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吐槽车难找 北京减少的两成共享单车都去哪了?
2018-8-16 9:19:25 来源:新华网 点击:

“共享单车是怎么了?想用的时候找不到,不用的时候一大堆”,最近在北京五棵松附近上班的郭女士常常吐槽共享单车“不好找”。

跟郭女士一样抱怨共享单车“用车难”问题的用户不在少数。新京报记者近日前往北京前门、国瑞城、百子湾以及天通苑等地进行调查采访,不少用户表达了目前共享单车使用中的一些不便之处。

日前,北京市交通委披露,北京市共享自行车运营车辆总数已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下降了近两成。2017年9月,北京市交通委下发通知落实对共享自行车实施总量调控政策。

作为“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运维管理、骑行体验时刻影响着用户对于共享单车的评价。在各地共享单车“坟场”不断涌现,车辆损坏率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用户上下班经常“一车难求”

8月14日早上7时,每天搭乘地铁上下班的周浩(化名)步行了约十分钟来到地铁房山线的长阳站,顾不得额头还渗着汗珠,便熟练地安检、刷卡,然后加入到挤车的洪流中。“找不到共享单车很不方便。这几天早晨还不算热,但步行一公里多还是会出汗。下午下班的时候就不好受了”。周浩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夏天以来第几次出门找不到共享单车了。

周浩住在房山区长阳镇附近的小区,在海淀区西二旗的某大型互联网公司上班。往返于房山线长阳站和16号线马连洼站的列车,承载了他不远千里来到这个城市的全部梦想。他居住的小区距离长阳站不到两公里,这个距离用周浩的说法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步行太累打车浪费”。

去年春天开始,周浩一直用共享单车往返于家与地铁站,以及地铁站与公司间的“一公里”道路。那段时间,他每天早上从家出来,在小区门口或者路边扫码打开一辆共享单车,几分钟之后,他已经开始进站了。“那个时候车很多,摩拜、小黄车都很多,即使有时出门晚了,大部分车被人骑走了,在附近找一找,还是能找到的。”周浩说,到了西二旗附近的马连洼,出了地铁也能很快找到共享单车骑到公司。

然而,变化在今年春夏之交的时候发生了。周浩发现,从家里出来和从地铁站出来后,找不到共享单车的次数越来越多,尽管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是没有现在这么频繁。“今年夏天最热的时候,我几乎每次都找不到车,偶尔能找到一辆就像中大奖一样得靠运气”。而且,据周浩观察,原来的小黄车和摩拜现在在长阳这边几乎销声匿迹了,倒是哈罗单车逐渐多起来。即便是这样,仍然在用车高峰时“一车难求”。

有人说单车不好找,是潮汐现象造成的,即早上都涌到地铁站、公交站等地方,傍晚又回流到小区门口。但周浩认为不全是这个原因,单车损毁多、运营跟不上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有一次,我在路边连续找了四辆哈罗单车,结果二维码都被抠掉了,没法用。还有一次,接连扫了三辆小黄车,因为是故障车均未打开。”

如果共享单车长期“找车难”,周浩就考虑再买辆自行车。以前,他买过两辆自行车,一辆新车骑了没几天,放地铁站外边丢了。第二辆是旧点的二手车,坏了以后没地方修,扔在车棚成了无主车。

北京共享单车总量较去年9月降两成

周浩的经历具有普遍性。居住在朝阳区翠成馨园小区的王楠(化名)最近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她家小区距最近的地铁7号线欢乐谷景区站也有一公里多的路程。早些时候,她经常在小区附近找一辆共享单车骑到地铁站,到10号线呼家楼站出来后,再骑一辆共享单车到单位,这样她可以节省十几分钟的时间。但是现在,她也面临“找车难”的问题。“出门没有车,出了地铁也没有车,共享单车没以前方便了。”王楠感叹道。

新京报记者近日分别在北京前门、国瑞城、百子湾以及天通苑等地进行调查采访,不少用户反映了共享单车使用中的一些情况。

“今年年初开始,共享单车的分布越来越不均衡了,有些主干道很难看到车,而国贸、双井等人流量大的地方聚集了很多单车。”用户李先生称,现在共享单车的运维人员减少了许多,单车的调配跟不上了。

