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出轨、装监控、抢孩子…这对小夫妻的离婚案堪比电视剧
2018-7-11 8:49:38 来源:中国宁波网 点击:

“男才女貌结了婚,丈夫打拼事业不着家,妻子怀疑丈夫出了轨,紧接着,冒出‘猪队友’搅局,纠纷扩大。两人决定离婚,又相互‘争抢’孩子。最终,历经艰难险阻,夫妻俩冰释前嫌。最近调解成功的这个离婚案,简直可以拍一部家庭情感类的电视剧了。”7月10日,宁静港湾婚姻家庭服务中心的志愿者齐玉芳对记者说。

妻子怀疑丈夫出轨 娘家人竟去装摄像头“捉奸”

阿伟和小芳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对璧人:阿伟开了一家小公司,有才也有财,小芳长得非常漂亮,虽是北方姑娘,却有一股江南女子的温婉气质。婚后,两人很快有了小孩,小芳辞去工作,成了全职太太。

公司生意越来越忙,阿伟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常常过了半夜才回家。小芳生了疑心,怀疑丈夫出轨了。

一开始,阿伟还解释几句,但他越解释,小芳越认为他是心虚。两人为此争吵不断,到最后,阿伟连解释的话都懒得说了。这下,小芳就越发胡思乱想,各种脑补,甚至认定阿伟在外面跟很多人鬼混。

那段时间,婆婆对小芳的观感也越发不好,认为小芳不好好照顾孩子,不做家务,整天干些捕风捉影的事,婆媳关系也陷入僵局。

小芳一人在宁波孤立无援,只能将烦心事向老家的亲友倾诉。小芳的哥哥,觉得不能让妹妹受欺负,他想了个歪主意:趁着到宁波出差之时,想办法在阿伟的车上装了个摄像头,这样,阿伟有没有出轨就能一目了然了。

然而,阿伟很快就发现了车上多出来的小玩意,这下捅了马蜂窝了,阿伟怒气冲冲回到家,跟小芳大吵了一架。

小芳刚开始还一头雾水,后来知道哥哥擅自“帮忙”后,就向阿伟解释,说装监控不是自己的主意,但阿伟根本不相信。吵到最后,小芳也灰了心,说既然过不下去,就一拍两散算了。

离婚官司还在打 两家人闹到了派出所

过了几天,小芳以带儿子去看病为由出了门,但她没有去医院,反而带孩子坐上了回娘家的车。阿伟发现情况不对,急忙打电话过去,小芳就此挑明:“离婚吧,孩子跟我。”

很快,小芳就委托律师到法院起诉离婚了。一审判决,两人离婚,孩子归女方。阿伟不服,认为儿子应该归自己抚养,于是又起诉到中院。

在打离婚官司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小芳一直带着儿子在老家生活,阿伟带着自己爸妈过去看过一次孩子,但那次,还是不欢而散。

阿伟一直记得自己走进小芳娘家时的景象:一家老小十几口人“蜗居”在老房子里,生活条件跟宁波这边没法比。阿伟的爸妈先忍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抱住孩子就要带回宁波,说不能让孩子继续留在那吃苦。

见此,小芳的娘家人认为,阿伟就是来抢孩子的。双方发生了冲突,还闹到了派出所。在民警调解下,虽然两边都平心静气了下来,但对彼此的误解根本没有消除,阿伟带着孩子去买玩具时,小芳的娘家人还悄悄在后面跟着,生怕他把孩子带走。

法官、志愿者“把脉”夫妻问题并从中调解

离婚案到了中院,办案法官一边做双方工作,一边给小芳和阿伟布置了“家庭作业”:一是让两人写方案,离婚后如何去抚养孩子,写得越细越好;二是写下对方的优点,夸夸对方。与此同时,宁静港湾家庭婚姻服务中心的三位志愿者齐玉芳、庞金玲、强青,也在法官的要求下,介入此案进行调解。

“一开始,我们分别向夫妻两人了解情况。女的说男的私生活糜烂,跟多名女子鬼混,男的说女方家里是黑社会。乍一听,我们还以为接了一个多么奇葩的案子。”齐玉芳说,后来她们才弄明白,阿伟和小芳两人都太会“脑补”,各自把对方“妖魔化”了。

