国市场的重要基础。除了富邦华一,兆丰、恒生、东亚等境外银行在甬分行也在积极推行在地化经营策略,加大对宁波实体经济支持;以科技赋能,推动银行数字化和智慧化转型,以更加敏捷、智慧和开放的服务扎根宁波、服务宁波。同时积极履行社会责任,致力成为宁波经济社会前进的“正向力量”。

期待的“鲶鱼效应”没有来

然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虽然入驻宁波市场多年,但境外银行在甬的存在感一直不强。据人行宁波市中心支行提供的数据,目前宁波的境外银行数量在全国计划单列市中排名末位;2019年,我市境外银行本外币存款余额和贷款余额仅占全市银行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的0.3%和0.2%。

“宁波的境外银行,除去新设立的,其他五家的总资产规模、总贷款规模,在全市的金融占比很小。”市银保监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东亚,渣打,整体贷款规模非常小;兆丰、恒生大约10亿元左右,最大的汇丰,也才21亿元贷款规模,“别说与国有大行不能相提并论,就连城商行,也不能望其项背”。

遥想当年,中国加入WTO,国内金融市场一片“狼来了”的声音,认为境外银行进入,必将颠覆中国的银行业。谁知道,多年发展下来,境外银行几乎无声无息,泥牛入海。不要说是“狼”,连“鲶鱼”都不是。

“本来我们期待境外银行进入,能在产品创新、管理理念、经营方式、科技应用、人才培养等方面,为中资银行起到示范作用,但这么多年运转下来,似乎成效不大。”业内人士坦言。

“狼变成了羊”,症结何在?

“做外贸,都是先发货再付款。账期短的3个月,一般的也要180天。疫情期间,海外买方付款周期延长,我们的资金压力很大。”今年6月,宁波大顺毛皮有限公司企业财务负责人赵南萍忙着到处找贷款。

但境外银行的资金成本高、风控要求也严,像大顺毛皮这样的中小企业很难从其获得抵押贷款,而且由于信用原因,也无法像大企业那样获得信用贷款。与此同时,在甬境外银行受限于自身规模,也不大愿意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去调查中小企业的财务和信用状况。

一边是“嗷嗷待哺”的企业,一边是“爱莫能助”的银行,这条“线”怎么也牵不起来。

束手无策之际,宁波为中小微外贸企业量身打造的“甬贸贷”,给公司下了场“及时雨”。“甬贸贷”合作银行牵线中信保宁波分公司,为企业在“甬贸贷”平台申请无抵押、无担保、低利率的融资贷款,短短两天就为企业发放了611万元贷款。

境外银行“束手束脚”之际,宁波的中资银行,却开始大展拳脚,抢占蛋糕。工行宁波市分行依托“环球撮合荟”跨境撮合平台,支持企业全球招商、需求匹配、线上线下洽谈等互联互通的跨境撮合,促进全球产业链合作。浦发银行宁波分行专注并购金融,助力宁波制造“走出去”。2018年,继峰股份大股东宁波继弘投资要约收购德国上市公司GRAMMER84.23%股权正式完成交割,这标志着浦发银行通过并购综合金融服务,助力国内首单汽车零部件行业企业跨境要约收购顺利完成……

一时间,中资银行群雄并起。江湖已经不是那个人人高呼“狼来了”的江湖了。

积极融入方有大作为

当然,境外银行,并不认为他们毫无机会。

一些境外银行尝试结合宁波市场特点,瞄准特定服务群体,通过与金融科技合作打开市场,在错位竞争中站稳脚跟。

富邦华一银行宁波分行的发展规划中,将业务发展重点先锁定为台资企业,并瞄准宁波的优质民营企业和提升宁波城市功能的基础设施重点项目。同时积极发展普惠金融,结合总行的多元化金融产品,运用创新金融科技方法,更好地满足宁波的中小企业微企业以及个人的金融需求。

境外银行觉醒,重整旗鼓再战江湖。从最初侧重服务跨国企业“走进来”,到如今服务宁波企业“走出去”,越来越多境外银行在融入宁波开放型经济的过程中,积极发挥境外母行资源优势,为本土企业境外融资提供便利。

总部位于伦敦的渣打银行深耕印度市场多年,该行宁波分行了解到余姚一家科技公司打算在印度建立分公司,主动对接该行在印度的机构,依托母行资源优势,为该企业量身定制了债前调查,及时帮助企业解决了“走出去”面临的困难。

目前,宁波的境外银行已从经营传统的存贷汇业务向综合金融服务方向转变,如帮助本土企业在取得国际机构较高评级、提供全球现金管理等服务等。

市银保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境外银行充分发挥自身产品服务及内部管理的特色,向本地客户提供差异化、特色化的产品与服务,满足了多元金融需求,有利于增强本地金融市场竞争活力。“随着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和力度不断加大,相信境外银行将在宁波市场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与机遇,与宁波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该负责人说。

广告

相关新闻
·@宁波市民 年末银行揽储渐近 存单利率上行
·宁波市民注意!今天开始提取30万元以上现金需提前预约
·公告!8月25日起对个人房贷统一转为LPR定价
·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下调 促进银行增加贷款投放
·多地出举措促银企合作 小微民企迎多项政策利好
·女子银行卡里23000元不翼而飞 只因这个小动作
·银行网点走访见闻:国庆节假期我们“不打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