有这种体验的用户不在少数。“我住在劲松,在大郊亭附近工作,也就三四公里的路,以前会骑单车上班,最近有时候都快走到公司了还没找到单车。现在的单车数量太少了,而且有的地方特别集中,有的地方就没有。”用户林霞(化名)称。

现在能用的单车数量确实有所减少,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一现象并不仅仅在北京出现。由于前期过量扩张,后来部分城市对单车投放量提出要求,企业在一些城市主动减量。

比如武汉市,今年6月实有共享单车约103万辆,严重超出其非机动车空间承载能力,有关部门对该市共享单车总量分批实施调减。摩拜、ofo小黄车、哈罗单车首批将共缩减15万辆,年底完成。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市共9家共享自行车运营企业,运营车辆总数已控制在191万辆左右,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的235万辆下降近两成。此外,杭州、广州、深圳等地共享单车总量也呈下降趋势。

单车投放放缓的背后,是公司运营思路的调整。哈罗单车表示,共享单车竞争已经从规模和量的扩张转向理性竞争,如何利用智能技术精细化运营是行业重要议题。现在行业逐渐意识到,共享单车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同行之间、用户之间、管理部门之间的互动和博弈都是必要的。

“共享单车一窝蜂攻城略地的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在盲目扩张后,监管介入以及一些企业经营出现问题使得单车总量减少,共享单车将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

能用的单车难找,跟其损坏率越来越高有莫大的关系。

“我上回看到一个人骑共享单车,骑着骑着脚蹬子掉了。”用户马小姐表示,“ofo小黄车的坏车率比较高,一般要扫两三辆才能找到一辆能用的”。

“最近扫共享单车经常碰到坏车,不知道为什么,最多一次扫了4辆才找到一辆好的。可能有的人知道它是坏车,就把它随便放那。”用户张宇(化名)介绍自己最近的骑行经历时说。

“有时候扫开才知道是坏车,有链子掉了的、脚蹬子撞歪的、刹车不灵甚至有轮子不转的,但钱已经扣了又不能退,能凑合骑的我就凑合骑,不能骑的只好放弃了,还白浪费了一次用车费用。”用户李先生说,还有好多人在共享单车上加私锁,把二维码涂掉,共享单车成了“私人单车”。

据媒体报道,上海市街头完好的共享单车数量不到60%,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介绍,“行业标准要求上市运营的共享单车完好率应该达到95%以上。从目前的运营情况看,(相关企业)肯定不达标。”

共享单车损坏率高,一定程度上是此前无度竞争留下的后遗症。有知情人士介绍,ofo小黄车与摩拜在扩张竞争时,快速上线了一批车辆,这批车辆折损率较高,加之风吹日晒,骑行体验不尽如人意。

另外,共享单车一般投放使用三年应更新或报废。以此来看,最早一批投放的车辆使用时期已超过两年,加之日晒雨淋、人为破坏,这些共享单车骑行体验变差也有章可循。

8月14日,摩拜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运营时间和骑行里程的增长,车辆产生损耗,不少车辆面临维修及报废。摩拜单车将与资源回收行业合作,推进共享单车的回收及资源再生利用等合作,打造共享单车的批量拆解和回收再利用产业。

除了损坏,也有不少单车散落在河道、废弃厂房甚至五环路等地方。去年底,杭州市下城区在清理河道时,从淤泥里发现了包括ofo、哈罗、小鸣单车等各个牌子的单车200多辆。

共享单车为什么会走进“坟场”?