分析之后,志愿者们认为,这对夫妻的问题,还是在于沟通不畅,进而失去了对彼此的信任。鉴于夫妻俩不愿直接对话,志愿者就充当了两人的“树洞”和“传话筒”,在一次次的沟通中,将两人大大小小的误会一一澄清,并且,从双方都很关心的孩子抚养问题入手,进行调解。

经过大半年的努力,夫妻俩的态度都有所软化,小芳也愿意回到宁波,与阿伟面谈。

看到对方的付出他们愿意再试一试

时隔多日,夫妻俩终于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办案法官先问双方,“家庭作业”完成得怎么样了。其实,对于离婚后孩子如何抚养,两人从打官司开始,就争论过多次,甚至还写过保证书、确认书。两人都保证说,离婚后不再结婚,也不再要第二个孩子,要给儿子留下完整的爱。可无论怎么保证,夫妻俩闹了这么久,已经带给孩子莫大的伤害了,离婚之后,这份爱还能完整吗?面对这个问题,小芳和阿伟都沉默了。

而谈及对方的优点时,两人都欲言又止。这时,志愿者分别问了两人一句话:“阿伟,你说说,小芳平时照顾孩子辛不辛苦,孩子生病了,难道不是她一人陪护?”“小芳,你也知道,阿伟平时不善表达,可他真的没为这个家付出过么?”

听了这些话,小芳止不住流下了眼泪,阿伟也红了眼眶。志愿者又加了一把劲:“平常生活有点摩擦很正常,关键是要及时沟通。你们是被怒气和多疑遮住了眼睛,看不到对方的付出。既然都在为孩子考虑,你们是不是也该为自己想一想,这些年夫妻感情不是假的,难道不能给彼此一次机会,再试一试?”

几天后,阿伟去找了法官。他说,自己和妻子已经商量过了,两人决定再试一试,不离婚了,孩子由两人共同抚养。

(本文当事人均为化名)

(记者王思勤 通讯员罗红媛)

(编辑:金施施)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疑出轨、装监控 这对小夫妻的离婚案堪比电视剧
中国宁波网 2018-7-11 8:49:38

“男才女貌结了婚,丈夫打拼事业不着家,妻子怀疑丈夫出了轨,紧接着,冒出‘猪队友’搅局,纠纷扩大。两人决定离婚,又相互‘争抢’孩子。最终,历经艰难险阻,夫妻俩冰释前嫌。最近调解成功的这个离婚案,简直可以拍一部家庭情感类的电视剧了。”7月10日,宁静港湾婚姻家庭服务中心的志愿者齐玉芳对记者说。

妻子怀疑丈夫出轨 娘家人竟去装摄像头“捉奸”

阿伟和小芳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对璧人:阿伟开了一家小公司,有才也有财,小芳长得非常漂亮,虽是北方姑娘,却有一股江南女子的温婉气质。婚后,两人很快有了小孩,小芳辞去工作,成了全职太太。

公司生意越来越忙,阿伟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常常过了半夜才回家。小芳生了疑心,怀疑丈夫出轨了。

一开始,阿伟还解释几句,但他越解释,小芳越认为他是心虚。两人为此争吵不断,到最后,阿伟连解释的话都懒得说了。这下,小芳就越发胡思乱想,各种脑补,甚至认定阿伟在外面跟很多人鬼混。

那段时间,婆婆对小芳的观感也越发不好,认为小芳不好好照顾孩子,不做家务,整天干些捕风捉影的事,婆媳关系也陷入僵局。

小芳一人在宁波孤立无援,只能将烦心事向老家的亲友倾诉。小芳的哥哥,觉得不能让妹妹受欺负,他想了个歪主意:趁着到宁波出差之时,想办法在阿伟的车上装了个摄像头,这样,阿伟有没有出轨就能一目了然了。

然而,阿伟很快就发现了车上多出来的小玩意,这下捅了马蜂窝了,阿伟怒气冲冲回到家,跟小芳大吵了一架。

小芳刚开始还一头雾水,后来知道哥哥擅自“帮忙”后,就向阿伟解释,说装监控不是自己的主意,但阿伟根本不相信。吵到最后,小芳也灰了心,说既然过不下去,就一拍两散算了。

离婚官司还在打 两家人闹到了派出所

过了几天,小芳以带儿子去看病为由出了门,但她没有去医院,反而带孩子坐上了回娘家的车。阿伟发现情况不对,急忙打电话过去,小芳就此挑明:“离婚吧,孩子跟我。”