据车辆监测数据,在北京局部区域共享单车的月活跃度不足50%,近一半车辆处在闲置状态;成都市有35%的共享单车处于不活跃状态。大量的共享单车损坏或无法使用影响市政交通,于是各地出现了不少共享单车“坟场”。

今年7月底,摄影师吴国勇利用半年时间,走访北京、厦门、武汉等20多个城市,拍下32个共享单车坟场,用图片、视频等形式展现了共享单车“坟场”的震撼景观。

日前,新京报记者来到北京一处共享单车“坟场”。该场地占地约40亩,堆满了各种品牌的废旧共享单车。当地一位村民称,这里停放着近10万辆共享单车,“每天都有三轮车将收集的废旧单车送过来”。

在记者街头采访的过程中,不少用户认为共享单车“坟场”的出现是企业管理不善造成的,“不管单车放在哪儿,定位都能查到并进行整理啊,车堆得到处都是,我觉得是厂家回收不及时”,林霞说。

共享单车“坟场”的出现确实与企业过量投放分不开。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面对无序乱放的共享单车,一些城市管理部门对车辆进行收集整治,并对管理不规范企业进行处罚。但有些企业车辆太多,根本管不过来,也就放任不管了。

不少单车被丢进“坟场”,与运维跟不上也有很大关系。

一些城市对共享单车运维员配比做出过规定,比如杭州要求,运维人员配备标准为120辆单车配备1名运维人员;武汉要求按照不低于车辆投放量千分之五的比例配备运维人员。而随着共享单车“退烧”,资本不再青睐,不少企业缩减了运维投入。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8年春节后,共享单车大量运维人员被辞退。据一些运维人员介绍,目前共享单车公司普遍采用第三方外包的方式来做运维,克扣工资、突然辞退等普遍存在。这也导致了共享单车运维人员大量流失。

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共享单车丢进“坟场”不仅浪费资源,也污染环境。但如何回收利用多余的共享单车考验企业与相关部门。

“大部分是锈的,也有很多是新的,但日晒雨淋慢慢就不能骑了。”面对“坟场”里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村民觉得很可惜。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副教授朱巍认为,共享单车“坟场”不能只靠“处罚”解决,需要回归市场处理,如由用户认领可获优惠券奖励等,既解决了“坟场”问题,也提高了车辆活跃度与存量。(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实习生 游佳颖 陈诗怡 王殊艺 位威)

(编辑:珂珂)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用户吐槽车难找 北京减少的两成共享单车去哪了
新华网 2018-8-16 9:19:25

“共享单车是怎么了?想用的时候找不到,不用的时候一大堆”,最近在北京五棵松附近上班的郭女士常常吐槽共享单车“不好找”。

跟郭女士一样抱怨共享单车“用车难”问题的用户不在少数。新京报记者近日前往北京前门、国瑞城、百子湾以及天通苑等地进行调查采访,不少用户表达了目前共享单车使用中的一些不便之处。

日前,北京市交通委披露,北京市共享自行车运营车辆总数已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下降了近两成。2017年9月,北京市交通委下发通知落实对共享自行车实施总量调控政策。

作为“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运维管理、骑行体验时刻影响着用户对于共享单车的评价。在各地共享单车“坟场”不断涌现,车辆损坏率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用户上下班经常“一车难求”

8月14日早上7时,每天搭乘地铁上下班的周浩(化名)步行了约十分钟来到地铁房山线的长阳站,顾不得额头还渗着汗珠,便熟练地安检、刷卡,然后加入到挤车的洪流中。“找不到共享单车很不方便。这几天早晨还不算热,但步行一公里多还是会出汗。下午下班的时候就不好受了”。周浩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夏天以来第几次出门找不到共享单车了。

周浩住在房山区长阳镇附近的小区,在海淀区西二旗的某大型互联网公司上班。往返于房山线长阳站和16号线马连洼站的列车,承载了他不远千里来到这个城市的全部梦想。他居住的小区距离长阳站不到两公里,这个距离用周浩的说法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步行太累打车浪费”。

去年春天开始,周浩一直用共享单车往返于家与地铁站,以及地铁站与公司间的“一公里”道路。那段时间,他每天早上从家出来,在小区门口或者路边扫码打开一辆共享单车,几分钟之后,他已经开始进站了。“那个时候车很多,摩拜、小黄车都很多,即使有时出门晚了,大部分车被人骑走了,在附近找一找,还是能找到的。”周浩说,到了西二旗附近的马连洼,出了地铁也能很快找到共享单车骑到公司。

然而,变化在今年春夏之交的时候发生了。周浩发现,从家里出来和从地铁站出来后,找不到共享单车的次数越来越多,尽管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是没有现在这么频繁。“今年夏天最热的时候,我几乎每次都找不到车,偶尔能找到一辆就像中大奖一样得靠运气”。而且,据周浩观察,原来的小黄车和摩拜现在在长阳这边几乎销声匿迹了,倒是哈罗单车逐渐多起来。即便是这样,仍然在用车高峰时“一车难求”。

有人说单车不好找,是潮汐现象造成的,即早上都涌到地铁站、公交站等地方,傍晚又回流到小区门口。但周浩认为不全是这个原因,单车损毁多、运营跟不上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有一次,我在路边连续找了四辆哈罗单车,结果二维码都被抠掉了,没法用。还有一次,接连扫了三辆小黄车,因为是故障车均未打开。”

如果共享单车长期“找车难”,周浩就考虑再买辆自行车。以前,他买过两辆自行车,一辆新车骑了没几天,放地铁站外边丢了。第二辆是旧点的二手车,坏了以后没地方修,扔在车棚成了无主车。

北京共享单车总量较去年9月降两成

周浩的经历具有普遍性。居住在朝阳区翠成馨园小区的王楠(化名)最近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她家小区距最近的地铁7号线欢乐谷景区站也有一公里多的路程。早些时候,她经常在小区附近找一辆共享单车骑到地铁站,到10号线呼家楼站出来后,再骑一辆共享单车到单位,这样她可以节省十几分钟的时间。但是现在,她也面临“找车难”的问题。“出门没有车,出了地铁也没有车,共享单车没以前方便了。”王楠感叹道。

新京报记者近日分别在北京前门、国瑞城、百子湾以及天通苑等地进行调查采访,不少用户反映了共享单车使用中的一些情况。

“今年年初开始,共享单车的分布越来越不均衡了,有些主干道很难看到车,而国贸、双井等人流量大的地方聚集了很多单车。”用户李先生称,现在共享单车的运维人员减少了许多,单车的调配跟不上了。

有这种体验的用户不在少数。“我住在劲松,在大郊亭附近工作,也就三四公里的路,以前会骑单车上班,最近有时候都快走到公司了还没找到单车。现在的单车数量太少了,而且有的地方特别集中,有的地方就没有。”用户林霞(化名)称。

现在能用的单车数量确实有所减少,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一现象并不仅仅在北京出现。由于前期过量扩张,后来部分城市对单车投放量提出要求,企业在一些城市主动减量。

比如武汉市,今年6月实有共享单车约103万辆,严重超出其非机动车空间承载能力,有关部门对该市共享单车总量分批实施调减。摩拜、ofo小黄车、哈罗单车首批将共缩减15万辆,年底完成。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市共9家共享自行车运营企业,运营车辆总数已控制在191万辆左右,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的235万辆下降近两成。此外,杭州、广州、深圳等地共享单车总量也呈下降趋势。

单车投放放缓的背后,是公司运营思路的调整。哈罗单车表示,共享单车竞争已经从规模和量的扩张转向理性竞争,如何利用智能技术精细化运营是行业重要议题。现在行业逐渐意识到,共享单车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同行之间、用户之间、管理部门之间的互动和博弈都是必要的。

“共享单车一窝蜂攻城略地的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在盲目扩张后,监管介入以及一些企业经营出现问题使得单车总量减少,共享单车将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

能用的单车难找,跟其损坏率越来越高有莫大的关系。

“我上回看到一个人骑共享单车,骑着骑着脚蹬子掉了。”用户马小姐表示,“ofo小黄车的坏车率比较高,一般要扫两三辆才能找到一辆能用的”。

“最近扫共享单车经常碰到坏车,不知道为什么,最多一次扫了4辆才找到一辆好的。可能有的人知道它是坏车,就把它随便放那。”用户张宇(化名)介绍自己最近的骑行经历时说。

“有时候扫开才知道是坏车,有链子掉了的、脚蹬子撞歪的、刹车不灵甚至有轮子不转的,但钱已经扣了又不能退,能凑合骑的我就凑合骑,不能骑的只好放弃了,还白浪费了一次用车费用。”用户李先生说,还有好多人在共享单车上加私锁,把二维码涂掉,共享单车成了“私人单车”。