很快,小芳就委托律师到法院起诉离婚了。一审判决,两人离婚,孩子归女方。阿伟不服,认为儿子应该归自己抚养,于是又起诉到中院。

在打离婚官司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小芳一直带着儿子在老家生活,阿伟带着自己爸妈过去看过一次孩子,但那次,还是不欢而散。

阿伟一直记得自己走进小芳娘家时的景象:一家老小十几口人“蜗居”在老房子里,生活条件跟宁波这边没法比。阿伟的爸妈先忍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抱住孩子就要带回宁波,说不能让孩子继续留在那吃苦。

见此,小芳的娘家人认为,阿伟就是来抢孩子的。双方发生了冲突,还闹到了派出所。在民警调解下,虽然两边都平心静气了下来,但对彼此的误解根本没有消除,阿伟带着孩子去买玩具时,小芳的娘家人还悄悄在后面跟着,生怕他把孩子带走。

法官、志愿者“把脉”夫妻问题并从中调解

离婚案到了中院,办案法官一边做双方工作,一边给小芳和阿伟布置了“家庭作业”:一是让两人写方案,离婚后如何去抚养孩子,写得越细越好;二是写下对方的优点,夸夸对方。与此同时,宁静港湾家庭婚姻服务中心的三位志愿者齐玉芳、庞金玲、强青,也在法官的要求下,介入此案进行调解。

“一开始,我们分别向夫妻两人了解情况。女的说男的私生活糜烂,跟多名女子鬼混,男的说女方家里是黑社会。乍一听,我们还以为接了一个多么奇葩的案子。”齐玉芳说,后来她们才弄明白,阿伟和小芳两人都太会“脑补”,各自把对方“妖魔化”了。

分析之后,志愿者们认为,这对夫妻的问题,还是在于沟通不畅,进而失去了对彼此的信任。鉴于夫妻俩不愿直接对话,志愿者就充当了两人的“树洞”和“传话筒”,在一次次的沟通中,将两人大大小小的误会一一澄清,并且,从双方都很关心的孩子抚养问题入手,进行调解。

经过大半年的努力,夫妻俩的态度都有所软化,小芳也愿意回到宁波,与阿伟面谈。

看到对方的付出他们愿意再试一试

时隔多日,夫妻俩终于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办案法官先问双方,“家庭作业”完成得怎么样了。其实,对于离婚后孩子如何抚养,两人从打官司开始,就争论过多次,甚至还写过保证书、确认书。两人都保证说,离婚后不再结婚,也不再要第二个孩子,要给儿子留下完整的爱。可无论怎么保证,夫妻俩闹了这么久,已经带给孩子莫大的伤害了,离婚之后,这份爱还能完整吗?面对这个问题,小芳和阿伟都沉默了。

而谈及对方的优点时,两人都欲言又止。这时,志愿者分别问了两人一句话:“阿伟,你说说,小芳平时照顾孩子辛不辛苦,孩子生病了,难道不是她一人陪护?”“小芳,你也知道,阿伟平时不善表达,可他真的没为这个家付出过么?”

听了这些话,小芳止不住流下了眼泪,阿伟也红了眼眶。志愿者又加了一把劲:“平常生活有点摩擦很正常,关键是要及时沟通。你们是被怒气和多疑遮住了眼睛,看不到对方的付出。既然都在为孩子考虑,你们是不是也该为自己想一想,这些年夫妻感情不是假的,难道不能给彼此一次机会,再试一试?”

几天后,阿伟去找了法官。他说,自己和妻子已经商量过了,两人决定再试一试,不离婚了,孩子由两人共同抚养。

(本文当事人均为化名)

(记者王思勤 通讯员罗红媛)

广告

相关新闻
·浙江结婚率全国倒数第二 “现在的年轻人太宅”
·婚姻焦虑、资本垂青 相亲经济市场空间有多大?
·宁波过半数单身族一年至少相亲三次 更看重才华
·调查:73.3%受访者希望从程序上给离婚加点麻烦
·离婚纠纷司法大数据:女性敢说离 家暴仍然多发
·揭秘虚假婚姻地下交易:中介机构提供全套服务
·司法大数据:婚后2至7年为婚姻破裂高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