据媒体报道,上海市街头完好的共享单车数量不到60%,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介绍,“行业标准要求上市运营的共享单车完好率应该达到95%以上。从目前的运营情况看,(相关企业)肯定不达标。”

共享单车损坏率高,一定程度上是此前无度竞争留下的后遗症。有知情人士介绍,ofo小黄车与摩拜在扩张竞争时,快速上线了一批车辆,这批车辆折损率较高,加之风吹日晒,骑行体验不尽如人意。

另外,共享单车一般投放使用三年应更新或报废。以此来看,最早一批投放的车辆使用时期已超过两年,加之日晒雨淋、人为破坏,这些共享单车骑行体验变差也有章可循。

8月14日,摩拜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运营时间和骑行里程的增长,车辆产生损耗,不少车辆面临维修及报废。摩拜单车将与资源回收行业合作,推进共享单车的回收及资源再生利用等合作,打造共享单车的批量拆解和回收再利用产业。

除了损坏,也有不少单车散落在河道、废弃厂房甚至五环路等地方。去年底,杭州市下城区在清理河道时,从淤泥里发现了包括ofo、哈罗、小鸣单车等各个牌子的单车200多辆。

共享单车为什么会走进“坟场”?

据车辆监测数据,在北京局部区域共享单车的月活跃度不足50%,近一半车辆处在闲置状态;成都市有35%的共享单车处于不活跃状态。大量的共享单车损坏或无法使用影响市政交通,于是各地出现了不少共享单车“坟场”。

今年7月底,摄影师吴国勇利用半年时间,走访北京、厦门、武汉等20多个城市,拍下32个共享单车坟场,用图片、视频等形式展现了共享单车“坟场”的震撼景观。

日前,新京报记者来到北京一处共享单车“坟场”。该场地占地约40亩,堆满了各种品牌的废旧共享单车。当地一位村民称,这里停放着近10万辆共享单车,“每天都有三轮车将收集的废旧单车送过来”。

在记者街头采访的过程中,不少用户认为共享单车“坟场”的出现是企业管理不善造成的,“不管单车放在哪儿,定位都能查到并进行整理啊,车堆得到处都是,我觉得是厂家回收不及时”,林霞说。

共享单车“坟场”的出现确实与企业过量投放分不开。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面对无序乱放的共享单车,一些城市管理部门对车辆进行收集整治,并对管理不规范企业进行处罚。但有些企业车辆太多,根本管不过来,也就放任不管了。

不少单车被丢进“坟场”,与运维跟不上也有很大关系。

一些城市对共享单车运维员配比做出过规定,比如杭州要求,运维人员配备标准为120辆单车配备1名运维人员;武汉要求按照不低于车辆投放量千分之五的比例配备运维人员。而随着共享单车“退烧”,资本不再青睐,不少企业缩减了运维投入。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8年春节后,共享单车大量运维人员被辞退。据一些运维人员介绍,目前共享单车公司普遍采用第三方外包的方式来做运维,克扣工资、突然辞退等普遍存在。这也导致了共享单车运维人员大量流失。

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共享单车丢进“坟场”不仅浪费资源,也污染环境。但如何回收利用多余的共享单车考验企业与相关部门。

“大部分是锈的,也有很多是新的,但日晒雨淋慢慢就不能骑了。”面对“坟场”里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村民觉得很可惜。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副教授朱巍认为,共享单车“坟场”不能只靠“处罚”解决,需要回归市场处理,如由用户认领可获优惠券奖励等,既解决了“坟场”问题,也提高了车辆活跃度与存量。(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实习生 游佳颖 陈诗怡 王殊艺 位威)

广告

相关新闻
·“小鸣单车”破产:欠债5540万元账面仅35万元
·ofo疑裁员哈罗想上位 共享单车演“新三国杀”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陷“窘境” 百亿元押金谁监管
·共享单车资本博弈下的乱象:车满为患 影响市容
·滴滴牵手小蓝单车? 用户:咱先谈谈押金咋处理
·共享单车在寒风中裸奔 押金维权有多难?
·多家共享单车品牌死亡 剩“黄橙”争霸?